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组室里粗鲁的劫匪跨过贝蜜儿的身体,抓起话筒大声喊道:“所有人听清楚,你们已经被我们劫持,现在你们的性命掌握在市长的手中,尽情祈祷吧!你们最好合作,如果不合作的男杀女奸,哈哈……”

车上的乘客听到自己所在的列车是匪徒劫持的,头上直冒冷汗,一片哀伤弥漫在阴霾的车厢里。

我所在的列车车厢此时混乱一片,劫匪俩次示意未果,一名劫匪随手抓起一名男子就是一枪。

嘣的一声枪声响起,那名男子就这样倒在血泊里。

匪徒的枪声传开,鲜血四溅,在短暂的惊叫过后车厢顿时死一般安静。普通的人基本上一辈子没有见过别人杀人,突然间看到几秒前还活生生的人在眼前被人杀死,胆小的早就傻眼了。

我示意贝蜜儿一下表示行动可以开始,可是不足一秒后我又再做了另外一个手势叫贝蜜儿不要动。

我缓缓站起身子望着车厢的那一头,纳闷的贝蜜儿随着我的眼光看去就什么都已经明白。

车厢的尾端,中午被贝蜜儿甩上一巴掌的那斯文败类手里拿着一把新式手枪正向我们这里慢慢走来……

生死一线看着那邪气的男子从浑身鲜血淋漓,死不瞑目的中枪男人身上踏过,我的眼瞳中涌起一丝泪花,悲伤的情绪顷刻间就朦胧双眼。

中午时候感觉这男子是个危险人物,看来我的直觉非常准确。

“虎哥,您来了。”

邪气的男子还没有走到我的跟前,守在机组室门外的劫匪就尊敬地向他施礼。

“你中午的时候怪不得敢这么嚣张,原来有组织撑腰呀!”

我依然不客气道。

“你胆子这么大,敢这样跟我们虎哥说话,找死是不”

机组室门外手拿着手枪的劫匪撇嘴道。

“虎哥,还不是畜牲来着……”贝蜜儿也跟着嘲笑道。

“你找死呢”

拿着手枪的劫匪知道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的身边还有这样俩个人。

他看到自己的上级受辱,就想一个枪头砸过去,但是却给所谓的虎哥阻止了。

“何必着急呢,瓮中之鳖而已,时间多得是,让我慢慢玩死他们。”

猛虎阴森笑道。

“是的,虎哥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你看,这妞张得挺不错的,玩起来一定爽死。”

肩头扛着枪的中年劫匪插话道,说完还哈哈浪笑道。

“国家怎么会出你这种败类”

贝蜜儿不以为然道。

“这你就说错了,我是英日混血儿,拥有高贵的血统。”

猛虎自豪道。

“哦,怪不得,原来是杂交后产生的杂种。”

我玩昧笑哈哈着。

“你有种……把他给我抓起来,我要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样在他面前玩死他的女人。”

猛虎发怒起来,扭曲着脸对守在机组室门口的劫匪道。

“就凭你们就想抓住我,真是可笑之极!”

我十分猖狂地道,我的眼睛还向着贝蜜儿眨了一下,当然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并不明显。

会意的贝蜜儿趁守门的劫匪去抓我的时候,立刻转身冲进机组室,轻松几下就把刚才向那年轻乘务员施暴的粗鲁劫匪弄昏。

完后还拍拍手,吹着口哨道:“只会欺负弱女子,姑奶奶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我知道贝蜜儿会点功夫,但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厉害。

边说还用脚在昏倒下粗鲁身上踩上几脚,这才觉得解气。

突变瞬间过来,等门口的劫匪回过神的时候,机组室的劫匪早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

他们对贝蜜儿的强悍感到震惊,心里怕贝蜜儿会破坏他们大事,赶紧提枪就准备冲进卧室。

可是,他们似乎忘记掉我的存在,我的女人都这么强悍,那我自己怎么会差呢,可是慌忙的劫匪忽略这个致命的问题,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他们,代价不用说就是他们自己的生命。

门口的劫匪转身的那一瞬间,我出手了。

我的动作很快,以致于我杀死俩个劫匪后猛虎还懵然不知。

当猛虎看到自己的俩个同伴已经倒下,脖子上各插着一把一寸小刀,鲜血不断从脖子上流出。

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遇上了高手,口中连忙向车厢内的其他劫匪呼喊。

只是他却没有时间喊上第二句声音就已经消失,心脏处汹涌而出的鲜血湿了衬衣,一把他们自己人用的飞刀穿透他的衣服,刺入他的心脏里。

飞刀是机组室里的贝蜜儿发出的,她与我俩人的配合几乎是天衣无缝。

可是我们却不敢得意忘形,只是从地上捡起劫匪的枪。

这边的大动静引起车厢内所有劫匪的注意,只是同伴的死亡发生在很短很短的时间内,他们根本来不及救援。

看到自己的四个同伴接连倒下,车厢内剩余的几个劫匪眼中一团团杀意。

仇恨冲昏他们的头脑,他们根本不曾仔细想过我与贝蜜儿为什么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杀掉好几个人。

是运气还是实力,这些他们通通没有思考过。

激烈的火拼在狭小的空间内展开,嘣嘣的枪声震耳欲聋。其间有旅客的尖叫,鲜血的飞溅伴随着。

我与贝蜜儿身手再快,在这车厢内也根本不能施展,而且劫匪都是往这机组室门外的位置开的枪,无论你有多快,出去都可能会被乱枪扫死。

我脱去自己的上衣,将它向车厢的过道上扔去。车厢上还存活的劫匪看见有东西飞出,本能地加快开枪的节奏。一阵盲目的扫射后才发现那根本就是一件衬衣而已,心里不如松弛一点。

我看到这样稍纵即逝的好机会终于出现,向旁边的贝蜜儿递过去一个眼神。

贝蜜儿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坚定地点一下头。

刚开始我们是感觉刺激好玩,而现在我们是要为自己的命,为火车上所有人的生命而去战斗。

前面荆棘满布,稍一不慎丢掉的将是性命。我与贝蜜儿怎么会不知道即将要面临的危险,只是这一时刻我们之间只有淡淡的微笑。

同一时刻,我与贝蜜儿出去直接面对拥有重火力的劫匪。

我的身体在空中倾斜移动,手中的枪接连开火,最后我的身体以优美的姿势跌落。

只是一切都是充满着血腥,令人闻之欲吐。

“哎呦,你压死在我啦。”

从地上翻滚出去的贝蜜儿推开我笑道。

“没有想到,我们竟然这么厉害!”

我笑着道,但语气里却有些别的味道。

“呵……”贝蜜儿开心笑了起来。

车厢内的劫匪被我们联手干掉后,压抑许久的心情顿时开朗起来。

在车厢内的旅客看到劫匪似乎都已经被我们给杀死,有许多人喜极而泣。

他们落在匪徒的手中,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生存的希望渺茫,在惊惶中度过生命中最难熬的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却发现自己已经得救,悲喜俩重天之下怎么不让人激动。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