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少妇没有想过,我是因为在她的香软而充满成熟风韵的身体上挑逗着才让她成为这个样子的,而董秋娘如果要报复我,是不是也要挑逗我呢。

这倒是个值得期待的问题。

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后,董秋娘远远的就看到我正抓着王婉君的玉足,轻声的说笑着。

看到这里,董秋娘的心里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竟然莫名其妙生起一股酸意,感觉到心里的酸意后,她不由吓一大跳,自己在吃什么醋呀

难道是因为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努力将心里那丝异样的感觉压制下来。

董秋娘才慢慢的朝王婉君和我走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董秋娘就看到王婉君不知道怎么回事倒在地上,而我则一脸情急的跪到王婉君的身边。

董秋娘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王婉君软倒在地的。

她更不知道我跑到王婉君的身边是因为关心王婉君有没有受伤的,看到这里,董秋娘刚刚压制下去的酸意又翻滚,当下,美艳的人妻少妇加快步伐,朝我们走过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董秋娘看到我的目光始终在王婉君的身体上扫视着,一时间心里又气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明知道不能有醋意。

但当我扫视着别的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她却又升起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在看到自己都已经靠近我和王婉君,但我们两个人还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后,一向以为自己有淑女风范的董秋娘竟然也忍不住在心里骂我们一句一对狗男女,忍不住喊了一声,以提示沉浸在暧昧气氛之中的我们,她来了,你们两个人的动作可以结束了。

现在看到我和王婉君两人的样子,董秋娘的心里虽然酸意翻涌,但表面上却做出一番若无其事的样子:“马宏,你怎么教婉君的和教我的不一样呀,是不是有什么事你给我藏私呢。”

我听到董秋娘的话,连忙将理由说了一遍,但在说的时候,我却又不期然的想到刚刚在王婉君两腿之间的小嘴上扫视的目光一定被董秋娘看在眼里,想到这些,我心里不由冒出几分不自然来。

王婉君此时已经坐起来,看着我再跟董秋娘解释原因,心里也是不由砰的一跳,想到刚刚我在一起,却什么都没有教她,反而让她全身躁热,王婉君的俏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羞红。

董秋娘刚刚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过我和王婉君亲热的样子,现在两人不自然的表情又落入这个美妙人妻的眼里,所以,董秋娘越发的认定我和王婉君之间有什么。

虽然她在我的挑逗下显得娇羞无比,董秋娘的心里却并没有责怪我,但现在,想到我竟然背着她,在短短的十来分钟的时间就有亲热的举动,董秋娘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一方面,董秋娘觉得我们的关系虽然有些那什么,淡自从那次后,美妙人妻时常会怀念着那种刺激的感觉。

另一方面,董秋娘又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人,她自然知道自己怀念着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是十分不道德的,不伦之恋这顶大帽子如果真的扣下来,一定会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所以董秋娘在心里又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感,不往那方面去想,甚至为避开我,她基本都很少和我联系。

但考虑到业务的发展,她只好又和我见起面,此时,董秋娘自己都想不通,得到想要的消息后,为什么不舍得离开我,并且还和王婉君一起跟着我来到这里,让我教她认穴位。

董秋娘自然也知道,如果让我教她认穴,那么两人的身体就会接触,而会不会再发生上次刚才那样的事情,董秋娘自己也搞不清楚,但董秋娘却给自己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那就是自己需要护身。

如果真的能够学习到我的本领,那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正因为有这个借口,董秋娘才会答应我。

但经过刚刚的事情,董秋娘却猛然发现到,她所说的那种道理,完全是为了想和我在一起找的借口,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怎么会在我的挑逗下,小嘴里面怎么会流出那么多的口水,甚至都将衣服湿得几乎都能拧出水来。

如果真的对我没有感觉的话,怎么可能任由我的目光在她两腿之间打量那么久,又怎么可能让我的手都摸到自己的大腿根部的位置。

正是因为心里对我有莫名的好感,董秋娘才会在我越来越过份的挑逗下,不但不生气,反而会起了反应。

想到这些,董秋娘的心里有些怅然若失,这才隐隐的意识到,其实她是真的很喜欢和我在一起,也很享受我给她带来的那种刺激的感觉。

可是让董秋娘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才去卫生间短短的十来分钟的时间,我竟然就和王婉君眉来眼去,如果王婉君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果王婉君不是和自己一样风情万种美艳无双,董秋娘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也许只会淡然一笑。

但现在,董秋娘却觉得自己的心在发疼,如果不是去上卫生间,如果还继续的让我的手越来越靠近两腿之间的部位,那么,这个和我眉来眼去的女人应该就是她。

正是因为想到这些,董秋娘的心里变得极度不平衡,为什么我会在短短的十来分钟,就又看上别的女人,为什么王婉君才十来分钟,就对我的挑逗欲拒还迎。

难道说,她真的不如王婉君那么吸引人

难道真的说,我就那么的惹人喜爱

如果没有忘记,我为什么就不顾她的感受,而当着他的面和别的女人好。

董秋娘越想越觉得不平衡,越想越觉得不值,伤心,失望,妒忌种种感觉一起涌上心头,让她的心里如同打番五味瓶一样,真的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但更为要命的是,她还不能表露出自己的醋意,因为如果在王婉君和我面前表露出自己吃醋的意思的话,那王婉君一定会看出些什么来。

想到这些,董秋娘一天痛恨起自己来,为什么非得充大尾巴狼,硬是要王婉君来陪着自己,如果没有王婉君,这一切的一切不是都不会发生了。

硬是将心里五味杂陈的感觉压制下去,董秋娘的俏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平静的笑容:“马宏,原来是这样呀,那好呀,你也教教我呗。”

一边说着,董秋娘一边在王婉君的面前蹲下来。

看到董秋娘在王婉君的面前蹲下来,我的心里不由砰然一跳,要知道,董秋娘穿的可是一件短裙,而不是和王婉君一样穿长裤的,这样蹲在自己的面前,那不是什么都露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下意识朝董秋娘两腿之间看过去,这一看,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董秋娘蹲在我的面前后,她**和她的短裙之间就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空隙,而从这个空隙里面,我隐约的可以看得到董秋娘的结实而修长的**朝大腿根部伸展的样子。

但可惜的是,由于我和董秋娘之间的角度,我虽然目力过人,但却也只能将目光伸展到董秋娘的大腿根部,再往里面就什么都看不见。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