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房间内灯火迷离。连着房间的阳台上,一位美艳的少妇穿着真丝睡衣,里面傲人的躯体隐约可见。露在空气下的修长美腿白光闪烁,惊艳四方。

一阵清爽的凉风富拂过,那飘逸的长发轻轻飞舞,看上去诱人之极。

“贝蜜儿,想什么呢”

我一闪而出,从后面拥抱着迷人的少妇。

“想着该怎么样讨你欢心,让你以后不会甩掉我,以免到时候人老珠黄,嫁都没有人要!”

贝蜜儿可怜地说着,听那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世界上最惨的人,看来女人果然有当演员的天赋。

“好,那我现在先把你玩惨,然后再甩掉你,满意吗”

我扮着一副大灰狼模样恐吓着贝蜜儿这只父母抛弃过,曾经受过伤害的小绵羊。

“坏蛋,你敢这样我就把你的小弟踢爆。”

贝蜜儿根本不受威胁,更是反过来恐吓我。

“傻瓜,我怎么会甩掉你!就算全世界抛弃你,我都依然会爱你。”

我说着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搂着贝蜜儿那纤细小蛮腰的双手不由紧密几分。

“恩……”贝蜜儿用小手温柔地摩裟着我的脸颊,表达着自己的柔情爱意。

淡淡的烟草味从我的飘出,闻着这让带有一丝颓废的淡香,贝蜜儿的心都醉了。

记得有一次,贝蜜儿对我说我抽的香烟味道太过浓重,刺鼻难闻,最好是换一种淡淡香味的香烟。

有的人,整天对自己心爱的人说我爱你。有的人,心里有爱,却不会挂在嘴边。贝蜜儿内心知道,我对自己的爱是默默的,无声的爱,这种爱最能感人肺腑,也只有这种爱才能让贝蜜儿感动,心醉。

贝蜜儿约我一起出去旅行散散心一段时间,我算了下日子,决定答应她。

火车汽笛的长鸣打破静逸的夜空,火车站台上一大片都是送别的人群。

坐在火车上的我与贝蜜儿回首一望,看到离别的人在拥挤的人流中显得格外孤单,背影极其萧索,俩人的心里不由同时生起一种离愁的伤感。

只是火车不再弥留,缓缓启动开往下一站……

列车上的激情火车在轨道上变速运动,离开边远的山区已经几个小时。

正午,经过充足休息后,车厢中的乘客醒来,一阵欢声笑语回荡在狭窄的车厢里。

从来没有乘过火车的俩人根本就是没有休息,离开岭南,很多很多其实都是第一次。

俩人看到火车外面的风景,不时惊呼着,所以我所在的位置成为整个车厢内曝光率最高的地方。

俊男靓女的组合在哪里都是引人侧目的,何况那女的还是那种百年难得一见的绝色,如果没有人看那才奇怪。

俩人对此似乎也不以为意,只是温柔的彼此相拥。

车厢内的人很是羡慕俩人,但是也有不识好歹的。

我所在的车厢是靠着机组室的,而我们所在的位置刚好就在机组室门外的上铺。

而此刻坐在过道上的我们看见以为风度翩翩的男子向我们走来。

这男子长得不赖,但是让人看起来感觉到有点邪异。

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子很危险,虽然他始终面带微笑。

男子没走几步就已经到我们的面前,露出一个让我们都感觉十分猥琐的微笑道:“美丽的女士,请问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不可以。”

贝蜜儿一口气回绝,眼光回到我的脸上徘徊着。

“为什么”

男子再次微笑道。

“回去问你妈就知道啦!”

我生气开口道,当我不存在吗,敢在我的面前调戏我的女人。

男子似乎没有想明白我的意思,愣愣地看着我。

“这都不明白吗因为你妈把你生得太丑啦!笨蛋。”

贝蜜儿看到我的脸色不好看,开口骂道。破坏人家温馨的美好,这种人特别讨厌,贝蜜儿忍不住白了男子一眼。

没有讨到好的男子英俊的脸上开始出现一丝扭曲,让人心里有点寒颤。

如果是一般人或许会被她给吓住,但是他面前的我与贝蜜儿却不是一般的人。

男子脸上很快就恢复正常,转身离去,而且留下一具莫名的话:“我叫猛虎,你们我记下了。相信不久你们就知道惹怒我的后果会是怎么样。”

“原来是畜牲,多来几头差不多,哈哈……”我毫不留情道,敢吓唬我的人他绝对是第一位,所以我感觉蛮刺激的。

英俊的男子听到我变质的辱骂并没有回过头,只是脸色青白眼露凶光快步离去。

“什么东西,我也是这种斯文败类所能收服的,不知所谓的东西。”

贝蜜儿嚣张骂道。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为这事产生多余的想法呢,傻瓜!”

我听出贝蜜儿的口气中带有点讨好的味道,开口打消贝蜜儿内心的疑虑。

“嗯……”贝蜜儿傻气笑着。

“蜜儿,你知道吗我的心里有点恼怒自己。”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贝蜜儿眨着眼睛问道。

“我有一个完美女神般的女人,但是我却一无所有。”

“哼,甜言蜜语,以前十足色鬼样对我又亲又摸时怎么就没有这样想,不过,你摸我的感觉到时我倒是很享受。”

“那你也是一个色女哦……”

“讨厌啦,谁叫你那次那么勇猛,从那以后我的心里已经满是你的影子。”

我没有想到的是,就是一件这样的事却深深烙印在贝蜜儿的心里面。

甜蜜的时光快速流去,火车离出站的时间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

我与贝蜜儿的心情并没有受到那斯文败类的影响,俩人亲亲我我一阵时间已经到了凌晨。

火车上的人绝大部分已经睡下,我的睡意也渐渐来袭,但之前我准备到卫生间去一趟,卫生间位于车厢的尾部,我轻步穿过车厢来到卫生间。

看到卫生间的牌子上显示没有人,我一把推开卫生间的铁门。

可是,我立刻呆住了,卫生间里有一位女孩子站在那里。

惊慌的女孩赶忙再次把门关上,几秒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