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时怎么好大大咧咧的坐下,等着柳阮林换好鞋子,走了过来,却见他很正式的向我伸出右手,我只好也伸出手来,跟他握手。

柳阮林目光如炬的看着我,认真的打量起我来,也不放手,并且还将另外的一只手盖在我的右手背上,口中道:“好,好,长得真是表人才啊……”

我感觉有点怪怪的,这是什么话,虽然不好接口,但我还是道:“柳先生过奖了。”

“嗯,好,坐下,来坐下,我们来聊聊……”

于是,两人坐下,开始说起话来,其实这话绝大部分都是柳阮林在问,我在答,从谈话中得知,这柳阮林是一个大学教授,这么年轻的教授还是有真材实料。

但让我浑身不自在的是,这柳阮林很是啰嗦,像一个女人似的,还问东问西的,像查户口似的,虽然我年纪比他大,但还是有点心虚……

毕竟对他老婆下过手……

所以,还是有问必有答。

“好了,你们不要再聊了,先吃饭吧!”

李冰薇走出厨房,这时一边的餐厅上已经摆满菜。

“嗯,好。”

柳阮林对我道:“走,我们吃饭去。”

“今天喝点酒吧,算是欢迎马宏的到来,和庆祝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李冰薇很是高兴道。

“看你说的……你是大有福气的人,不要说那些晦气的话!”

柳阮林不高兴道。

“是啊,是啊,就算没有姓马的,妈妈你也不会有事的!”

柳燕妮在一旁嚷嚷。

“燕妮!”

李冰薇脸沉下来,“你要再这样,我可真要生气了!”

“是啊,妮子,你怎么说话的呢,没的让人笑话你没有家教!”

柳阮林也接口道。

“哼……”

柳燕妮不敢再乱说话,但却狠狠瞪了柳阮林一眼。

我对这柳燕妮实在有些烦了,虽然我并不愿意以挟恩图报,但怎么说自己做的也算是对李冰薇有益处,当时自己可真是没想那么多,真不知道这柳燕妮脑袋搭错哪根筋,老跟自己过不去。

还好柳阮林和李冰薇对自己还好,不然,这饭可真没法吃。

柳阮林打开一瓶茅台,一股清冽的香味弥漫开来,勾出了我的酒虫来,喉咙一阵阵发痒。

我的酒量天生就好,也爱喝酒,这大概是遗传于我父亲的基因,不过,有一点就是不好,我要是喝醉了,就容易发酒疯,胆子也比平常大百倍,什么事都敢做,所以,为了不让自己乱来,我一般很少喝酒。

“柳叔,我看我们还是不喝了吧,我这人一喝醉就乱来,容易说错话,也容易做错事,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喝了,要喝就喝饮料吧!”

柳阮林和李冰薇还没说话,柳燕妮又来了,只见她冷笑道:“瞧你那点出息,像个男人吗,连酒都不敢喝!”

我真的来气了,虽然我年纪大了,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个小孩撩拨,却又不好发火,正好借着喝酒,可以让她好看,所以也不管她是谁了,沉声道:“你要是敢跟我比,我就敢喝,怎么样?”

“喝就喝,谁怕谁!”

这时柳阮林正好斟满一杯酒,我二话不说,拿起就一杯见底,挑衅的看着柳燕妮。

从这就可以看出我的政治上是多么的不成熟,哪有在自己的顶头上司面前如此放肆的。

柳燕妮也来劲了,一把抢过老爸手中的酒,向碗中一倒,就是半碗,大概有三四两,柳阮林夫妇大惊,李冰薇喝叱道:“柳燕妮,你想干吗?”

李冰薇想要抢过酒来,但柳燕妮却也任性起来,根本不管那么多,端起来,一口就干了,然后两朵漂亮的红晕飞上她那洁白的如玉的脸颊上,挑衅的看着我。

我倒真的看呆了,我想不到这柳燕妮如此的猛,看是女中豪杰也,然而我还没感叹完,只见柳燕妮眼神一迷糊,如倒金山玉柱一般,倒向李冰薇的怀中,竟醉晕倒过去。

“哎呀,你看看,你这孩子……”

李冰薇心疼道,说着,扶着柳燕妮走向旁边的房间,柳燕妮一边走还一边道:“来,我们再喝……喝……哼……你要来跟我抢爸爸妈妈,我跟你没完……”

我听了她的醉语,心中有些猜测,她是个小孩啊,自己也是,一大把年纪了,还跟一个小屁孩计较个什么,心中倒对柳燕妮不那么讨厌了。

想到这,我的脸也有些火辣,不由的讪讪的,于是对柳阮林道:“柳老师,你看这……”

柳阮林摆手道:“你不用多说,没事的,也让柳燕妮吃点教训,这么大了说话都没个分寸,来,我们喝酒,你的酒量应该是很好嘛,多干脆,来,我这前三杯,是感谢你救了冰薇的,现在你这样有勇气的人实在不多见。来,我先干为净……”

柳阮林不容我说话,就一口闷,我只好也干下去,这时,李冰薇从卧室走出来,我站起道:“冰姨……”

李冰薇摇摇手道:“没事,来,我们先喝酒吧!”

这时柳阮林已经帮我又满上一杯,再自己也满上,二话不说,就又干了。

我看他喝得如此猛,暗忖,真是有其父必要其女,于是只好闷头干了,并且跟着第三杯又来了。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