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说一大通,可是这三个人还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我。

“像姐姐你吧,穿个制服的话我想应该会很性感,这位姐姐呢,我看最适合穿空姐的衣服,还有这位姐姐,您要是穿上护士服,肯定会迷死一大批人,当然仅靠这些衣服还不行,我们还得来一些附带的东西。

比如连体的透明的丝袜,就算你不脱衣服做都行,双人连体服装,试试两个人在一套衣服里边是什么感觉。”

我向她们讲一些如何取悦男人的办法,同时还告诉她们一些江湖上常用的壮阳方法。

“我敢担保,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你们的老公天天下班后就屁颠屁颠的回家!”

我彻底的说完之后,拍了拍胸脯对三人叫道。

三个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满脸通后的笑起来,我跟她们扯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现在天黑得早。

“我们就信你的话试试!”

三个女人商量一番之后都点头表示愿意按我的方法试试。

原来我也是个人才,三个女人走的时候我的心里边禁不住的感慨着。

“谢谢你!”

女孩看着那三个女人走了,轻轻走过来向我答谢着。

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小妞,觉得这小妞是有**是个处,莫非真的有误会?

“你为什么不向她解释?”

我不解的看着她问道。

“解释什么?”

女孩难过的看着远处。

我也觉着奇怪,凭自己辨别处的法子,这女人是百分百的处,怎么会和别的男人有勾当呢……

我打量着眼前的小美女,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这个岁数按说应该是在上学,可是她却是做别人的情.人。

做情.人没什么可奇怪的,可奇怪的是她竟然还是个处。

这不得不让自己得好好的打量她一番研究研究是不是自己眼花或者看错。

据医学统计,处走路的时候双腿并的都是特别紧的,就算是站着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靠拢,这女人的站姿绝对是个处的表现。

可是单靠这一点还不能让自己信服,毕竟是做别人情.人的女人。

我又继续打量着她,处的都是脖子和脑袋的比例比较不重常,当然这招对一些肥胖的女人和经常锻炼的女人不能使用,可是眼下自己只能把自己所有会的招数全部拿出来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处,显然,她这一点也符合要求。

“你在看什么?”

美女看着我正在皱眉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有些不悦的问道。

“没什么,研究一下!”

真是天助我也,最强的辨别处的方法自己还在想找什么机会用,眼下这女人就给自己机会。

处的眼球上都有一层像是薄雾一样的细膜,虽然已经是傍晚,但是借着她的店门前的灯光我清楚的看到了那层薄膜,心里边顿时乐开花。

自己长期以为认为找处要到小学去预定,没想到一天竟然让自己碰到两个,那个许诺来日方长,不过这个美女马上就套上关系,俗话说的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叫马宏,你叫什么名字?”

我严肃的看着她问道。

现在这社会,找脚奴找口奴的人多了去了,兴许这美女就是被人包做个什么奴吧!

“黄少琪,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黄少琪感激的说道,不过眼神却有些怪怪的打量着我。

此时的我两眼放光,像是要生吞眼前的黄少琪一样。

“不用,我看你也不像她们口中说的那人,兴许是有什么误会!”

我摆手说道。

同街上的一些店铺的老板也都在远处看着两个人指指点点的,街上时不时路过的行人也都看着我们二人。

女的大多都是在看我,而男的则是都在色眯眯的盯着黄少琪。

“不管怎么说,我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还不知道得闹成什么样呢。我得先回去收拾收拾,等我收拾完我请你吃饭!”

黄少琪诚心的感谢着。

“不用了,我还有事,以后又机会吧。”

虽有图谋不轨的意图,但是温玉和贝蜜儿在场,不能表现出来啊。

“那你留个电话吧。”

“不用了,我知道你这里,公主服饰嘛,有空我会来找你的,记住,欠我一顿饭啊。”

说完我转身就走。

唱歌天色还不算太晚,贝蜜儿提议去KTV吼上几嗓子,温玉也答应,所以本来打算早回家睡觉的我只能打消这个不现实的念头。

三个人来到一个叫做新世纪的KTV,上去问了问价钱,100一小时,最低消费300.贵点,还勉强能接受吧。

要了一个小包厢,我和贝蜜儿在服务眼带领下去包厢了,温玉则去上厕所。

这里的设备还不错,环境还有物品摆放也很整齐,一进包厢,还可以依稀的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两人进KTV包厢,打发走服务员,然后不自觉地一起坐在沙发上。

早有预谋的我伸手一拽贝蜜儿,她低唔一声,柔软的身体便扑在我的身上。

我低下头去,准确无误地捉住贝蜜儿柔软芳香的嘴唇,开始贪婪的品尝起来,女孩也热情地回应着。

一顿湿吻下来,这让我们十分地享受,呼吸也慢慢地急促起来。

我身体不知不觉间起变化,一只手更是放在她鼓起的胸前。

当我要更进一步的时候,贝蜜儿侧一下头,低声呢喃道:“现在不要,衣服弄皱了,她们发现会笑话的,晚上再检查你,好么?”

我嗯了一声,用力地抱紧贝蜜儿温润的身子,让她充分感受到自己某个部位的不耐和不满,然后又咬住她的柔唇。

两人意乱情迷好一段时间,突然我听到包厢外面有脚步声传来,于是我便轻轻地放开贝蜜儿,体贴地帮着她整理褶皱的衣服。

贝蜜儿的眼睛里闪着勾魂夺魄的媚色,我几乎又按耐不住。

她吃吃地笑道:“这下你该饱了吧?”

我摇摇头,邪邪地笑道:“它永远也饱不了,只是外面好像来人了,我才歇一会儿。”

贝蜜儿飞快地坐正身子,愕然道:“这里隔音效果很好的,你能听到外面的动静?”

我刚要回答,一阵敲门声响起,贝蜜儿脆声道:“请进。”

门一开,温玉从服务员身后跳出来,娇笑道:“快说,刚才你们这对恋奸情热的痴情男女,有没有做苟且之事?”

“你这个死丫头,一来就胡说八道。”

贝蜜儿羞恼地伸手去掐温玉,两个女孩子顿时打闹在一起。

温玉麻利地打开音响,开始准备大展歌喉了。

点了一首《街角的幸福》,我和贝蜜儿就瞪着眼看着她。

温玉微微有点害羞,拿拿话筒,唱起来。

“我只好假装我看不到,看不到你和她在对街拥抱,你的快乐我可以感受得到,这样的见面方式对谁都好……”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