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嘤咛后,贝蜜儿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和我进行着猜谜游戏呢,想到我竟然不顾自己的警告,又一次出这样下流的谜语,贝蜜儿的怒气重新升:“宏哥,再次警告你,如果再这样的话,我真的下线了,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

这个信息才一发出去,贝蜜儿就有些后悔,这时她突然想到,现在是和我电脑上聊着天的,两人之间可是谁也看不到谁的。

而且,我这样下流的谜语,也让她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刺激,将她的**,已经慢慢挑逗起,如果我真的听她的话,不再说那些谜语,那她可就失落了。

我看着屏幕上闪现出来的字,不由露出一丝坏坏的邪笑:“蜜儿,你说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呀,我又怎么惹着你了”

“还没有惹着我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用这种下流的谜语来被我猜么,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蜜儿,你可真是冤枉我呀,我这个谜语怎么下流呀。”

看到我竟然抵死不承认,她又羞又怒,真的想就此关掉电脑不理会我。

但想了想,贝蜜儿却还是决定,要让我死个明白,不然的话,我还以为她是无理取闹。

想到这里,贝蜜儿红着脸,在电脑上打下一行字:“你还说不下流,你出的谜语是一样东西长又长,一头毛来一头光,插进去滋滋滋滋,拨出来流水冒桨对不对,你说说,只有在做那件事情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你还要说你不下流么。”

这行字这一敲出来,贝蜜儿马上就意识到,和我谈论起在床上的种种来,这不是自己被自己找事么

想到这里,贝蜜儿只觉得自己的俏脸已经烧得有些发烫,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但贝蜜儿却知道,自己的俏脸现在一定是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

但同时,贝蜜儿又感觉到一阵异样的刺激,看着那闪烁的字眼,她只觉得,两腿之间的小嘴里面,突然间一阵的收缩,竟然有一大股的口水冒出来,让大腿的根部都感觉到一阵温热而湿润的感觉。

“蜜儿,你可真的是冤枉我呀,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猜呢,这个谜语只不过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谜语罢,谜底是牙刷呀。”

我看着屏幕上贝蜜儿刚刚发过来的信息,知道她已经上自己的当,当下强忍着笑,将真正的答案被打出来发给贝蜜儿。

“牙刷,对呀,不正是牙刷么,牙刷不是很长的么,而且是一头毛一头光的,在刷牙的时候,不是滋滋的响声么,而拨出牙刷来后,不是有漱口水流出来的么。”

看着屏幕上的字,贝蜜儿的身体不由微微一僵,自己先入为主,以为我是又挑逗起自己,却没有想到却是自己想歪了,贝蜜儿有些哑口无言。

“对不起,宏哥,是我想差了,真的是冤枉你了。”

贝蜜儿倒也光棍,知道是屈解我的意思后,马上就被我道起歉来。

“没事,蜜儿,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那样想,是不是想我了,所以才会有这种想法呀,唉,蜜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放着我这样好的一个男人在这里,自己却胡思乱想的,如果不行的话,我还是很愿意为你服务的。”

“宏哥,你说什么呢,怎么越来越过份,什么为我服务呀,你是不是觉得你蜜儿是个骚女人呀,离开男人就活不了。”

贝蜜儿纤手一抖,又打出一行字,只是她却并没有意识到,在我的故意下,自己也开始用上骚这字。

“怎么可能,蜜儿在我的心目之中可一直是冰清玉洁的呀,怎么可能会骚呢,我只是在为蜜儿不值罢,蜜儿,你想一下,陈大海和你离婚后,一定是花天酒地的,但你呢,却因为受到婚姻的伤害,竟然连和我约会都不敢,我真的为你感到不值呀。”

“蜜儿,你还记得那天我们俩第一次在一起吃饭。”

看到自己的信息发过去好一会儿,贝蜜儿在那边还是没有回复的动静,我忍不住又转移一个话题,这一回,我的信息一发过去,贝蜜儿就马上回复过来:“记得呀,怎么了。”

“你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无意角衣服散开来,将你的玉峰露在我的面前的样子么。”

我看到贝蜜儿又回复自己,精神为之一振,又连忙打出这行字来。

就是第一次吃饭的时候,便和贝蜜儿有了那层关系,每次想到,我心里就痒痒的。

“蜜儿,你不要怪我,说真的,那天的一幕,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着呢,我也知道,我这样的想着蜜儿的玉峰是不道德的,所以也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但我却真的做不到,直到现在,我还觉得蜜儿你的玉峰在我面前那种诱人的样子。”

看到我说话越来越过份,贝蜜儿的心就不由砰砰直跳,已经有些发软的身体,让她虽然感觉到我越来越露骨的挑逗,却生不出半分想要关掉电脑的心意来:“坏蛋,就知道你没有安什么好心,老想着人家的那个东西。”

“蜜儿,没有办法不让我想呀,我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结婚后的妇人,身体竟然还能保持得那样的好,我永远都记得那惊艳的一幕的,那皮质是那样的白皙,白得让我以为是我看到雪,那玉峰是那样饱满,那样充满弹性,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珠穆朗玛峰。”

我看到贝蜜儿这一次并没有如同前两次那样的警告我,而是在迎合我,心里暗笑,越来越露骨的挑逗起贝蜜儿来,而想到我竟然和她在电脑里谈论起她香软而充满成熟诱惑的身体来,我又感觉到一阵异样的刺激。

在这种刺激下,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一次的变得蠢蠢欲动。

“坏蛋,哪里有你说的那样好呀,我……我都老了,不年青了,你就别逗我开心了。”

想到我竟然将自己酥胸半露的样子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她只觉得一阵的娇羞,又一阵的刺激,而在这种感觉的刺激下,贝蜜儿感觉到,自己山顶的葡萄,似乎已经变得有些坚硬。

“蜜儿,谁说的,虽然我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玉峰,但我却觉得,蜜儿的玉峰是特别的美,特别的撩人,一想到这些,我的身体就不由会发硬。”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