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貌似跟一些配枪的流氓的口头禅一样。

可是,逃命的时候谁他妈的都不会向一样真的就站住让你抓的,青年对后面的黄发少年置之不理,只管全力向前奔。

青年已经快跑到我们的前面,可是突然他脚下一个酿跄,摔倒在了地上。

没等他再爬起来,后面已经追上来的几名黄毛立刻对他开始拳打脚踢。一名长相凶恶的少年怒气泛泛道:“妈的,继续跑啊,我操你大爷的!”

几名黄毛专挑青年的要害打,没有几下青年就已经是脸青鼻肿,嘴角都开始流溢出鲜红的血液。

“可以了,有必要打这么重吗”

已经走近他们的我开口道。

这时,几个黄毛听到旁边有人插手,他们都停了下来。

长相凶恶的少年看到我旁边的贝蜜儿时,口水都快留下来。他立刻变上一副微笑的脸容道:“美女你好耶,我叫大雄,给个面子的都叫雄哥。”

我有点佩服这名少年的变脸速度,简直比坐飞机都快。

不过看情况他应该是这几名黄毛的小头目,我就对着他道:“把他放了吧!”

“放了,兄弟你混哪里的,知道道上的规矩吗你说放了就放了!”

黄毛小头目嚣张道。

“我哪里都不混,就是要你把他放了而已!”

我对黄毛小头目的挑衅置之不理。

“哦,哪里都不混敢这么嚣张!在这里,谁不给我雄哥几分面子啊!你说放了他,可以呀!你把你的女人借我玩一个晚上我就放了他,怎么样”

黄毛浪荡着,旁边的几名黄毛也在起哄,有一个更是吹起了口哨。

“又一个找死的!”

我不屑道。

我的话没有说完,身影一个虚晃就出现在了黄毛小头目的面前。

下一秒,其它几名黄毛就惊慌着看着他们的雄哥被我一只手掐着脖子直直提到空中,离开地面将近三十厘米。

他们傻眼了,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究竟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用一只手把一个人提到空中

贝蜜儿在旁边冷眼看着,她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道:“废物,不堪一击!”

黄毛小头目此时脖子被掐住,不能呼吸,整个脸都涨红了,看起来有几分狰狞。不过他的手还是可以动的,他正向我做着求饶的动作。

我感觉教训得也差不多了,毕竟还是一名未成年的少年而已。不过,我怕他不长记性,用掐住他的手把他的身体直接抛了出去,啪地一声黄毛小头目被恨恨摔出三米外。

我力道控制得很好,小头目肯定不会死的,不过躺上俩三个星期肯定是要的。

几名黄毛被吓傻了,赶紧扶起他们的雄哥像就鬼一样拼了小命向远方逃窜。

“他们都走了,你起来吧。”

我对着地上的青年可怜道。

颤抖着从地上起来的青年用手拭擦着嘴角的血丝,然后拍几拍身上的尘土对我道:“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会还的,冒昧为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宏哥,这是我的女人蜜儿。”

我指着贝蜜儿道。

接着我又道:“至于你说什么报答我看就不必了,毕竟现在的你比那个人都要狼狈。”

我指着旁边一位头发散乱的老人微笑道,不过决定没有带着讽刺的味道。

“呵呵,现在没有并不代表我以后没有。人情我记下了,以后一定会还的。”

青年说完掉转身体就离开了平湖。

“倔强的男人,有几分骨气。”

贝蜜儿颇为赞赏这青年。

夜色下灯火辉煌的街头,阵阵寒潮不时袭来。

人生或许根本就是在随波逐流,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我拥着贝蜜儿站在街边的窗台,双双望着路灯下路人匆忙地赶路。

“我真的不能能熬过那个关口”

贝蜜儿想起道长的话,心里就不由自主地生气一丝迷茫。

听到贝蜜儿的话,我久久不语。

我现在也是很烦恼,老道长的话也是一直藏在我的心里。

这几天,每当空闲的时候我也会想到这个问题。

如果贝蜜儿真的熬不过那个关口,那自己人生的尽头又会在哪里

匆忙的路人,他们的人生也是在奔波中结束吧,我想到。

可是至少他们现在前面还有回家这么一个目标,那自己的目标呢,静下心的我开始在思考着自己今后的人生。

人生在世,谁不是为了找到自己存活在这世上的价值。

那些自杀的人就是因为他们眼前茫然看不到尽头,他们已经想不到自己活在这世上的意义,所以他们才会选择走上绝路。夜深人静的时候,死亡就潜伏在你的伤口处。

我此刻突然之间决定了很多事,这不是什么看破世道之类的,我终于找到自己今后的目标就是让贝蜜儿过的更好一些,仅此而已。

“就算过不了又咋样,我们不是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在一起吗足够我拥有一生中最美的记忆。”

我轻轻抚摸着贝蜜儿的长发,帮她弄好被风吹乱的刘海。

“是呀,不是还那么长嘛!人生能够享受的辉煌时刻我应该都能得到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我的人生就没有遗憾了!”

贝蜜儿突然间想通,顿时心情也变得好很多。

“俩年以后的事还是不要想了,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

我微笑着用舌头舔了舔贝蜜儿的粉脸。手隔着贝蜜儿的衣服在贝蜜儿的胸前软肉。

“东方一般的女人的胸部都是杯,你的怎么长到杯呢”

我的手又在贝蜜儿的突起地方搓揉几把。

“我怎么知道,不过有很大机会是被你这个色。狼搞的。听说女孩子胸部发育的时候经常被搓捏很容易就会变大的,而你从认识我开始就经常吃人家的豆腐,我的胸不大才怪。”

贝蜜儿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头。

“不会吧,怎么会是我的错呢!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怎么还会有那么多飞机场呢,她们整天自摸不就可以了,那些丰胸的广告看来也可以收皮了!”

我呵呵笑道。

“也不一定是那样的了,有可能是她们在发育的时候不注意,特别是趴着睡觉就会收到很大的伤害。反正,胸部鼓不起来的女人肯定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贝蜜儿解释给我听。

“那网络上的那些作者老是说某女的美乳达到杯,杯很大了吧”

我继续跟贝蜜儿讨论女人杯的问题。气氛显得有几分旖旎。

“那些作者都是白痴来的,女人的胸部如果达到杯就会下垂得厉害,怎么会好看呢。你想一下,杯差不多跟半个足球那么大,怎么会美呢”

贝蜜儿嘴角微翘着落我的面子。

“我怎么会问别的女人这些东西呢,怕就怕那些看多了白痴作者书的去问而已。”

我立刻跟那些不懂装懂的作者划清界线。

“呵呵,你这样子看起来好像不怎么诚实哦!”

贝蜜儿开始套弄我的话。

“绝对没有,以我的命根向你保证!”

我指着自己的跨下龙根严肃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其实也不用搞得这么紧张的,我又不是那种只会在家里大吵大闹的黄脸婆!”

贝蜜儿玩味地笑着。

“这个我绝对同意,你确实不是那种人。”

我做着夸张道。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