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天真无邪,而我们的人生经历又极为相似,看来是冥冥种种早有定数。相遇是偶然,相爱则是必然。我们的人生价值观也许与世异样,但是为此我们也会增多他们没有的快乐。

我们看重的却是清淡平静,与世无争才是我们的追求。我最想看到我们的孩子围绕在我们的身边叫爸爸妈妈,可以想象那时的我们是多么温馨的一家。”

贝蜜儿对未来有着好的憧憬。

“孩子,我也想要有一个孩子呢!那现在我们就造孩子运动!”

我的手始从贝蜜儿轻解的衣裳领口上方摸去。

“色鬼,你干什么”

贝蜜儿打掉我的收娇声嗔道。

“不做这事,你怎么会怀上孩子呢”

我正色道。

“色就色嘛,还为自己找这么多借口!”

贝蜜儿数落着我。

“我是色,但是我只色你。再说,我只为你色,你只为我浪荡,何乐而不为呢!能让一个仙女脱得赤果果让我玩,其他人恨都很不来。”

我坏笑着。

“要死,又说人家浪荡!”

贝蜜儿挣扎着要离开我的怀抱。

“浪荡怎么啦现在最流行的将是浪荡。”

我紧紧搂着贝蜜儿的小蛮腰,不让她的身体过分动荡。

“好,豁出去了,我们现在就开始浪荡咯!”

贝蜜儿轻声笑着,手向我的裤头摸去。

人家说厅堂的艳妇,床上的荡妇是择偶的最佳标准。

而贝蜜儿就是这样的典型代表,你说我有什么理由不深爱着她

当俩人再次全身赤果果的时候,我们的欲望已经比篝火都要旺盛。

我让贝蜜儿半跪着撅起雪臀,从后面一下刺进幽黑的暗道,开始轻抽浅送着……

激情的乐曲回荡在寂静的深谷里,直到燃烧的干柴都已经化为灰烬,身心疲惫的俩人之间的大战才宣告停息。

我三次将贝蜜儿送上了仙境,此刻贝蜜儿带着甜甜的微笑沉沉睡去。

翌日,当太阳重新照射进深谷的时候,俩人已经整装待发。我观察了深谷周围的石壁,发现它们的上面虽然布满青苔,但是石壁之间的缝隙可以容下一个人。

还有让我兴奋的是,一些向上面生长的藤条依附在石壁上,使劲拽都拽不动,这无异是给我们加上了一层保险。

事不宜迟,我与贝蜜儿立刻开始了攀爬石壁。可是,当我们已经爬上比较高的位置时,我们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因为藤条还没有生长到这里,而且我们所在的位置已经离谷底足有50多米。

我与贝蜜儿坐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休息着,大概一刻钟后,我站起身子,用柔软的眼光望着贝蜜儿的脸道:“我先上去。”

“为什么你要先上,我先上不行吗”

贝蜜儿不依地说道。

“不行,我一定要先上。”

我断然拒绝贝蜜儿的要求。

贝蜜儿看着我,眼中含泪柔情地亲吻了一下。

她知道,我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此去危险异常,稍有不慎可能会摔下悬崖危及性命,可是我依然决定要去,就是不想自己去冒这个险。

看着我的身影已经启动,贝蜜儿对着天空祈祷:“保佑我心爱的人吧!”

此后的几个小时里,贝蜜儿非常担忧地呆坐着。我的身影早已经不在她的视线内,都还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此刻的猛烈的太阳似乎都不能影响贝蜜儿,她就这样怔怔无神地打发着时间。

就这样,时间又过了半个小时。突然,一根麻绳打在了贝蜜儿的脸上,等贝蜜儿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几秒后。她高兴地尖叫起来,阴霾的心情顿时开朗,她兴奋地抓住麻绳扯上几下,得到回应后贝蜜儿将麻绳绑在自己的身上,再次开始攀爬湿。滑的石壁。

贝蜜儿一路攀爬,终于在天黑的时候爬上了悬崖的边缘。

在攀爬的过程中,贝蜜儿有几次都是脚底滑步,差点失足。

想像我着我身上没有麻绳时攀爬的情况是何等的危险,贝蜜儿的心里就一阵默默感动。

当我们都已经站在悬崖的边缘上,贝蜜儿双手搂着我的颈脖轻身哭泣起来,是脱险后开心的哭泣,是为我深爱自己的感动喜极而泣。

夜色下的悬崖边缘阴凉凉的,可是我们的心里却是暖烘烘的。

我带着贝蜜儿走向离悬崖不远处的一栋小屋走去,我抛给贝蜜儿的麻绳就是从那间小屋里找到的。

我楼着贝蜜儿茫茫夜色下向小屋缓缓走去,几分钟后看到那间小屋,只是屋里亮着灯火,明显是有人在里面。

有人,非常好,我心里想到。

自己今天没有问过人家就从人家的屋里拿了麻绳,还好现在有机会向人家道个歉。

“流氓,滚开!”

我们向前没有走几步,屋里传来一声恐怖的尖叫女声刺破寂静的夜空,在黑暗阴森的森林中听起来是极为恐怖。

我与贝蜜儿对望一眼,双双快速轻步向小屋里奔去。

在小屋的窗外,借着屋里暗淡的灯光,我看到一个女孩全身被绑,头发蓬乱的她脸上的泪水哗哗往下掉。

女孩的旁边站着三名笑容极其猥琐的男子,在女孩的旁边不时浪笑着。

我仔细观察着屋子里面,早前来拿那麻绳的时候没有仔细看那小屋。

只记得屋里里面的东西不多,床的旁边放着一把柴刀,这小屋只能从门口进去,还好小屋没有装上门,这样可以不用担心他们在里面反琐。

这时,里面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男子浪笑道:“这妞真漂亮,以前都没有尝过这种好货色呢!刚才她被我们灌了药,如果没有我们解救她的话她就会欲火梵身而死,哈哈,想起她等一下浪荡的样子,我下面都挺了。”

“流氓,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被绑的女孩子恨声道,眼睛死死盯着绑架她的三名男子。

“等一下你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到时候你会求我上你,先想好怎么样能让我乐意上你吧!”

又是一阵浪荡的传来。

接着三名男子在猜拳,看谁先上。贝蜜儿看到那个女孩的脸色桃红,全身开始在扭动,一定是药开始发作了。

她想也没有想的就直接就冲进去,对着三名男子大喊道:“放开她……”

三名男子突然看见一个人影冲进来,开始是心猛地一跳,等看清来人的面孔后,他们笑得更欢。

刀疤男猥琐着道:“老天待我们兄弟不薄呀,一送就是俩个仙女级别的美女,啧啧,你看她也不比我们刚才在路上绑的差吧!今天晚上我们有福了,等一下让她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