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去换衣服去了,你就看你的动画片吧,你都这么大了,一点都不懂事,你看看马叔叔,你应该向他学习学习。”

“妈,你怎么老马宏马宏的,我才不理他呢!”

柳燕妮不依道。

李冰薇不跟女儿争这些,一边说一边走上楼梯,问道:“你爸爸呢,什么时候回来,今天回来吃饭吗?”

“回来吃饭,哼,你们一个个都对这姓马好的不得了,没见我在家时,你们会紧赶争赶的赶回家来跟我吃饭!”

“怎么了?”

李冰薇一下还没明白过来。

“还能怎么了,你昨天不是说今天可能会带这个姓马的回家吃饭吗,爸爸开始说不回家吃饭的,但后来打电话回来说要看看这个叫姓马的,好好感谢感谢他,所以又准备回家吃饭。

哼,不都已经感谢了嘛,干吗还带他回家,看你们一个个都将他宝贝似的……”

“妮子,你怎么说话的呢,难道他救你妈妈我一命,还救错了不成?”

李冰薇开始有些生气。

这时已经上到二楼了,柳燕妮一听妈妈真生气了,马上将李冰薇的手臂抱在怀中,压在自己两已颇具规模的酥胸上,自己的身子不停的摇晃,不依道:“妈……”

“好了,好了,你先下去,我要换衣服了。”

李冰薇拿自己的女儿没法。

“不行,我也要换,哼,我也要做饭菜,不然老让妈妈你小瞧。”

“你,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菜了?”

李冰薇惊奇道。

“就是前一段时间,哼,我做的饭菜可好吃了,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界,让那姓马乡下人见识见识。”

“别乡下人乡下人的,说话不经大脑似的,你外公也不是从一个乡下人走出来的,有什么看不起人的……”

“妈,你怎么……”

“好了,别说了,反正说话要注意些,他毕竟是客人,你难道想要你老妈我下不了台?”

“妈妈,你哪里老了,你看你皮肤还这么好,我们走出去,绝对是姐妹花……”

“不害臊,好了,你不去换衣服,还跟着我干吗?”

李冰薇走进房间,看女儿还跟着进来,奇道。

“妈,我没有做饭菜的衣服啊,穿你的衣服吧。”

“你不是说,你学过做饭菜的吗,怎么没衣服了?”

李冰薇狐疑道。

柳燕妮本来就从未做过饭菜,只是气不过才说的谎话,但这时,她可不会输阵,她眼珠一转,道:“我是前几天在香芸家做的,穿的是香芸的衣服。”

“是吗?”

这时李冰薇都开始怀疑起来,不过,最终还是相信女儿。

关上门,柳燕妮就开始脱起衣服来,她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紧身短袖衬衣,里面戴的是黑色蕾丝花边无超薄胸罩,肌体雪白晶莹,一对**虽远比不上她妈妈的雄伟,但比起同龄人来,却算是巨大的了,这大概是基因遗传。

她下身穿着的是一条青黑色真丝牛仔裤,将她那娇翘的屁股包裹的严严实实,勾勒出动人心魄的曲线来,她没有脱下裤子,径直走到正在衣柜中找衣服的李冰薇身边,也找起衣服来:“我要找一件漂亮的衣服。”

李冰薇没好气道:“做事穿着的衣服还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你事怎么那么多,好了,就这件。”

李冰薇拿起一件黑色的衬衣递给柳燕妮,有些旧了。

她自己拿起另外一件深红色衬衣和一条黑色裤子,放在床上,开始解自己的衬衣的钮扣,当钮扣全部解开后,她突然停止下来,脸上火辣辣的,飞出两团红晕来。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小内内可是湿了一大团,刚才一直不太舒服,因与女儿说话,一时忘记了,现在可不能当着女儿的面脱裙子。

“妈妈,你在想什么呢?”

柳燕妮看李冰薇不换衣服,奇道,不过她马上就转移注意力,“妈,你的奶好大啊,我的怎么这么小呢,我好想摸摸。”

柳燕妮根本就不管其他的,说着就伸出手去抓李冰薇的大奶奶,透过那薄薄的直线胸衣,柳燕妮奇道:“妈,你的奶头怎么是硬硬的,好奇怪啊!”

“妮子,你在干吗?”

李冰薇拍掉女儿的手,轻叱道,“我要上下洗手间,你先换衣服,换好后,先下去,我马上就来。”

“哦……”

柳燕妮还是好奇的看了看李冰薇的酥胸,还用自己的比了比,这才开始换衣服。

李冰薇急忙走进洗浴间,关上门,这才松了口气。

她神色有些暗淡的看着自己那座雄伟的玉峰,叹了口气,这才脱下短裙,看着那桃红色的小内内上一团湿痕,她的思绪回到刚刚电梯间。

她似乎能够再次回味我那根燥热的长枪,坚硬如铁,她从来没有尝过那种滋味,想到这里,她不由的将我与丈夫柳阮林相比较起来。

柳阮林是她的大学同学,那时节,她的父亲虽那时就已经是高官,但她是家中最小的,最受宠,父亲也不会因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拿儿女的婚姻做政治筹码。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