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说……”

“干……我……我好喜欢干爹干我……干死我……”

田敏捷耳边传来我粗重的呼吸,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她的耳朵。

我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开始吮吸敏捷的耳垂和玉颈。

“我的什么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宝贝!”

“叫棒棒!”

“棒棒……啊……棒棒……”

“我的宝贝怎么样啊……敏捷。”

“大……你的大棒棒……女儿好喜欢你的大粗凶器……”

“我的……比你老公的怎么样?敏捷……”

“你……啊……你的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我再也受不这样的刺激,将灼热的岩浆恣情地喷灌进田敏捷的直肠,田敏捷身颤抖着发出竭力掩饰的娇吟声,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菊花也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凶器的感觉。

我把身体紧紧压在她背后,享受着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接着我抽出长枪,还没有完全变软的长枪离开她香泉的时候,我感到好像拔掉瓶塞似的,随着身体结合部位的脱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菊花又似当初般紧闭。

一股乳白色的牛奶从田敏捷的菊花中流出来,我把手指伸进田敏捷的菊花当中抠挖,弄得手上全是牛奶和肠液,然后我把手伸到田敏捷依然喘气的的嘴边,她从嘴里伸出樱桃小舌,轻轻舔着我手上的牛奶。

“敏捷,舒服吗,我的牛奶味道怎样啊?”

“嗯,舒服,好好吃的味道啊。”田敏捷边舔着牛奶边含糊的说道。

我扶着脱力的田敏捷走下公车……

随后我才知道,田敏捷去西藏旅游,认识她现在的老公,于是便嫁了过来,难怪我说会在这边看到她,但我也发现田敏捷浪亵的一面,而之后的生活起大大的改变。

那次以后我更频繁地往她家跑了,而她老公王鹏辉早已习以为常,因为田敏捷也说是我的学生,所以我除了晚上回来睡觉,基本上连三餐都在他家吃。

王鹏辉因为生意已上轨道,所以不用天天往公司赶,没事则钓钓鱼,抽空就往公司数数钱。

而我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总在离王鹏辉近在咫尺的地方猥亵着田敏捷,比如吃饭的时候,我总探下一只手偷偷地抚摩田敏捷浑圆而极富弹性的大腿。

田敏捷伏身为王鹏辉倒茶的时候,我总悄悄站在她的身后扣挖田敏捷的菊花,田敏捷的浪液分泌得特别多,每次都弄得我整个手掌湿漉漉的。

这天吃完晚饭,王鹏辉又跟往常一样回到客厅看新闻,我则帮着田敏捷收拾餐具。

今天她穿件紧身连衣的韵律服,屁股的痕迹显示出T字小内内的形状,那是件极小的小内内,裤边的带子顺着丰满臀部优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条浪亵的曲线,而前面饱满的幽谷被紧身裤包裹着显出小馒头般的浪邪形状。

而柳腰上那对未着胸罩的丰满酥胸被紧身衣包裹着硬挺的**形成两粒明显地突起,她走起路来两片肥臀一左一右地摇晃,看得我血脉沸腾。

即时色心大起,走到田敏捷后面,用暴涨的凶器抵住了她弹性十足的臀部,双手攀上了她圆润饱满的双峰。

“干爹……不可以……王鹏辉在那边呢……”田敏捷转过半边脸来,说话时媚态撩人。

“不……我要嘛……谁叫你穿得那么性感……”我一边说着一边将血脉贲张的凶器挤进她的屁股肉,硬挺挺地抵在幽谷上,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的部分,手掌用力,柔软又有弹性的乳峰被我弄得大大变形。

王鹏辉家的厨房侧对着客厅,中间只有扇透明的落地玻璃门和及腰的洗涤槽。也就是说王鹏辉现在如果转过头来便看到他的老婆正在被我肆意地撩拨,好刺激啊!

我将手从衣服的两侧探了进去,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浪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我捏弄搓揉,丰满的酥胸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更加突出。

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

我粗鲁地揉弄着田敏捷的胸部,像一只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的蹂.躏。

田敏捷原本丰满的酥胸,已被抚弄得更加饱满了。我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支手继续蹂.躏着**,而另外一支手也摸到腹下来。

我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隔着紧身裤挤入田敏捷饱满的幽谷,抚弄着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

薄薄的布料下羞耻的蜜唇无奈地忍受我的把玩。

已经更加涨粗的的火棒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枪头隔着两层布料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呜……嗯……”田敏捷微微地抖动着身子,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着嘴唇,口中发出极力掩饰的娇吟,丰满的臀部向我不断地挤来。

我再也忍受不了,将她的头按往胯下,拉下拉练,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涨的凶器,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红艳唇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口中,她的嘴像吸盘一样开始一上一下的吸吮。

“滋……滋……”从田敏捷口中不断发出色情的声响。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