如果扶过醉酒的人的就知道,这种人是最沉的,像一块死肉似的,将身体的重量全压在你的身上。

我刚刚只掺扶着柳阮林的手臂,看着他东倒西歪的样子,赶紧揽住他的背。

而这时李冰薇的小手她环住老公的腰,那对丰满挺翘的**正好贴在柳阮林的身上,我的手正好快速的从她与柳阮林之间穿过。

李冰薇的那对大**,完全压在我的手臂上,李冰薇开始呆了一下,只是的看了我一眼,竟没有躲开。

李冰薇只感觉我的手臂如同一根燥热的铁棍一般,横亘在自己的酥胸前,一阵快感从她的头顶穿梭到脚板底,自己的两片肥美的大花瓣不由的紧缩几下,她感觉到一小股浪水从自己的柔嫩的秘处口渗出。

她当然没有浪荡到这个份上,只是因为前面我抚摸她的手,她就已经开始动情,而这一下的强烈刺激,让她的浪水再也止不住,粉嫩的秘处中的圆形肉壁借着左右两条**夹紧的微微的摩擦,一种深深的快感冲击在心底。

她这也因为喝了酒,刚才更因为她听到柳阮林叫玉淑,那个玉淑是柳阮林的一个同事,很年轻的一个大学讲师,以前偶尔听他提起过。

让她想不到的是,柳阮林似乎跟她关系非常密切,这让她心中如装着一块大石头,借着酒精的刺激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欲望,她开始有些放开了。

我借着扶柳阮林晃动之机,手臂不停的摩擦着李冰薇的酥胸,我的那根巨型长枪已经开始慢慢勃起,将裤子顶起一个高高的帐蓬。

此时,我的胆子大得很,根本没有掩饰,也不觉得尴尬,我还想让李冰薇看看我的巨棒,但这时李冰薇根本看不到。

上楼将柳阮林那死猪一般的身子放在床上时,我都已经满头大汗了。

李冰薇也娇喘微微,突然她“啊”地一声惊呼,看着我那撑的高高的帐蓬,心如鹿撞,白了我一眼,当先走出门去,还若无其事道:“我们下去吃饭去。”

我走在后面,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肥美大屁股,心中的欲火已经冒到头顶盖上,一股魔力呼唤着我赶快动手,于是我从善如流。

一出房门,在李冰薇惊呼声中,一把从后面抱住李冰薇的细腰,双手攀上她那对极品挺翘的、充满非凡弹性的酥胸上,下面的粗长的长枪抵在她那深遂的臀沟中,顶在那软绵的嫩肉上,一股舒爽之极的快感从我的硕大枪头上传到头顶。

“宏哥,你,你不要……这样……不然,冰姨可要生气了,赶快放开!”

“不,冰姨,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太美了,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只从我看到你时,我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你了,我,我……我要你……”

我说完就在李冰薇的后颈项上乱亲,上面非常的清香。

“不,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这样的,宏哥,快放开我……”

李冰薇挣扎起来,不过,她不知道是在跟我挣扎,还是在跟自己挣扎。

我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压在门口的墙上,低头深情的看着这个我一见钟情的女人。

是的,这时候我已经确定自己昨天真的是对她一见钟情了,不然,为何会冒死救她,正是因为我昨天对她一见惊为天人,才会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李冰薇不敢看我,她怕自己的眼神出卖自己,只是似乎在死命的挣扎,但我并未用太大的力。

这时候,我的那丰富的理论知识发挥作用,我知道女人这时候就是欲拒还迎、半推半就,于是我不客气的一口亲吻向李冰薇的红润小嘴儿,李冰薇却似受惊的小白兔一般,左躲右闪的,不让我得逞。

“不要……宏哥……”

我心急之下,右手快速下滑,大手掌直接覆盖李冰薇那湿热的娇嫩山丘上,李冰薇再次轻声惊叫,双腿一夹,死死的夹住我的手不让我动,正好让我咬住她的小嘴。

“呜……”

我温柔的含住美妇那柔软的肉唇,再次感受到她的香甜,那粗糙的舌头在她的柔唇上扫裹着,但李冰薇根本不开口,我只好在她那细编贝齿上扫来扫去。

这女人接吻没反应,还不跟亲吻一块死猪肉差不多,尽管我非常喜欢美妇这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我再次使出法宝,右手手指在李冰薇的饱满阴部的两片柔嫩的花瓣上微微摩擦,李冰薇娇躯一震,想要开口说话,我的大舌头乘隙而入。

“呜……”

李冰薇本是推拒在我胸口的双手不再挣扎,她的香舌在我侵.入到她的口中后,就不自觉的与我纠缠起来。

让我奇怪的,我发现李冰薇接吻的动作竟非常的生涩,李冰薇的香舌开始东躲西藏的,在被我的大舌头舔住后,却只是僵硬的回应。

不过随着两人越来越默契,两条舌头就似乎变成千年未见的夫妻,交缠、缭绕、舔弄在一起,如胶似漆,并且还有口水从两人的嘴角流出。

说起来,两人还真配对,李冰薇是无性婚姻,而我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所以两人就和一般初次接吻的人一般,吻的口水直流,涂的对方满脸都是口水。

我的右手从李冰薇大腿根部抽出来,从她的衬衣下摆伸进去,贴在她那细腻的玉肌上,慢慢地在摸索着,然后往上攀爬,我的手故地重游,将她的薄胸罩向上一推,大手掌就搓揉起李冰薇的酥胸来。

“哦……不……呜……”

李冰薇娇躯再次挣扎起来,但小嘴被我的大嘴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这时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这时候是精虫上脑,就算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也干了再说了。

我的身体微微侧开,左手代替右手,按在李冰薇的两腿根部的柔软的山丘上,她的耻骨高高隆起,很有骨感,透过两布料,都能感受到她那浓密的毛发,我有些激动,那力气就用得过了点,注意力也放在左手上,嘴巴就松开些。

女人的神秘的花园,最是让男子痴迷。

“轻,轻点,疼……”

李冰薇轻轻哼道,却不再挣扎。

我一怔,看着李冰薇火红的脸颊,吐气如兰,心下大喜,知道李冰薇已经对我敝开心扉。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