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位置所在是一条大街,街道空旷,街上没什么人,零星的几个路人瞧见我被人追杀,都吓得远远的不敢出来,有些胆子大的倒是隔得远远的观看着。

操,你们给老子报警会死人么?

心中这么想,但脚下也没慢或一步,身后那群混混人太多,如果把自己一围住,那就麻烦了,自己脱身倒不难,但想把唐宜带走那就不可能。

这条路很熟悉,再跑一段就到家,可是后面那群混混紧追不舍,而唐宜也似乎有点撑不住,俏脸微红,瑶鼻上渗出少许的汗珠,显是快要脱力。

我把心一横,猛地一把抓住唐宜的纤腰,一手拦在唐宜的腿弯,快速朝前冲去。

“啊……”

唐宜措不及防的被我抱起来,心中一惊,随即便安定下来……

瞧着身后的那群手持钝器的混混,再看向满脸汗珠的我,唐宜心中说不出的安心。

唐宜仔细地瞧一眼我,起初见的时候倒没什么感觉,此刻仔细打量起来才发现金是那种很有味道的男人,尤其眼睛有种说不出的沧桑与深邃。

“啊!”

唐宜愣神间,突然瞧见身后几名混混已经临近,惊吓之下,捂住嘴叫出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用脚一勾,将路边是一个路牌朝身后踢去。

身后传来几声惨叫,我心中稍微松口气,正准备奋力跑路,前面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刀片朝我砍来。

靠,前面也有人埋伏,我猛地侧身,将怀中的唐宜护住,一只手臂拦过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不用手拦,怀中的唐宜就要被砍中,那时候不死也得脱成皮。

“唔……”

我手臂被砍中,一股鲜血飞溅出来,疼得我倒抽口凉气。

一脚踹过去,那混混竟然是个老手,侧身躲过去,我怀中抱着唐宜,不太好动手,身子紧跟着贴过去,那混混刚准备反击,我的胳膊肘一撞,直接击中混混的脑袋,那混混闷哼一声,随即晕厥过去。

就这么几个动作,我却已经累得直喘粗气,累,太累了。

手臂上又还有伤,没办法,只能将怀中的唐宜放下来,她刚才休息一会儿,现在应该有力气跑。

唐宜一被放下来,就瞧见地上的鲜血,随即便发现我手臂上的一道伤口,衣服已经被砍破,伤口挺深的,虽然我已经临时改变方向,但这么硬挨一刀,伤口还是很严重。

“你没事吧?”

唐宜担心地问道。

“还好,快跑,他们快追来了。”

我拉着唐宜的小手又快速的朝家奔去,此刻去唐宜家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去自己的狗窝躲躲。

幸好这里是自己的地头,我一会儿就将那群混混给甩掉了,在唐宜的搀扶下,我颤悠悠地爬上楼,现在失血过多,呃脸色发青,全身酸软无力,脚下空虚得厉害,如果不是唐宜扶着呃,走路恐怕都走不稳。

将房门打开,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深深地吸口气,将衬衫脱下来,先把伤口的血止住,再这么流下来,自己铁定要挂。

衬衫上的血液已经凝固成血茄,脱起来疼得厉害,唐宜见一脸痛苦的我,突然问道:“你家有纱布吗?”

“唔……有,在冰箱上。”

我微微点了点头,慢慢地将衬衫脱了来,靠,还真他妈深,连骨头都能看见,我忍着疼用酒精小心地清洗一遍,唐宜也将纱布取来。

见我已经将伤口清理干净,担心地道:“我帮你绑吧。”

我也不推迟,一只手绑伤口的确有些困难,既然她主动提出,自己也却之不恭。

唐宜的手法极为轻柔,一点疼痛都没有。

包扎完后,我看到她身上沾着血,于是开口道:“你身上溅上我的血,去洗个澡吧。”

唐宜轻轻地点点头,突然红着脸问道:“你……你这里有换的衣服吗?”

“……”

我心里一阵心虚,贴身衣物啊,我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恐怕就是女性贴身衣物,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你等等,我去找找。”

自己房间内的女性贴身衣物的确不少,有女人住,贴身衣物能少的了么。

我故意不怀好意的拿出一套黑丝蓓蕾透明丁字裤和胸罩来,道:“就这么一套。”

果然,唐宜见了面色顿时一片绯红,扭捏地揉了揉衣角,一把抓住贴身衣物冲进浴室。

这丫头的模样实在是诱人,我感觉体内一股热气在往上冒,但一想想,手臂都伤了,强行压制自己的欲火,揉了揉脸庞,躺在沙发上休息。

原本很累的我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睡意全无不说,还他娘的把欲火给勾出来,难受,忒难受,原本就是一个色.狼的我此刻哪里还能睡觉,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我陷入深深的幻想。

“马哥,有吃的东西吗?”

不知道何时,唐宜已经从浴室走出来,一头乌黑秀发上沾满诱人的水珠,漂亮的脸蛋被热水一蒸,此刻娇媚动人,如同一个熟透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有咬一口的冲动。

她全身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里面的贴身衣物一眼看透,曲线玲珑的身躯展现在我面前,我的喉咙咕噜一声,猛吞口唾沫,喃喃地道:“不用找吃的了,我直接吃你好了。”

“嗯?什么?”

唐宜瞧着我满脸憋气的模样,知道是自己此刻的模样太过勾人,心中除有一丝得意之外,更多的却是惊慌,不知道呃会不会对自己做那种事情……

“唔……有,我帮你做,你去房间休息一会吧。”

我猛地甩了甩头,勉强站起身来,却一不小心把伤口扯动,疼得我一阵龇牙咧嘴。

“啊……还是我去吧,你身上有伤,多休息一下吧。”

唐宜倒是乖巧懂事,急忙冲进厨房,我苦笑着又坐下来,看样子要自己做吃的的确不太现实,当初被砍之后,倒没觉得特别疼,可能是麻痹的问题吧,但此刻将伤口处理一下后竟变得如此疼痛,整条胳膊都不敢动。

厨房里一阵响动,唐宜可爱的小脑袋突然钻出来,笑道:“马哥,你口味重么?”

我点了点头道:“越辣越好。”

“嗯,呵呵……”

唐宜的小脑袋又重新钻进去,等了片刻,厨房已经传来一阵面香,我记得厨房好像只有面条和鸡蛋啊?

怎么这香味这么浓?

很快,唐宜就满面微笑地端两碗面条出来,面碗上冒出淡淡的热气,整个房间都被面香所笼罩住,我夸张地耸了耸鼻子,笑道:“香,真香!”

“呵呵……那当然,我的手艺可是很高的。”

唐宜被我一夸奖,小脸红红的甚为可爱,将一碗面条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笑道:“吃吧。”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