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小喽啰

真是一对完美的组合,不过对普通人也这么好,这倒是真难得。

说起我们,大排挡的老板可是印象深刻。

前些日子,我们在这里跟黑道对峙的场面,而我对敌人的凶狠,又或者对事后赔偿的事都深深印在他脑海中。

现在出来混的,有几个会打烂东西赔偿别人的,极少吧。

大排档的老板想着想着,叼着烟回到厨房继续工作。

俩个小时后,常来大排挡前,周时己经站在那里,不过他疑惑的是我跟他说的位置己经被人家占去,而我跟贝蜜儿又去买别的东西,周时只好左右为难地站在那里,因为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我所说的位置。

“坤哥,这个位置己经被人家订下,你就不要为难我们生意人拉!你这样做,我们很难交代的。”

大排档的老板此时正站在我早前所定下的桌台前对着一个长相凶恶的中年人低声下气地说着话。

“我们可不管这么多,管特么的是什么人,今晚这个位置我们是占定了!”

被称为坤哥的男子怒眼望着大排挡的老板说道。

“坤哥,要不我给你换一张桌子吧,我们只是小本生意,你这样做会令我声誉受损的!”

大排档的老板还在低声下气地哀求着。

“老子今晚就要坐在这里,你特么的不要逼我翻脸!”

坤哥突然站了起来怒声说道。

“……”

大排档的老板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坤哥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在黑道上有点面子,自己肯定是斗不过他的。

不过,他想到我也不是怕硬的主,这就是他为难的地方。

“先生,这里是我们订的位置吧,你好像坐错了位置!”

周时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从他们的对话中也听出这个位置不是那个名字叫坤哥的。

周时刚才就看了四周,发现没有空位,而我早前说过我已经在这里订了位置。

“关你鸟事,去你大爷的!”

跟坤哥坐在以前的一名男子这里也站起来,年纪跟坤哥不相上下。

“我只是有理说理,你不爱听可以不听,你以为这里就只有你是混的吗”

周时顿时也是怒眼圆睁,看起来很是凶恶的样子。

“兄弟,你混哪里的,这么横”

坤哥这时压低了声音。

“你管我混哪里的,我说的是实话!”

周时非常不鸟他们。

“老大,把他弄了,看他还牛不牛,说话口气敢这么嚣张,也不去打听打听一下我们是谁!”

坤哥这次带着三个人过来,而这次说话的是一名穿着休闲服的男子。

他个头很小,但是身材好得那是没话说。

他一站起来,浑身都散发着王八之气。

“看来有人欠揍了,竞敢欺负到我兄弟头上来了!”

我这时牵着贝蜜儿的手走过来,不过说话却不是正面看着坤哥他们说,而且抚摸着贝蜜儿的发丝轻声说出来。

可是这时,周围安静地很,其他的顾客都看到坤哥这边的情况,正冷眼旁观,同时这也是很多人的最爱。

所以,我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很多人都听到,这其中也包括坤哥!

看到有人竟然敢插手,而且看样子气势凌厉,坤哥他们几个带着怒火盯着我跟贝蜜儿看。

“这次有好戏了,这俩个人前不久就在这里跟黑道的小人物干了一架。后面那些黑道的大哥过来了,不过都要给他面子,依我看,这俩人也是个牛的人物。”

大排挡里一名顾客正极其低声地对着旁边的好友说道。

“真的这么牛”

他的好友怀疑问道。

“先不说了,你看看就知道!”

那名顾客说完把目光转向我们。

“小子,你知道我们坤哥是谁吗,说话也不怕咬舌头!”

跟坤哥一起的那名穿着休闲服的男子指着我说道。

“坤哥不认识。”我耸耸肩。

“不认识你装什么逼!”

坤哥说完大声笑着。

“就是不知道等一下你还笑得出来不!”

贝蜜儿这时也开口说道。

“你们几位行行好吧,今晚我请客好了,你们尽管吃,算在我的账上……”

大排挡的老板这时出来说话。

“对不起了,这次可不行,我今天晚上本来要请朋友吃饭的!”

我直接摆手,打断大排挡老板继续往下说。

“老家伙,你别不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坤哥有点玩味地问道。

“老家伙”

我烟头一弹,快速近身一步对着坤哥的脸上就是一拳。

“叫人!”

穿着休闲服的男子立刻对着旁边的一名同伴说道,说完他站到坤哥的身边,稳住坤哥摇摆不定的身体。

“给我上,往死里打!”

坤哥吐了一下口水说道。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听到坤哥的狠话,我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很随意地看着最先过来的休闲服男子。

穿着休闲服的男子近了,很近了,就在他的拳头快要碰到我时,他却突然停下来,不是他不想,只是因为他实在不能再前进一分。

在他的肚皮上,我的一只脚结实地印在上面……武者,诡也。无招不破,唯快不破!

在外人看来,他们根本就没有见到我有所动作,直到结束的时候,他们才看清我已经出脚。

“老人家出手很重的,你就等着找抽吧!”

我说完直接对着休闲服男子的脸上就是一拳。

这一拳可不得了,虽然没有夸张到直接飞起来,但是却也可以让他直接在地上打滚几个。

望着狼狈不堪的休闲服男子,我却没有狗血到放过他这种程度。

痛打落水狗,我还是很乐意做的。

大排挡其他的顾客只见我俩步走到那个男子的面前,先是重重几脚踹到他的腹部,感觉没意思再抄起一张凳子对着他的膝盖往死里砸。

可是那张凳子实在不堪用,只是一下就碎了。

“那男的果然不是个怕硬的主!”

站在远处观看场上打斗的人开口说道。

“你以为我刚才说的是假的吗,我一向不爱说假话!”

之前跟同伴讨论过我的顾客自豪道看到这里,大家都迷糊,难道坤哥跟其他的俩人是废材吗

打群架还一拥而上!

是的,他们就是废材。

不是他们没有上,而是他们刚上的时候就被贝蜜儿俩脚瑞到了,而且跌倒后还再次受到周时的虐待。

此时,我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惬意地抽着。

旁边,贝蜜儿正整理着因打斗而乱散的头发。场面似乎恢复平静,只是打斗的硝烟还没有散去罢了。

“真是一群废物,看起来你还不如我这个老家伙!”

我蹲下身子,朝坤哥脸上吐了一口烟雾。

“你等着,我叫的人就来了!”

坤哥擦着嘴角的鲜血,还不忘带着一副凶恶的表情。

“哎呀,不知死活,看你真的很不顺眼!”

贝蜜儿斜视一下坤哥后,飞起她修长的右腿踩到坤哥的脚背上。

坤哥还没有来得及痛呼出来,又被人用一团抹布塞满他的嘴,让他想叫也叫不出来。

完后他才知道那是周时干的,而周时此时却咧着嘴对着我笑着,貌似在向我邀功。

以前这是自己经常干的事,没想到现在会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坤哥心里那个啊。

看来那句话说得好,当你有一日踩在别人头上,其实就应该想到落马时的处境。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上帝这个老不死的最会玩弄的把戏。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