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只见她咬咬牙,狠狠往下一坐,随后痛苦,快乐,疯狂尖叫的声音传遍房间,传遍寂静的黑夜,让月儿都害羞地躲在云后边。

许久许久,当我一泄如注的时候,小花也精疲力尽的压在我的身上。

旁边,小如早己像一条死蛇般沉沉睡着,床上,狼藉的一片足以说明刚才战况的激烈。

终于完了,现在的人真是疯狂!

不过,那个药也确实够厉害的,己经过了这么久,呃们的意识还么有回来。

不过也好,当我们清醒的时候,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呢,我看我还是出去躲一阵吧,这些事就留给他们自己搞掂好了,站在窗台上的方老板心里想到。

随后,方老板简单收拾一下,走出庄园,乘着凉爽的秋风穿梭在黑色的夜下。

看我今晚不会回来,早点睡也好,贝蜜儿心里想到,不过却没有一点怪我的意思。

在她的心里,男人总应该有自己的私人时间的,而她也不是那种管人的管家婆,那样只会让自己累,让自己的男人更累。

夜渐渐深了,活跃的小鸟也睡着,这个夜这么平静,是不是预示这不平静的明天的到来呢

天还灰蒙蒙的时候,我醒了。

当我睁开自己朦胧的双眼时,我疑惑了。

自己正光着身子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狼藉的床上散落点点落红,我的衣服被整齐地跌起放在一边。

这是哪里,我纳闷地穿好衣服站起来走出门口。

原来是在这里啊,我拍了自己的头一下。

直到现在,我才想起昨晚受方老板的邀请过来作客,可是喝完酒之后自己不是回去了吗

还有,床上的落红又是怎么回事

我试图用自己的记忆给出答案。可是,思考很久都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因为他发觉自己的记忆只是停留在我跟方老板告别的时刻,至于那之后的事,他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他们都到哪里去了,怎么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的

走到庄园门口的我回过头去望着还在一片沉寂中的楼房,心里不解的疑惑更多。

“姐姐,你为什么要我们躲起来”

二楼的窗口处,小如望着我的背影,疑惑着问着小花。

“如果他现在就知道他跟我们发生关系,以后再叫他进我们这里,我怕他会多想,以为我们是这次是故意诱惑他的!”

“我也觉得奇怪,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我们怎么会跟他那,那个了呢”

小如红着脸轻声说着。

“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脑海中都一片混乱了,哎……”

小花叹息着。

“最奇怪的就是不知道老板去了哪里,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小如继续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他这段时间神神秘秘地,都不知道私下里在干什么,等时机合适的话,我们再问问他!”

听小花这么说,小如点点头。

现在的她只想去休息,因为她感觉到传来隐隐的痛楚,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幽静的街头,幽静的小区,晨光映照在橱窗上,可以听到树上不时有几声欢快的鸟鸣声传来。

【全-网】 【更-新】 【最-快】 【ltxswang】

我轻轻地打开出租屋的大门,闪身走进去。

随后他伸了一下懒腰,走向卫生间。

可能昨晚休息不够,我的眼眶上出现俩团黑眼圈。

当我晕晕地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眼睛已经回复神采。

厨房里,一位柔美身段的女人正在打理着厨房的卫生。

高高撅起的翘臀背对着门口,美臀上还上显现出贴身衣物的痕迹。

男人不是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但是男人早晨的生理现象却会让女人绝对男人就是只用下半身思考。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贝蜜儿掉转身体问道,问完又继续着她的工作。

“哦,没想别的,就是想你了!”

我微笑着说完,一步跨到贝蜜儿的背后,用力搂住贝蜜儿的身体。

“色。狼就是色。狼,放开手,我还要做事呢!”

贝蜜儿娇声叱喝起来。

“不要说话,你继续做你的事,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听我这么野蛮地说,贝蜜儿就不再说话反正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遇到。

只不过,男人早晨的生理现象却让贝蜜儿有点难受。

此时,我胯下的巨物隔着长裤顶在贝蜜儿的双腿间,而我的手还不停地在贝蜜儿的胸前搓揉。

更让我兴奋的是,贝蜜儿此刻上半身里面呈现真空状态,外面只是披着一件单薄的睡衣,我毫不费劲地冲进去,肆虐着雪白的双峰,搞得贝蜜儿没几下就娇喘嘘嘘。

“不要,快停下!”

贝蜜儿口中不停喊叫,还尝试着推开我的手。

当然,我绝对不会就这样停下的,因为这不是我的风格。

饿右手食指中指合并,夹住双峰上伫立着的樱桃,小心拨弄起来。

受到这种刺激,贝蜜儿感觉胸前传来急剧的快感,像要把她压垮似的。

这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嗯……”

看到贝蜜儿杏眼含春,面颊泛红,口中还粗喘不断,我知道这是贝蜜儿这是意识模糊,身体动情的表现,没有多想,我低下头去稳住她的性感嘴唇,不断用自己的大舌挑逗着她的丁香小舌,汲取她口中的香津玉液,释放出她炙热的欲望。

我大舌中传来的热量让贝蜜儿很是受用,此时的她急需这种刺激来满足她不断膨胀的欲火。

她转过身去,双手拥住我的脖颈,忘情地沉浸在接吻中。

俩三分钟后,我心满意足地把舌头抽离贝蜜儿的嘴,转而向她的耳背移去。

我的嘴刚接触到贝蜜儿的耳朵,贝蜜儿双手立刻从我的背部离开,改成紧紧地拥住我的头,把我的头按在自己的脖颈上,好像怕我会突然间离去一般。

这时,我的手不再停留在贝蜜儿的坚挺处,而是一路向下摸索。

纤细的小蛮腰,平坦光滑的小腹,直到圆翘的肉臀。

在翘臀上,我的手停下来,右手带上些许力度在上面拍了几下,清脆的啪啪声回荡在厨房内。

我拍一下,贝蜜儿的嘴里就哼一声。

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都快压过巴掌落在臀上的响声。

而且,贝蜜儿似乎很享受地闭上眼睛,整个身体依附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像带着魔力一样,每碰到一个地方,那里就会产生酥麻的感觉,这让贝蜜儿欲罢不能。

我虽然接触的都是贝蜜儿身上不同的部位,但是这些地方都会让我产生一个相同的感觉:皮肤相当细腻。

不过这也不奇怪,贝蜜儿虽然不是青春少女,但她的皮肤极好,就算没有加上护肤品,你也不会觉得她的粗糙。

我的手在贝蜜儿的臀上拍完后,直接从贝蜜儿睡衣的衣摆上伸入,在她的蕾丝内裤边上旋转了几下,然后挤了进去,刚好到达了毛茸茸的神秘花园处。

“啊,不要!”

贝蜜儿此时还不忘反抗,只是这欲拒还迎的姿态,蚊子般的声音根本就不能阻挡我侵袭的脚步。

只见我用手轻轻隔开贝蜜儿捂住的玉手,顺势将贝蜜儿的那只手拉回了我自己的颈脖上。

就在我想继续的时候,咚咚的敲门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谁,这么早来敲门,也不知道找个好时机再来,真想了他!”

我小声地咒骂起来。

贝蜜儿推开我后,整理了一下仪容,微笑着说道:“别在嘀嘀咕咕了,去开门吧!”

说完推了我一把,把他推出厨房。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