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美……哟……我高朝了……天啊……”

楚如心玉体一阵痉挛哆嗦,在强烈至极的销魂高朝中再次泄身……我一次又一次地将楚如心送上云雨交欢的极乐高朝,楚如心娇喘柔柔,香汗淋漓,娇靥晕红,娇羞万般地美眸轻合呢喃道:“好老公,怎么还不出来啊你今天太强悍,我都死去活来几次,思思再来享受一下吧,让我好好地再插你一回。”

我从楚如心肥美柔嫩的幽谷中抽出来,温柔插入进赵思思赵思思粉红娇嫩的玉门中去,柔声道:“好老婆,我进来了。”

给我刚刚进入的赵思思自然感受到我的巨大,娇羞娇吟道:“老公……你的好像变得更粗……哦……好胀……”

赵思思的娇吟仿佛是燎原的星星之火,欲望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下子充斥我的全身,我不可自制的抱着赵思思一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然后一刻也不耽搁的抱着她的腰肢冲刺起来。

少妇的香泉依然是如此的紧窄狭仄,凶器与穴壁嫩肉的快速摩擦产生出无比强烈的快感,瞬间传遍我的全身,也传遍赵思思的全身。

她娇喘吁吁,不管不顾楚如心在身旁看着,也放情地大声娇吟起来,雪白浑圆的双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腰部,一双柔荑也勾住我的脖子,将我的头拉向姣美娇挺的酥胸。

“老公……我……我……我……给你……干到好爽……干到好舒服……人家……快要……死掉了……人家……要给大宝贝……干死了……老公……你真会弄……弄得我快活极了……”

赵思思的螓首在无助的摆动着,满脸潮红,双眼紧闭,两鬓的秀发都给汗水所浸湿,贴在脸颊上,显得水浪浪的,秀丽更增几分。

我抱着她的腰,卯足劲飞快的冲刺着,粗长的凶器在她少妇的花房无情的揉搓着,粉红色嫩肉也不断给凶器带得翻起。

随着噗滋的炮轰声和啪啪的撞击声,春水也给凶器带得四处飞溅,赵思思洁白无暇的小腹和楚如心丰硕的胸脯上都给溅了不少。

不过沉浸在欢乐当中的赵思思对此毫无所觉,急速的抬挺着自己的翘挺柔软的翘臀,迎合着我迅猛无比的攻击。

“真好……你……真好……好老公……啊……嗯……唔……唔……真好……真棒……好舒服……好快活……真棒……老公……你太猛了……啊……轻点……啊……”

赵思思略带痛苦的娇吟声,如泣似诉的呼痛声将我从迷乱的状态中惊醒,我低头一看,赵思思的秀眉轻皱,银牙轻咬,似有不胜之态。

我心里暗愧,立时放缓冲刺的力度和速度。

赵思思的表情也重新变得欢快起来,刚才还皱着的秀眉也舒展开来,眉开眼笑的浪吟起来:“好棒……好棒……老公……你是真正的……男人……我好快活……老公……这样就好……太舒服了……嗯……又顶到人家花心啦……老公……人家爱死你……啊……又要不行……老公……人家又要来了……”

我此时欲火焚身,依然强悍持久屹立不倒,搂抱着楚如心,不依不饶地让她们姐妹俩一起趴在大床上,高高翘起雪白丰满的翘臀。

楚如心的翘臀在水晶丝袜的映衬下酥胸滚圆熟美性感,赵思思的翘臀在雪肌玉肤的映衬下翘挺浑圆娇嫩诱人。

看到眼前一大一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我的眼睛里开始冒火,邪恶的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起来。

我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姐妹俩各自的一个翘臀蛋儿,大力的捏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我流连忘返,姐妹俩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小猫叫春般,让我一阵阵肉紧。

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我不再迟疑,手掌顺着臀缝下滑覆盖上姐妹俩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我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汩汩流出。

我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透的花径当中抽动起来,姐妹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把**尽可能地分开,好让我的手指能够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挑逗撩拨她们的花径。

此时,我命令楚如心和赵思思反向交错趴着,这样一来,楚如心的脸就在赵思思的翘臀旁边,赵思思的小脸也就靠在楚如心的翘臀旁。

我挺起昂然屹立的凶器顶进楚如心的樱桃小口里面,按住她的头大力拉动身躯,在她温暖湿润的口腔里抽送着,几次深喉,色手却使劲抚摸揉捏着赵思思雪白娇嫩的翘臀和湿润不堪的玉门花径。

“老公……别逗人家……要痒死人了……我受不了啊……”赵思思娇嫩的玉体难耐的扭动起来,小脸憋的通红扭头向我求饶起来,看来连续经历高朝的她身体已经异常的敏感。

看着赵思思那少妇天真的脸上流露出的浪媚神情,我心里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我拔出已经给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翘臀上擦擦。

单手握着硬挺的凶器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香泉口用力一挺,粗壮的凶器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她湿漉漉的香泉。

苦忍半天的欲火终于得到发泄的机会,我一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赵思思放浪的**声继续在室内大声响起。

“好棒……好棒……不行……这种感觉真的……会……让人疯狂……好棒……对……就是这样……天啊……这种感觉真的是美极了……棒呆了……每个女人都会给……它弄到疯掉的……”

我抬起楚如心的粉面疯狂湿吻,近乎粗暴地吮吸咬啮着楚如心甜美滑腻的香舌,我一直将楚如心吻吮咬啮挑逗得娇哼细喘,**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透。

我在赵思思幽谷中猛烈炮轰几下,已经不满足如此的方式,从赵思思**深处抽出来再次顶进楚如心的樱唇之中,我的手指这边抚摩揉捏着赵思思的臀沟,紧涩的菊蕾。

那边抚摩玩弄着楚如心雪白丰满颤颤巍巍的山峰,享受着她樱唇香舌的舔弄服务,将赵思思沟壑幽谷里面流出的汁液悉数抹进她娇嫩的菊蕾内外。

于是,我将楚如心的樱桃小口中抽出身来,扶住赵思思雪白的臀尖,硕大的蘑菇头杀进去。

“痛啊……老公……轻一点啊……我受不了啊……啊……别太用力啊……啊……痛……”赵思思感觉臀沟里面撕裂一样疼痛,那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

“坏老公,怎么喜欢干那里呢”

楚如心看得心惊肉跳的,不禁含羞带怨地娇嗔啐骂道。

“两位好老婆,今天就让你们尝试一下新的玩法。”

我浪笑着,爱抚揉捏着楚如心雪白饱满的山峰,突然挺动腰身用力一顶,凶猛巨大再一次冲破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赵思思菊蕾深处钻去。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