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的回答,小美女的脸色显得十分的黯淡,这让我更是奇怪,既然不想为什么还要这样,难道她有苦衷么。

于是两人向着酒吧的包厢走去,这个时候,小美女偷偷的朝着一个角落里看了一眼,这一眼自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顺着角落看去,发现有四五个正在喝酒的男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

我有点明白了,自己有可能正在往别人朝着自己下的套里钻,具体是什么套那就不知道,反正不会是那种套,只要进包厢的门,应该就算入套,我非常的好奇,很想看看这些人到底要搞什么名堂,就随着美女走进包厢。

进了包厢,小美女很自然的虚掩上了门,向我靠过来。

还没到我的身边,我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甩到沙发上,我知道门外注意自己的那几个男人肯定不要一会就会露面,我的时间并不多。

于是走向倒在沙发上正盯着自己的小丫头。

干什么?当然是占便宜,这还用说吗?

既然是个套,我当然要多占点便宜,能占一点是一点。

想到这里,就朝着小美女疯狂的扑过去,抱住她,双手不停的在她的敏感部位游走,特别是胸前的两个大白兔,已经被我像捏橡皮泥一样捏出好几个形状。

身下的小美女极力的挣扎着,双手不断的拍打在他的身上,我根本就不知道痛字怎么写,一点也不理会她的感受,双手该怎样玩还是怎么样玩。

哼,想给我下套,那就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吧,我可不是冤大头,不过小美女的年龄不大,胸部还是蛮丰满的,手感相当的不错,由于她脸上的妆实在是太浓,所以我把亲吻这一环节忽略了,呃可不想亲出一嘴的粉子出来。

时间是有限了,还没等我把便宜占爽,包厢本来虚掩着的门被一个高大凶悍的男人一脚踢开。

接着走进来四,五个凶神恶煞般的打手,最后进来的是一个戴着眼睛有点文质彬彬的男子。

长相给人咋一看很和蔼可亲,但在我看来,这当中最危险的就属这个看起来最瘦弱的,而且看起来像这群人的头。

我看这个家伙极为不顺眼,明明是混黑社会的,还他妈弄的跟知识分子似的,装逼。

看着我和倒在沙发上的小丫头。

最后进来的男子倒没有什么惊讶的。淡淡的说:“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这个是我女朋友,请问你想对她做什么呢?”

“强哥,少跟他罗嗦,你是不是想强我们大嫂?”

旁边一个貌似跟班的人恶狠狠的接声说道。

刚说完,那个小美女就泪眼汪汪的跑向那个被手下称作强哥的人。

“他要非礼我……我不干,他就打我。”

带着哭声的小美女站在那个强哥的旁边就停住了,似乎还有点怕这个叫强哥的。

这下我全明白了,仙人跳嘛,本来我还怀疑是不是要搞录像带,既然是仙人跳那就好办了,直接把面前的这几个大汉就揍一顿就没事了。

“不用跟我讲那么多废话,我明白,不就是仙人跳嘛,说吧,你们想怎么样,另外,不得不说一下,你的这个手下真是个傻逼玩意。”

我也没跟他们废话,直接就开门见山。

“你他妈的敢骂我,倒是很嚣张啊,今天不叫你知道老子我的厉害,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

说罢,那个插嘴的跟班就向我扑过来。

这种凭着身板靠着一身蛮力打架的人我根本不放在眼里,一脚就把冲过来的这个傻逼给踹回去,然后悠闲的说道:“小子,敢在我面前称老子,断你几根肋骨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要是还有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强哥,今天这个家伙看着来不简单啊。”

强哥身边的另一个人朝着他提醒道。

“恩,我知道。”

强哥摆了摆手,其实他现在也有点害怕,本来以为碰到一个明白事的冤大头,没想到冤大头瞬间就变成刺头,能一脚把人的肋骨踢断几根的人肯定也不会是个简单人,不过虽然害怕,但也不能表现出来。

你嚣张,我就要比你更嚣张:“小子,你的确是蛮嚣张的。但是嚣张是要资本的。不然你会后悔的。”

确实很嚣张,但是,可惜他遇到的人是我,所以他的嚣张直接就可以当做放屁了。

“我草,你跟我谈资本,你也太会开玩笑了,那好,你给我说说,什么叫做资本,而你,你又有什么资本。”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瞧着那个所谓的强哥。

强哥知道自己确实碰到硬茬,口气也不得不软下来:“兄弟,我看……”

“住嘴……”我没等他说完就直接打断他的话,“兄弟?你叫谁呢?说话注意着点。”

这时候强哥手下的那些跟班都忍不住,“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

“妈的,一起上,废了他,真他妈是个不开眼的货色。”

几个凶神恶煞的跟班已经准备操家伙上。

“住手!”强哥硬是掩饰住了自己的尴尬,把心中的怒气压下去,接着说道:“哥们,我看……”

我再一次的打断他,依然和嚣张的说道:“你算老几,跟我称兄道弟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说完还慢慢的拿起桌子上客人准备的烟点了一根。

就算那个强哥能忍也不能忍,要是再忍下去,身边的弟兄都不会答应了,“王八蛋,你记住了,这是你逼我的,也是你自找的,兄弟们,抄家伙废他。”

没等强哥的话说完,他身后的几个打手就已经掏出家伙朝着我冲过来。

我不紧不慢的掐灭烟头,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们几个也想废掉我,那我可真的是好期待啊。”

我的话语使得那几个打手的怒意更加,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手里抄着砍刀,嘴里嗷嗷的叫着,朝着我就要劈下去。

看着顺着自己的头劈下来的砍刀,我迅速的把头一偏,躲开,然后用肩膀架住他的胳膊,左手化为一记手刀砍向他的手腕。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