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才发现贝蜜儿已经床上衣服躺在我身边,本来我想起来上个洗手间的,但是看到贝蜜儿高耸的胸口,心里一下子有有些燥热。

处于本能反应,我叉开双手,只是又巧合地按在贝蜜儿胸前的玉女峰上。

恩,好像又大了一点,质感也愈加柔软。

我双手情不自禁用力在贝蜜儿的诱人面包上搓几下,即使是隔着胸罩,但是能触摸那柔软富有弹性的**已经让我心里爽歪歪。

“摸完没有色鬼。”

贝蜜儿紧张问道。贝蜜儿的心里本打算戏弄一下我的,但我那双热量的手在自己的禁地上放肆时,似乎从我的手中传过来一种莫名的酥觉让自己有充实感觉。但是生出的还有无限的欲望,感觉下面的都有点潮湿了。

我只好呵呵傻笑着将自己的百发百中抓奶龙手收回去。

我的手刚离开,贝蜜儿顿感心头一阵空虚,丝丝寂寞。我移开压在贝蜜儿身上的身体,与贝蜜儿平行躺在柔软的床上,可是眼睛还在贝蜜儿那柔美的曲线上乱瞄。

“有什么问题”

贝蜜儿以为自己身上哪里脏了,才让我不停地望着自己。

“蜜儿,你今天真美!”

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全然是发自内心的赞美。

“恩……”贝蜜儿感受到我发自肺腑的甜言蜜语,心里乐开了花。

她用手抚弄一下自己的刘海,讲更加动人的一面展现出来。

可是这些动作在我的眼里看来完全变了样,诱惑,绝对是赤果果的诱惑

贝蜜儿本来张得如仙女下凡,魅力十足。再加上抚弄这样一个诱人的骚姿,简直比赤果果的羔羊更撩人心弦。

贝蜜儿的魅力难挡,我主动吻上贝蜜儿性感的肉唇,贝蜜儿的唇好软,好香,一个长吻后我回味道。

唇分,谁知贝蜜儿那幽香的性感没唇竟然原路追杀过来,一副不依不饶之势。

俩舌相接,美妙的感觉让俩人同时一个激灵。贝蜜儿的小舌主动在我的口中扫荡,不停侵袭我的领土。

舌舌缠绕下,我反过来用力吸取贝蜜儿口中的香津玉液。

娇媚的仙女脸色泛起淡淡的红晕,美眸里闪烁着迷离色彩,在淡淡的灯光下诱人无比。

贝蜜儿轻轻地闭上自己的双眼,睫毛闪亮闪亮的,不敢再看我的脸庞。

此时的贝蜜儿柔情似水,早已失去平常那些强悍。

我的嘴唇离开贝蜜儿的幽香樱桃小嘴,转而攻击贝蜜儿的玉颈,颈部是敏感地带,这与很多女的一样。

接着下巴,耳朵全部收袭。我搂着贝蜜儿的双手开始搜索,移动到了贝蜜儿那至少罩的胸前坚挺处时,用力又搓又揉。贝蜜儿顿时浑身微颤,身体开始软化,瘫在柔软的床上。

在贝蜜儿的胸前隔着胸罩搓弄几下后,我开始不安于现状,手从贝蜜儿的衬衣下伸进去,一下将阻碍自己的蕾丝胸罩往上一推。

贝蜜儿只是感觉胸口一凉,我那只散发着魔力的大手就已经抓住自己颤动的玉兔,把玉兔在我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零距离的捏弄跟隔着胸罩抚摸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贝蜜儿秀目紧闭,面色红扑娇羞无限。我在她胸前的**上放肆的搓揉,从那里传来的灼热让她迷失在欲望的世界里。

我又张口吻上贝蜜儿的嘴,侵占她的芬兰小舌,舔弄她那世界上最性感的双唇。

贝蜜儿的衬衣与胸罩飞向空中,跌落于地,胸前风景尽收眼前。我的色手上下摸索,口含住贝蜜儿胸前的红色小樱桃,舌头还不停在那上面打转,胯下高高支起的分身有力地顶在贝蜜儿的双腿间。

米白色的纱裙加上那不算小内内的丁字裤根本不能阻挡我胯下的分身陷入腿根部,那摩擦产生的欲望让贝蜜儿欲罢不能……

我突然停下所有的动作,久久没有再动作。迷失在欲海天堂中的贝蜜儿睁开迷离的双眼,发现我只是在发呆,女人的矜持让贝蜜儿感到羞愧难当。

自己都已经放下所有,希望再次合二为一,谁知道我又亲又摸,衣服又脱,这时却突然间半途刹车,搞得心里七上八下,贝蜜儿这时连杀死我的心都有了。

没有办法,贝蜜儿赶忙拿起被我剥掉的衬衣以及那蓝色的胸罩冲出去,同时恨恨说道:“混蛋,叉开双腿让你玩你都不玩。”

疯狂的激情贝蜜儿只是恨恨地跑出去,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我发愣的原因。

刚才燎起的欲火加上现在脑袋里欲望的刺激,赤果果的欲望在我的身上向火山喷发般汹涌。

欲望的忍耐,要么在沉默里死去,烟消云散,不带走一片云彩。

要么是凤凰涅磐重获新生,占领另一片云空。

犹如一头愤怒公牛的我带着破釜沉舟的气概冲往浴室,一脚将木门踹开,把正在哭泣中的贝蜜儿拽入自己的怀里,低下头狠狠吻上她烈焰红唇。

浴室里,俩人眼中只有彼此。

看到贝蜜儿那绝色的脸上梨花带雨,我此刻懊悔不已。我深情地用自己散发热量的舌尖一点一滴舔去贝蜜儿玉容上的伤心泪水,我细心地吻着,仿佛那就是自己生命中的所有!

贝蜜儿能感受到我发自内心的疼惜,她娇羞地用自己的玉手捶在我的前胸,只是那力道根本不像是捶打,更像是抚摸。贝蜜儿现在的上身还是赤果果的,刚才让我脱下的衣服现在是丢在浴室的地上。

所以她玉手捶打我的时候,她胸前的坚挺也是不时摩擦,有点波涛汹涌的感觉,这让我的下面立刻一柱旗天,直接就顶在贝蜜儿的腿缝里。

感受到我的燥热,贝蜜儿羞红脸道:“下面的坏东西我等下割掉它,让它老是作弄我。”

“割掉那是你性福的命根哦。”

我笑道。

“谁叫你刚才那样对待人家。明明就要……你却刹车,我恨你。”

贝蜜儿又捶了一下我的肩膀。

“就要什么,说呀”

我解释道。

“你坏,这么羞的话让人家怎么说出口呢!难道我的魅力就没有这么它的大吗”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