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温玉和贝蜜儿都不再家,一起去参加一个什么婚礼。

我打开电视,这会儿正在播报本市晚间新闻,银行劫案的成功破获,已经被警方作为提高警察形象的宣传工具,电视里那位警监慷慨激昂的演讲经过今晚的播出,定当深入中海市人民群众的心里,电视里什么都吹。

警察多么迅速的赶到现场,特警多么的神勇,狙击手弹无虚发,一弹穿俩,该吹的都吹了,就是我的英雄事迹只字未提,他老人家倒是无所谓,做人要低调,现在有钱的才是大爷,徒那些虚名儿干什么。

过了好久,温玉和贝蜜儿才回来,我关掉了电脑,问她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贝蜜儿没好气的说:“去一趟意思意思就行了,难道还在那里过夜啊。”

我假装一本正经的说:“过夜可不行,我还不乐意呢!”

听了我的话,贝蜜儿和温玉都轻声的笑起来。

“你们吃饭了吗?”

“去了坐坐就回来,哪住有时间吃饭。”

我点了点头,“哦,那我们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吧,顺便散散步。”

“好啊,”

贝蜜儿和温玉欣然答应。

三个人一起出了门,一边溜达着,一边找地方饭。

两个女人毛病太多了,这不好吃那不好吃的,那要吃啥啊。

突然的,前面跑过来一个女孩,嘴里喊着救命,后面追着四五个男的。

女孩跑到我跟前,对我说:“救救我!”

难道又是英雄救美?

我不得不感叹,好事都让我给摊上。

女人比较有同情心,贝蜜儿对我说:“救救她吧,我。”

“是啊,我,我们帮帮他吧。”

我无奈只好答应,让那个女孩躲到我的身后。

追那女孩的几个男的看出来我准备救那女孩,领头的那个看了看我的身板,一脸不屑的说道:“大叔,别自己不自在,乖乖的那女的送过来,以后在这条街上我罩你,要不然,今天让你爬着出去。”

叫我大叔?

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冲上去一脚揣上那个领头的胸骨,只听一声轻微的骨折响声,他就重重的摔在地上,与此同时,我的双拳击向旁边的一个人的鼻子,用力正好合适,刚刚把他的鼻梁骨打断。

趁另外几个还楞神,我凶猛的扑上去,擒腕拿肩,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再次响起,放倒一个痞子。

还剩两个,其中一个反应很快,见我恶狠狠的扑上。

“妈呀!”

怪叫一声后,撒腿就跑,最后一个痞子的拳头还没有抡去,我手劈脚踢,闪电般出手一记手刀再加上一脚,那痞子就爬不起来。

我估算了一下时间,这几个垃圾太弱,一点意思都没有。

扫视一下周围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盯着自己不放,好像是见到什么绝世高手一样。

其实,我就是一个教二胡的中年大叔。

但现在我还是挺享受这种感觉的。

我转头问那个女孩:“你没事吧?”

“求求你,救救我的三个好朋友,他们在前面的迪吧里。”

女孩哭着哀求我。

唉!好人做到底。

“好吧,快点带我去,要不晚了就来不及。”

女孩拉起来我的手就往前跑,温玉和贝蜜儿在后面也跟上。

女孩带我跑进前面的的一家名字叫滚石的迪吧里,里面人头攒动,高台上的DJ不时粗哑着嗓子对着麦克风吼上几句,引的下面男女更疯狂,随着劲爆的音乐节奏,头发甩的更飘,屁股扭的更欢。

还没等我伸耳朵听,女孩就拉着我往包厢跑去。

来到一个包厢跟前,女孩对我说就是这里面。

我附耳听了听,女孩的哭声,挣扎的叫声,还有男人的漫骂声,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怒火,一脚把门给揣开,进去就对着那几个男的拳打脚踢。

一分钟之后,已经没人能在站起来,这才数了数一共五个人,一个个流里流气的,那也就算了,可是长的太对不起人民群众,就这摸样也好意思强,男人的败类。

转头看看了那三个女的,两个女的衣服还在身上,不过被撕碎好多地方,第三个身上就剩一件小可爱,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不用说也是他面前爬着的那个男的打的,真是混蛋,连女人也打,畜生不如。

我对女孩撇了撇嘴,示意她先把衣服穿上,然后一脚揣在打她的那个手上,这家伙的手算是废了。

这时候门口来了一些人,是警察,现在才来。

“别动,举起手来,刚才接到报警,说是在这里有人聚众斗殴。”

一个警察拿手铐向走过来。

这个警察刚刚说完,外面又进来人,一个大约四十岁出头左右的中年人,被我救的那女孩看到他,立刻扑上去,扑在他的怀里,嘴里叫了一声:“王叔叔。”

那个警察看了看进来的这个人,马上把手铐收起来,朝着那个人一脸献媚的走过去,伸出手,讨好式的说道:“王先生,您好,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侄女在这里出了点事,所以过来看看。”

这人说话不温不火,让人看不透。

那警察一听,接着就知道该怎么办,笑眯眯的和那几个女孩问了问情况,那个女孩如实说明情况。

于是,这位警察马上就拍板立案。

恩,也许这是这位警察工作以来破案就快的一个案子。

警察走了之后。

那位中年人来到我的面前,一脸的微笑,对我说:“谢谢你了,兄弟,我代表冰冰的父母邀请你来家里吃顿饭,你不会拒绝的吧?”

对于中年人的邀请,我自然是推脱,不过盛情难却,在中年人的连续邀请下,我终于还是答应。

于是我还有温玉和贝蜜儿就一起上了他的车。

走一路,聊一路,我知道这个女孩叫做唐冰,当然,当唐冰好奇的问我与贝蜜儿和温玉二人的关系的时候,我还是低调的说这是我的两个妹妹,恩,表的。

私底下,在唐冰看不到地方,我的腰又受到贝蜜儿和温玉的双重虐待。

一路大约30分钟就到,停好车就带着我们来到一栋别墅跟前,然后按了按门铃,接着门就开,开门的是一个妇人,应该就是唐先生的妻子吧。

唐先生的妻子看到我,朝我笑了一下对我说:“你好,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家冰冰。”

我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轻描淡写的的道:“不用谢,小事而已。”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