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干死你,好老婆。”

我大举抽送,我的攻势也慢慢地展开来,开始耸动起楚如心又紧又热的菊门蕾尽头的肠道,很快就将楚如心的**完全挑起,软语娇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我的攻势,嘴中发出鼓励的娇吟。

“对……对……就是这样……插深一点……用力啊……快一点……对……大力一点……我要丢了……我……我……要丢……啊……好老公……我要死……要飞……”

楚如心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楚如心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她已经喘息娇吟着接连泻身。

我也在楚如心菊蕾深处疯狂炮轰,让出浑身解数,感受美妇楚如心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受着楚如心那美妙后庭娇艳菊门蕾所带给我的欲仙欲死,飘飘然,如登仙境的高朝余韵,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我一声野兽般的怒吼。

同时,抽出庞然大物顶进美妇楚如心的幽谷深处猛烈撞击肆意轰炸。

迷糊间,楚如心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的庞然大物从后庭菊门抽出来重新插入幽谷之中,然后近乎粗暴地肆意挞伐,突然震动起来。

一缩一胀间,终于,我又粗又长的巨凶器紧紧地顶住楚如心幽谷深处含羞带露的嫩滑花心,顶住柔软娇羞的花宫颈,一股股的热流火山爆发一样喷射进她的幽谷深处。

幽谷深处给我凶器的岩浆一冲,楚如心玉体一阵痉挛哆嗦,也在强烈至极的销魂高朝中泄身,也到达**的高朝,一股浓白的岩浆从娇艳的幽谷流淌出来,湿透水晶丝袜,真是性感诱惑之极。

我仍然不肯罢休,搂过来赵思思羊脂白玉一般娇嫩的**,从楚如心幽谷之中抽出身来,余勇不减地插入赵思思的幽谷,在凶器的剧烈抖动中猛烈抽动。

随着她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娇吟连连,高朝临近,我也不再刻意的压制那份难言的酥麻,加快速度做最后的冲刺。

随着赵思思一声悠长的娇吟,她的人也像只四爪鱼的紧紧缠住我的身体,娇嫩的香泉一收一放,春水也随之从花心深处冒出来。

已经到极限边缘的凶器再也受不这强烈的刺激,剧烈的抖动几下,然后就火山再次爆发,猛烈的喷射出大量的岩浆。

受到凶器岩浆冲激的赵思思全身一阵急颤,口中又是“啊”的一声长吟,花心深处再度冒出大量的春水,和我一起登上极乐的颠峰。

我们三人三宿三飞,一起达到云雨交欢的极乐高朝,楚如心娇喘柔柔,香汗淋漓,赵思思娇靥晕红,娇羞万般地美眸轻合,给我左拥右抱着紧紧搂在怀里,享受着高朝的余韵。

我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来到楚如心的家里,不但又一次的品尝到楚如心和赵思思给自己带来的刺激感觉,而且楚如心还对着我说出那番话来。

想到这对姐妹的包容,我在心里暗暗的下着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人家,千万不能负人家姐妹两人对我的一番深情厚意。

同时,楚如心的话也提醒着我,我不能这样游走在几个女人之间,凭着我的小聪明去平衡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因为女人对这方面的事是十分敏感的。

如果有朝一日这些女人们知道自己还和其他的女人有着关系,那说不定都会反目成仇,我是绝对不会充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所以我决定在适当的时候,要跟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们说清楚呃还有其他的女人的这个事实,不管她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开诚布公的好一点。

当然,我是深爱着身边的这些女人,我也想过跟这些人说起那事情后她们的种种反应。

所以我决定,不管她们是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会忍着,只有一点,那就是绝对不会让这些女人们因为怒气而离开我的……

我从市里回来后,就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虽然我把老周的材料提交上去,但是那边却一直没有行动,倒是秦浩荣这段时间还挺老实的。

虽然儿子给我几次电话,让我回去住,但我还是找借口推掉了,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儿媳。

这天,我才走进办公室,手机就响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董秋娘打过来的,接起电话,董秋娘的声音就清楚的传过来,在电话的那头,董秋娘问我有没有空,她想约我出去喝喝茶。

我自然二话没有说,就答应下来,当下两人约定见面的地点,就将电话给挂。

上次和颜如玉还有董秋娘一起的事情又冒出来,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在董秋娘身体内冲刺的感觉。

只是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所以我倒也并没有再见过董秋娘。

今天董秋娘主动的约会自己,请自己去喝茶,我知道,这正是和这美人单独相处的大好时机。

所以放下电话后,我将手头上的事情交待一下,便匆匆的来到和董秋娘约会的地点,只是当我看到董秋娘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并不是她一个人时,心里有一丝淡淡的失落。

但我看到站在董秋娘的身边的女子,竟然是一个姿色和董秋娘不相上下的美艳女子时,心里的失落又一扫而空。

董秋娘看到我过来,也不知想到什么俏脸上微微涨红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几分扭捏的神情,然后咬咬牙,走到我的身边:“马宏,你还挺准时的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婉君,我最好的朋友,现在在一家健身会所做健身教练。”

站在董秋娘身边的美艳女子听到董秋娘给我介绍起自己,落落大方的向前走一步,来到我的面前,伸出手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露出几分淡然的笑容:“马老师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同样的客套一句,伸出手来,和王婉君轻轻一握。

趁着和王婉君握手的时机,我在那里打量起王婉君来,王婉君大约二十**岁的样子,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上穿着一件衬衫,下身则穿着一条淡黄色的西裤。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