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多帮忙

“这个世界,你是我的唯一……”

陶醉于**里的俩人被我的手机来电铃声打扰,不管我这时侯如何叫骂都好,原本优美的铃音现在我听起来是那么地讨厌。

我不想去接,可是打电话的人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到了第三遍的时候,我终于才接电话。

“谁啊,找我什么事啊”

我一开口就没有好语气。

那边显然是被我的语气摄住,直到几秒后才缓缓道:“大哥啊,是不是破坏你的好事了,要不怎么火气这么大呢”

那边说完尴尬笑了几声。

“妈的,知道了还拼命地打,我看你赵焕今天是找抽来的吧。”

我叫骂道。

“可是不打不行啊,今天是我老爷子一定要我把你请过去的,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嘛,大哥你就帮帮忙吧。”

赵焕用可怜的语气请求着。

“你父亲可是我不认识他啊,他找我什么事”

我感到非常意外。

突然受到一个陌生人的邀请,谁都会感到的意外的,只是我没有想到赵焕的父亲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

“我认识就可以了,你就快点来吧!十分钟后我到你租的地方去接你,就这样了!”

赵焕说完瞬间就把电话挂了,没有给我再说话的份,因为他怕我不答应。现在赵焕打的如意算盘是等一下去我住的地方接他,到时候他不去都难。

“谁啊,找你找的这么急”

贝蜜儿披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顿时房间里芬香四起,犹如清水出芙蓉一般的贝蜜儿让我都傻了眼。

“今天的你好像魅力很大,跟往常不一样的”

我疑惑地问道。

“有吗我感觉昨天晚上被你弄得死去活来后,刚才把身上的污垢洗了一下,现在全身都一片舒爽,其它的倒没有什么感觉。”

贝蜜儿环顾着自己的身体道。

“我真的这么厉害,那以后可要多多运切磋才行。”

我一脸浪笑。

“说正题,刚才谁找你找得这么急”

“是赵焕。他说他父亲找我有事,我现在是莫名其妙呢!”

“赵焕的父亲我们以前都没有见过呀,真奇怪。”

贝蜜儿也是一脸疑惑。

“快去冲洗一下,等一下赵焕就来了。”

我说完跑向了浴室。

已是晚上九点,夜色渐渐笼罩在诚实的天空。

这座中等规模的城市,人口一百多万,但是却有着发达的经济,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了二十多年,市容已经是相当繁华。

一入夜主要干道上的路灯广告便炫目的闪了起来,形形色色的男人和女人好像忘记了疲劳似的,一头钻进大大小小的夜生活场所,在眼花缭乱的聚光灯下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躯体,繁华造就堕。落这句话很能概括今天人们的心态。

【全-网】 【更-新】 【最-快】 【LTXSWANG】 /

物质生活丰富了人们就自然有了别的欲望,夜幕下的城市也是属于罪恶的,近几年来市内各似的服务场所也如雨后春筍般出现,诸如“杜绝三陪”,“捣毁卖浪集团”之类的新闻报道也开始多了起来。

但如同其他任何一座城市一样,更本没办法根治,警方永远处于被动,但被动归被动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随着全国“扫黄赌毒”的浪潮。

公安局也加大了打击次数,这几天市局组织几次大的行动,扫荡好几家被怀疑有服务的酒吧和发廊。

成批的卖浪女和嫖客被拘留,警员们连续几天进行审讯希望能挖出大鱼,但收获很少。

“警员阿姨,求你了!不要告诉我老爸,他会打死我的,我保证这是第一次啊!”

“胡说!第一次我们已经盯了在那家旅馆几天了,光这五天的晚上你们三个就去二次,现在还敢说谎,我们已经给你家打了电话,你父母马上就来,才十七岁就变成老嫖客了,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育的!”

女警官李彤严厉说道,这几天形形色色的嫖客她已经审了不少。但眼前的这个未成年的毛头小子还是让她震惊。小小年纪竟然和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嫖客称兄道弟,经常出入色情场所进行集体浪乱活动,据另两个交代说已经有二年了。

听当时执行任务的同事们讲,冲进旅馆包房的时候,他们正在和一个女人玩3,真是难以置信。

“这种暴发户的家,父母只知道赚钱,对子女不闻不问,结果儿子成嫖客也不知道,真是悲哀。”

李彤看着眼前的这个一副太保打扮的男孩,听说自己的父母要来他一副沮丧的表情蹲在地上,由于男孩还未成年估计只会给予警告,希望他能吸取教训吧!苗秀丽心想。

身为一名女刑警,李彤对日益猖獗的卖浪活动深感厌恶。

从小生长在一个正常环境里,受的是正统的教育。

正是如此她才选择成为一名公安干警这条道路,一米六五的身高,模特般的身材和面容,不穿警服,也许谁也猜不出她的职业。

李彤从心底里憎恨那些鸡头和嫖客,是她们让一个个花季少女成人可皆夫的暗。娼,她也无论如何不可想像有越来越多的女人竟自愿从事这种肮脏的行业。

审完嫖客和三陪女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李彤和同事们疲惫的回到办公室。

“啊……真累啊。”

临座的杨仁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随手点了根烟。

“男人有钱就变坏,真应该判他们七八年的,拘留两天就放了有什么用,到头来我们还不是白辛苦一趟!”

女警李彤边整理案卷边抱怨道,这两天局里每个人都有一肚子火。

“我说李彤,今后找老公要当心哟,现在好男人不好找啊。”

杨仁调侃的对李彤说道。李彤应付的笑了笑继续整理卷宗,二十一岁的她从警已快三年,仍是单身贵族,过去谈的两个都分手,原因就是她是一名女警,而且是脾气凶猛的女警。

“哼,找不到就不找了,过单身贵族的生活多好……”

李彤回击着。从警校毕业出来俩年多的她正值青春花季,还是爱争强好胜。

“小彤啊!这个贵族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我可一直等着吃你的喜糖哪!”

比李彤多干俩年警察的张丽开口说道。

“哈……”

张丽的话让办公室里有了些笑声,正在这时周队长走进来。

“说什么呢那么高兴。肯定又是你在说她们了。”

周队长指了指杨仁,杨仁只好苦笑着。

“好了,这几天大家辛苦了,完了就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还有活要干,李彤你过来一下。”

李彤跟着周队长进他的办公室。

周队长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正是一月前李彤递交的调职申请书,并附上局里的回覆。

“考虑到现有警力不足的实际情况,并鉴于李彤同志过去三年的出色表现,现经局党委讨论研究决定如下:对李彤同志申请调离原岗位的要求不与通过。希望李彤同志能克服目前困难积极投入现在的工作中。

一个月前李彤向局里打了调职报告,希望能调到内勤部门,这样工作会轻松一些,也会有比较固定的上下班时间,三年的刑警生活,每天和各色的罪犯打交道,说实话她有些疲倦了,如今看到自己的希望落空,她苦笑了一阵。

“对不起小彤,现在人手那么紧,上面也很为难,这事还是缓缓再说吧,要有难处你来找我。”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