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烈日极其刺眼,烈日之下凉风不再。

悬崖的深谷下,炎热的太阳光炙烤着昏睡中的我与贝蜜儿。

迷迷糊糊的我睁开自己的双眼,可是让刺眼的太阳光刺激后赶紧闭上眼睛,直到感觉自己已经可以适应强烈的阳光后才再次缓缓打开眼皮。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昨天炸弹爆炸前的一刻,自己拽着那胖女人跳下火车后,用尽全力把她往远离火车的方向扔去,不过,好像贝蜜儿也跟了过来。

当贝蜜儿的手抓住自己的时候,炸弹就爆炸了,我当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下来的就已经失去意识。所以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也就无从得知。

自己做的事危险很大,可能会死,而贝蜜儿也要跟着自己去,想起来我的心中就暖暖的。

此刻,我才明白古人所说的:“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这等至理名言。从地上爬起来的我赶紧搜索着贝蜜儿的身影,还好在我身边不远处的令一片草地上发现了贝蜜儿的身影。

我快速冲过去,把手放在贝蜜儿的鼻孔上试探着,当发现贝蜜儿的呼吸正常时,我疲惫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看到一切都安好,我轻轻把贝蜜儿抱起,慢慢挪走到阴凉处,把贝蜜儿放在一处平坦的大石上。

我此时是疲惫不堪,喘着粗气也坐在那平坦的大石上。

我这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上,一目了然,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一个悬崖下的深谷。

深谷的四方都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岩石上还布满着青苔。深谷的下面是杂草丛生,还有许多青藤顺着岩石攀腾而上。

观看完方圆几米的距离后,我的心思回到贝蜜儿的身上。

想起火车上惊魂的一小时,我现在想起来才有点害怕的感觉,如果我就这样死去,还不知道贝蜜儿会怎么办呢!

不过看见后来贝蜜儿也跟着跳下火车,我不用想都知道贝蜜儿一定会为自己殉情的,即使这在现代看起来有点骇人听闻。

此后我在昏昏沉沉中又休息了一个小时,这时感觉体力恢复不少,精神状态差不多已经恢复正常。

可是旁边的贝蜜儿还是没有醒过来,不过我倒并不担心。

突然咕咕的叫声从肚子里传来,我才感觉已经饿了。还好,自己身上还带这火跟香烟,就算是到晚上也不用担心光线的问题。

我之前倒也经常在深山上留宿,黑暗反倒会让我多了几分亲切感。

别看现在还是阳光普照,但是我知道最多过三个小时天就会黑。

而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悬崖下面,当太阳西斜后光线会少很多,比外面要黑暗一些。

以前的经验告诉我,现在自己需要的是水跟食物,而且到了晚上更要生火,所以必须尽快找到干柴。

虽然我不担心黑暗,但不能不防谷里会出现什么蜢蛇之类的,而生火则能有效减少蛇类出现的几率。

还有,深谷下面湿气很重,生火还能够驱逐寒气。

时间这样一点点过去,我感觉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捡干柴,找食物我都还要一手包办,而时间却是很有限。

我在贝蜜儿睡的平坦的岩石上留下标记,告诉贝蜜儿自己安然无恙,接着我就往深谷的远处走去。

我所在的深谷范围不小,至少一望无际。一望无际并不是说它真的看不到边,而是深谷的深处光线照射不到,非常黑暗,根本看不到边缘在哪里。

我才走十来米就听到哗哗的流水声音,这让我兴奋异常,有种绝境逢生的感觉。

我飞奔过去,几米外就看到一条小溪横卧在深谷中,小溪的水源清澈见底,其中还有几条巴掌的大的鱼在畅游。我哈哈开心笑了,有水又有鱼,那今天的晚饭算是有着落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继续向深处走去。

我走后不久,贝蜜儿悠悠醒来。在片刻的担心后,她看到我留给自己的标记,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这时,她感觉心里空荡,只想早点就见到自己心爱的人,所以她也向着我离开的方向走去。

二十分钟后,我手里捧着一把干柴往回走。

当我再次经过小溪的时候,整个眼球瞪得圆圆地,口中不停的唾液,因为我看到了小溪中一个仙女般的美女正在沐浴……

荡人激情高山流水,仙女沐浴,此等景象百年难得一见。

我小心地把自己手中的干柴放下,用杂草丛做隐蔽蹑手蹑脚地向小溪靠近。沐浴中的仙女让清澈的清水荡起涟漓,溅起水花。

水中的她全身赤果果,皮肤看起来晶莹剔透,虽然她下半身浸没在水里,可却不能阻挡她那诱人的魅力四射。她的颈部白光闪烁,暴露在空气下的**硕大而坚挺,而且乳峰上还泛着点点水花,这更加引发我那赤果果的欲望。

我轻声潜伏过去,而沐浴中的仙女似乎还懵然不知,依然在水中嬉戏。

她玉手拍打着水面,任溅起的水花飘落拍打在自己白皙的玉容上,我离小溪只有一米之遥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剥去,从仙女背后五米远的地方潜入水中。

仙女依然在享受着这远离尘嚣的人间仙境下的快乐。

她小手在自己的颈上胸前处来回清洗着,嘴里哼着流行的布拉格广场那首小曲。水下,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她那美妙的躯体,看着那柔美曲线,我的眼睛迸射着欲望的光芒。

虽然小溪的睡清澈见底,可是入神玩耍的仙女还没有发现水下已经有一只色鱼已近在眼前,危险已笼罩天空。

突然,水下一只大手伸出,抓住仙女暴露在空气中的美乳用力搓揉起来。

突变之下的仙女发出一声刺耳的惊叫,立刻在水里挣扎起来。

可是,水下的色手似乎并没有就此松手的意思,反而改用手向仙女的摸去。

平常极其强悍的仙女此时像一只惊弓之鸟,但是在水里很大限度制约着她的行动,所以她只能在做着无谓的挣扎。

这只手像带着魔力一样,每经过她身上的一处地方,她都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自己的身体只有我抚摸的时候才这么敏感,可是现在慢慢地自己也开始有一点反应,仙女感觉自己快要疯掉。

水下,我虽然摸得挺爽,可是缺氧导致呼吸有点困难,一种窒息的感觉袭来。

没有办法,我只能将头从水下冒出水面大气粗喘。

看到水下钻出来的竟然是我,贝蜜儿此刻的心情不能用言语表达。只是眼眶弥泪,小手拼命拍打着我的胸口。

“怎……怎么了”

我断断续续的问道。

“打死你,刚才吓死我啊!我以为被流氓侮辱我的身体,以后可怎么见你呢!”

贝蜜儿哭泣着道。

“哦……没事,我就是典型的流氓。”我笑道。

“坏蛋,坏蛋……”贝蜜儿破涕为笑。

双手紧紧抱着我的颈脖,任由我的手在自己的酥胸上肆虐。我也不客气,一只色手在贝蜜儿的坚挺**上揉捏着,感受那娇嫩滑腻的触感和冰冷的刺激。

大手在红色的樱桃上打着转,不时又用力捏上一下,搞得贝蜜儿的身体一阵微微颤动。

我的另外一只手则在贝蜜儿柔软的肉臀上摸索,指尖挤进贝蜜儿的臀缝里轻轻摩裟,寻求异样的刺激。

“哦……”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