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鬼,我在做事,别捣乱,快去洗澡!”

贝蜜儿娇嗔着。

没有办法,我全身都是湿透的,只好去先浴室里冲洗一下。

出来后,我摆着大字躺在床上,眼睛却在贝蜜儿的身上来回瞄着。

洗完澡后的贝蜜儿经常穿我的恤衫,今天也是这样。

我问她为什么不穿自己帮她买的那些睡衣,贝蜜儿回答说因为我的衬衣宽松,穿起来舒服。

既然贝蜜儿喜欢,我也随她去了。

不过有几件恤衫我都嫌大,贝蜜儿却经常罩在身上,不过看起来实在有些滑稽,那么大的恤衫一下子就到她的膝盖。

就在不经意间,我终于知道类贝蜜儿为什么喜欢洗完澡后穿我的恤衫,原来贝蜜儿洗完澡后是不爱带胸罩,让束缚一天的双峰解放一下,有时甚至连小内内都不穿就罩着我的恤爬到床上来,我这是刚才才注意到的。

先前贝蜜儿洗完澡又穿着我的恤,但是很明显,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她一到床上我立刻就把她压在身下。

“我知道你又想了。”

我朝她傻笑。

“想什么,我现在想看电视。”

“嗯,什么节目”

贝蜜儿翻身起来,抓起遥控器道:体育台是几台啊,我要看摔角呢!“

我摆摆手道:“摔角有什么好看的。”

“摔角不好看你还不及人家十分之一厉害哩。”

“我是没人家厉害,可是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求饶啊”

“坏蛋,又欺负我。快告诉我摔角哪个频道啦!”

贝蜜儿哀求着。

“好,给你看!”

女人真难伺候,我把频道调出来,正好摔角节目开始。

我把贝蜜儿搂在怀里和她一起看电视,可是一只手却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抚摩着。

贝蜜儿的肌肤好滑,她身上那种幽幽然的香味也很迷人。

我从领口往下看,看到一对丰硕的白球诱惑着他,下面不由自主的开始产生反应。

看了一会儿,都是节目支持人在说,贝蜜儿有些不耐烦道:为什么还不播打斗场面啊“

说完贝蜜儿无聊地拿起手机拔弄着。

我肯定不会做到坐怀不乱,此时我已经在瞄准机会准备下手了。

“挺着一双贼眼在乱看,又不是没看过。”

贝蜜儿不好气道。

“呵呵,看了不少,捏过很多,可是我为什么每次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呢”

我笑着。

“嘴甜,你先不要动手动脚的,跟你说正事。”

贝蜜儿排掉我放在她下面的手正色道。

“赵焕父亲跟我们说的那件事”

我调整一下位置让贝蜜儿舒服一点。

“恩,你怎么考虑呢”

贝蜜儿趴在我的腿上仰着头问道。

“我是坚决不同意的,难道你想我去”

我睁大眼睛。

“不是了,我只是感觉有点好奇而已,难道你不觉得好奇吗”

贝蜜儿扑闪着眼睛道。

“我现在还真的有点疑惑呢,哪有一个当父亲的会出卖自己的女儿的。”

我摇头不已。

“哈,看来你的魅力似乎比我的要大得多哦!”

贝蜜儿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哎,这种麻烦事还是少来好,我现在头都大了。”

我苦笑。想起自己对付贝蜜儿跟温玉俩人时的辛苦,我心里感慨道:齐人之福不是这么好享受的。

“对了,我看明天我们还会有点麻烦,直觉告诉我,那个警花可能会来找我们的。”

“女人的第六感算了,兵来将挡吧,现在我们开始运动吧。”

我一副正经的样子说道。

“不来,今晚不跟你来,你自己解决就好。”

“开玩笑,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我怎么还会出动多日未用的五指山呢,不过,我看你也想来的吧,你看你里面都没有穿胸罩哦,这不是赤果果的勾人吗”

我说完浪笑着,十足一个祸害无数良家少女的模样。

“啊……那里脏呢,别用嘴……”

出租屋里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惊呼粗喘不断。

鸟儿睡了,树木在等待雨露,等待黎明……

第二天一大早,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李局长做在他自己的那张老木椅上眯着眼养神。

≮全-网≯

≮更-新≯

≮最-快≯

≮lt xswang≯

这时,吱的一声开门声把他惊醒了,他缓缓睁开眼睛,理理头发对着走进来的周鹏道:“怎么样,查出来没有!

“查出来了,报案人的是小彤,听说她也在现场!”

“小彤”

“是的,而且小彤还是受害者,我已经叫小彤过来了!”

周鹏刚说完,敲门声就响来我起来。

“进来吧!”

李局长大声说道。

门打开后,穿着便服的李彤走进来。

“坐吧,我先出去了。”

周鹏打完招呼后离开了局长的办公室。

“昨天晚上的那件案子是你报案的”

李局长问着自己的女儿。

“是我,我是当事人。”

“小彤,你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吧!”

“人是我杀的。”

听了李彤的话,李局长停顿一下后才道:“小彤,你自己是一个警察,你应该知道作假欺骗警察可是要坐牢的!”

“人是我杀的!”

李彤坚决地道。

李局长沉默了,他再次闭上眼睛,让李彤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良久,李局长才缓缓睁开眼,他意味深长道:“小彤,就算你不说,警局里面也是可以查到的,你这样反而是害了他,知道吗”

李彤也沉默了,她思索一阵后开口道:“他们是马宏跟贝蜜儿!”

“是他们”

李局长吃了一惊。

“是的,昨天晚上我回去的时候碰到了以前抓过的一个罪犯,后面被他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说知道被他下套了,他用枪,所以我被他俘虏了,这时,马宏跟贝蜜儿出现把他们给杀了。”

听着李彤的话,李局长说道:“三个罪犯一个眼瞎,一个手折,一个较废。但是这些都不是致命伤,他们的致命伤都是被一根钢钉之类的利器刺破心脏,这是法医的验尸报告。”

李局长从桌面上拿起一份资料递给李彤。

“我不知道,他们的动作太快了,我没有看清他们出手,当时只看到一阵影子在面前飘过,接着那三个人就死了,我根本来不及阻止他们。”

李彤委屈地道。

“小彤,我没有怪你。你等一下去找他们做一下笔录,毕竟是三条人命。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因为他们只是自卫而已,你明白了”

李局长话里有音,李彤这时也听出来了,她兴奋地说:“谢谢爸爸!”

“哎,女大不中留啊!”

“你说什么呢,人家没有那意思!”

“我有说你对他有意思吗你可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哦!”

说完李局长哈哈笑了。

“不管你了!”

李彤难得撒娇一次。

“其他的事我不管,但是从现在起你不准搬到外面去住了!”

李局长严肃道。

“知道了。”

说完李彤快速冲出了局长办公室,脸色还红红地。

望着已经长大的女儿,李局长嘴中微笑不断。

第二天中午,广大教室门口,我跟贝蜜儿走了出来!

“那个老师貌似不太受人喜欢,上课的时候班上很多人都是无精打采的,有的更夸张地在打牌!”

贝蜜儿耸着肩说道。

“没办法,谁叫他是个老头,而且教的还是英语!这年代,学生们如果英语不好,就爱打着爱国的名号,老师也没有办法的。

再说,这里是大学,义务教育的年限已经过了,老师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就变成这样了!”

我无奈说着。

“也是,你看我们班的指导员就很受欢迎呢!”

“哪有”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