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然抱起董秋娘那青春而又富有弹性的**,和她一起倒在床上,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脚大腿臀部胸和脸都融化在一起。

我一面抚摸着董秋娘光滑柔软的皮肤,一面亲吻着她,我的舌尖再次从她的脸颊开始,沿着曲线优美的身体一侧,一直亲吻到她那可爱的小腿。

再沿着另一侧向上吻到幽谷地带茂密草丛中那迷人花瓣的中心,接着我忘情的吮吸着谷口那颗小小的珍珠,并用舌头用力的舔着。

董秋娘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大声的叫嚷:“啊……舒服……好痒……用力点……”

她两条**紧紧夹着我的脑袋,花径里汩汩的流出大量的花汁。

我用力挣开董秋娘双腿的夹攻,又开始往上舔,滑过平坦温润的小腹,扫过坚挺的樱桃和她那光滑细长的脖颈。

终于找到董秋娘如玉般的双唇,我的嘴唇吻上去,就再也不放的紧紧亲吻着,于此同时,她那震颤不已的美丽**开始不停和我雄伟的身躯蹭动着。

董秋娘两腿大张,激动得弓起腰来,高耸的胸部不停的起伏着。

这一刻,我感到董秋娘下身花径深处的花心彷佛就是宇宙中的黑洞,强烈的吸引着我的凶器,吸引着我将自己完全投身其中。

我灼热粗壮的凶器顶在董秋娘的花径洞口,跃跃欲试,马上就要闯关夺隘,直捣龙门。

而董秋娘花径洞口鲜嫩的花瓣已经微微分开,似乎也在企盼我的雷霆一击。

“好老公……你轻点好吗……你的好大啊……我怕……”

董秋娘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事情,心里有点害怕,声音有点发颤的说道。

“好老婆,好嫂子,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我轻轻的吻董秋娘的樱唇一下,安慰道。

“嗯,好老公,你进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董秋娘的心终于平静下来,给我发出欢迎品尝的信号。

我把凶器的枪头在她的花径裂缝中磨蹭着,让枪头全部沾上她流出来的花汁,然后让巨大的枪头轻轻拨开覆盖在花径洞口肥厚的花瓣,藉着她分泌的湿透浪液,腰部用力一挺,将粗大的枪头挤进她窄小的花径里。

“啊……”

董秋娘感到一个灼热异常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花径洞口,感觉下面给撑得大大的,好像要给撕裂一样。

我轻轻抽动着进去的枪头,让董秋娘的花径慢慢适应过来,当我感觉到枪头周围的环境缓缓变得宽松的时候,我知道她的花径开始接受凶器。

随着我猛的一下齐根插入。

“啊……好痛啊……太大了……”

董秋娘大叫一声,全身变得僵硬,绷得紧紧的,两条**自然而然的抬起紧紧夹着我的腰,两只手用力抓住床上的床单。

因为她的紧张,她下面花径里面的肉也变得有力的抽搐,紧紧夹着我的凶器,我竟然感到爽快之极。

因为前戏充分,董秋娘的整个幽谷都濡湿而润滑,加上我的激动和紧张,我这用力一插,居然直接顶到桃源深处的花心。

我感觉董秋娘娇嫩幽谷口灼热的花瓣紧紧箍夹住我的庞然大物根部,整根庞然大物都给幽谷口娇软嫩滑的花瓣和幽谷里灼热湿濡的黏膜嫩肉紧紧的缠夹着,整根庞然大物给紧箍在董秋娘那幽暗深邃的娇嫩香泉内。

董秋娘感到下体好像给一根又长又大又硬又烫的棍子捅过一样,但觉全身宛如给撕裂一般,痛得难以忍受,不由得尖声大叫。

我伏下身子,轻轻吻住她的樱唇,将舌头塞进去,四处的扫荡着肆虐着,然后抓住她的香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来回的吞吐着,吸吮着她香甜的津液,藉此来缓解她的紧张,转移她的注意力。

慢慢的,董秋娘的身子变软,忘记刚才的疼痛,香舌也不再给动,开始主动的和我的舌头纠缠着吸吮着。

很快,就觉得全身放松,两只手慢慢的缠上来,紧紧的箍着我的脖子,她开始觉得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的感觉从心里冒出来,然后向四肢蔓延。

我感觉到董秋娘因为刚才的紧张而暂时没有花汁流出的花径现在又开始润滑,慢慢流出大量的花汁,滋润着我的凶器。

我慢慢的挺动着身子,凶器在她的花径内开始缓缓的抽动着。

董秋娘明显的感觉到在粗大的凶器逐渐深入她身体的过程中,一股令她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夹杂着些许的痛楚,不断从她的幽谷内涌出。

她在我的身下急促的呼吸着,娇喘不断,娇啼婉转,欲拒还迎的完全接受我那挺入她的幽径已经给她的浪液弄得又湿又滑的粗凶器。

“啊……唔……好老公……好痛……好舒服……感觉好……好舒服……”

董秋娘娇喘吁吁,娇吟连连,撒娇似的拼命扭动娇躯在我的身下挣扎。

我觉得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加速挺动下身,因为董秋娘幽谷壁上的嫩肉彷佛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包裹着我的凶器。

每当凶器抽出再进入时,董秋娘花径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花心深处也跟着紧紧咬着枪头肉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我的枪头一样,真没想到她有如此美妙的花径。

董秋娘身体的扭动让我们俩的下体相互磨擦,带来阵阵快感,她感觉自己的花径内不断涌现花汁,从下体传来持续的充实感和满足感,让她彻底放弃挣扎,只想随着凶器的反覆炮轰,和我一起追逐身体的极致快乐。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