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白姿雅的秘书吃惊,就连我也吃了一惊:“白小姐,你让我做你的贴身保镖?”

“对。”白姿雅点点头:“可以吗?”

我没想到白姿雅居然会提出这个要求来,一时间也不禁有些迟疑,说真的,我想的是一回事,她想的却又是另一回事,可我不能在这个城市逗留太久。

无奈之下,我只好摇摇头,苦笑道:“白小姐,这个要求恕我暂时不能答应,因为我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回去了。”

听我这么一说,白姿雅瞬间一脸的失望,不过转瞬即逝,笑着道:“那真是不巧了,不过我随时欢迎你。”

“那真是谢谢你了。”我笑着道:“要是有机会,我愿意为白小姐效劳。”

“那我就静候佳音了。”白姿雅也是八面玲珑的人,当即也没露出任何的不悦之色。

只是我感觉再待下去也没意义,于是便提出告辞。

在这边呆了几天后,把房子给了贝蜜儿和温玉,我就接到那个做官的堂哥来的电话,说是让我回去参加个什么工作。

本来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的,但堂哥的一番话却让我提起了兴趣,他说,现在虽然我不差钱,可有权利的话,做什么也就方便很多,而且还有那个纪检的邵成邦和他,其他的只要我不捅出天大的窟窿就行。

转念一想,要是我有个什么职位在身的话,做什么也就方便得多。

于是我便答应了下来,和贝蜜儿温玉说了一声,她们自然也举着双手赞成,我便直接去参加这个工作的面试。

可怕的秋老虎回来了。天气热得见鬼,天还大清早的,就热得不行了,我终于在满头大汗时,找到面试的富康大厦。

穿过马路,来到大厦下面,看看时间,已经到八点四十五了,我九点面试,时间正好。

大厦的门前是一条人行道,但城市交通管理没有那么严格,那人行道不时飞过一辆摩托车。

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与行人,感叹着中国的人口之多时,一辆银白色雅阁停在我的身边,从我的角度从窗户中正好可以看到一个身穿黑色短裙,白底浅红色方格衬衣的美少妇坐在车中的司机位置。

美少妇年约二十七八,高高的挽着一个贵妇髻,露出她那修长白皙的颈项来,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气质高雅,弯眉细而长,淡而不浓。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下面是挺直的鼻子和紧抿的红润嘴唇,一对梨涡若隐若现,酥胸是一对伟岸的**,将那衬衣崩的紧紧的,而酥胸下面却被惊人的收缩下去,形成一个细小的腰。

好一个尤物,我心中暗暗赞叹。

这时,美少妇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下,因为我正好站在人行道的中间也正好站在车的前端,忍不住低头打量起美少妇的**来。

让我惊讶的是美少妇竟没有穿丝袜,而是露出她那洁白玉润的大腿来,这种不穿丝袜的女人有两种,一种是没有自知之明而自恋被女人,一种就是有自信的女人,这个美少妇显然是后者。

由于我的身高和极好的位置,美少妇打开车门时低下身子,从那领口间露出一抹雪白的玉肌,在那惊鸿一瞥间,我竟看到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和一抹娇艳桃红色布帛,让我一阵热血沸腾。

美少妇大概有一米六七左右,一对**非常的修长,娇艳的美艳少妇真让我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就在我看呆的当儿,一阵轰鸣的机车声从天王大厦一边的小巷子响起,一辆摩托车飞一般跃出,然后转弯我这个方向冲来,从听到声音到转弯,竟没有两三秒钟,太快了。

这时,我注意到那美少妇下车后,刚好关好门,站在路中间,转头正好也看到摩托车转弯直冲过来,吓得她花容失色,身体如木头一般,根本就忘记躲开。

我看到那摩托车的似乎是一个酒醉的司机,车子的方向根本就没有掌握好,速度极快,一转弯,司机就看到那站在路中间的美少妇,刹那间吓得他酒醒过来,但只有二十几米,太近了,他大吼一声:“让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纵身抱住那个美少妇,往外一带,我只感到“呯”地一震,摩托车的一边扶手刮到我的背脊上。

然后我就一边滚去,在这一瞬间,我以那矫健、敏捷的身体一扭,将美少妇抱在怀中,不让她受伤害,想让自己的背着地。

但速度太快,我只是转身一半,手臂先行着地,整个人一滑,滑过三四米远,才停住,那摩托车撞在前面的一辆轿车的观后镜上,但竟没有翻,东倒西歪的轰然而去。

一直过了十几秒钟后,我才感到背脊和手臂那火辣辣的痛。

“啊……”

我忍不住哼了一声。

而这时,怀中的美少妇才似乎清醒过来,发出一阵尖叫。

“不要叫了……嘶……”

我大声喝道,我的耳朵都差点被震聋。

“啊,血……你流血了,你……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美少妇突然看到我的那被擦破的衣袖下面手肘处鲜血直流,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啊……你,你先放开我……”

我的右手撑在地上,左手正好压在她那高耸的酥胸上,我顺着她的眼睛看去,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情况,只是感到入手处的软绵,下意识的揉捏几把。

“啊……你……你还不放开手!”

美少妇那被吓的苍白的脸刹时红晕起来,身子也挣扎着要站起来。

我尴尬的放开手,正想用右手摸摸头,一阵疼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嘶……”

美少妇一边站起一边道:“没事吧,你没事吧?啊……哎哟……”

“啊……”

我惨叫一声,暗叹今天真是倒霉透顶,原来美少妇由于太过害怕,两腿都在发软,她下意识的站起,但却站不住,一下子就坐在我的胸口上。

“啊,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我……”

“没……嘶……没事,咳,这位姐姐,你能不能……先坐开一点?”

虽然她那丰腴、饱满的肉臀坐在我的胸口上很让我勃发欲望,但这时我还是病号,而且背上火辣辣的痛,真多无福消受。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