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张大嘴也不甘寂寞,开始向她饱满浑圆的玉峰进攻,慢慢地将整个樱桃含进嘴里,同时用舌头不住的舔弄,用牙齿亲咬。

赵思思玉体巨震,娇躯颤抖,几乎压抑不住娇吟出声,芊芊玉手情不自禁地搂住我的脖子,娇喘吁吁,不能自已。

“啊……求……求你……”

赵思思娇喘吁吁地哀求着,只觉沸腾的血液在血管中隆隆地奔腾着,小脸涨的通红,神情迷乱,莫名的渴望自骨髓中透出,她焦躁又无助,全身仿佛有烈火在燃烧。

“好老婆,求我什么呢”

我的脸庞贴向她雪白柔软的小腹,湿热的唇烫出一串串吻痕,并点燃一簇簇火苗,逐渐往下,我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

赵思思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出来,紧紧闭合着美目,将自己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

我将赵思思的**分到最开,脸凑近她的香泉,我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她光洁的大腿内侧往上望去。

赵思思雪白蔷薇,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清媚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让全身**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

赵思思大腿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花瓣,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缝隙的上缘是粉红的珍珠。

乌黑的芳草只分布在珍珠的周围和大花瓣的上缘,大部份的大花瓣原本的粉红色都暴露无遗,显得很鲜嫩的样子,大花瓣的下缘会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门一样同样紧闭的菊蕾。

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酥胸的小山一样臀部,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

“不要看……羞死人……”

赵思思不胜娇羞地呢喃道。

“这么美轮美奂的景色不仔细欣赏岂不是暴敛天物吗”

我坏笑道,知道赵思思羞涩,也不太令她难堪,随即还是饱尝她的酥胸山峰,禄山之爪轻轻抚摸着她的雪峰,只留下山峰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小樱桃上稚嫩可爱的,熟练地**咬吸起来。

我一边吮吸着,一边抚弄着她挺拔高耸的雪峰。

双手伸到身下,抚摸着她浑圆柔软的臀部和雪白修长的大腿,粗大的巨龙按捺不住摩擦着她微隆的山丘和柔软乌黑的芳草。

赵思思柔软而乌黑的芳草下两片丰满的大花瓣紧紧关闭着,娇嫩的黏膜呈现可爱的粉红色。

赵思思的芳草不算特别的浓密,我轻易找到她的珍珠,然后一下一下的揉捏起来,同时也开始抚弄起两片娇嫩的大花瓣。

敏感区域受到这样的触摸,赵思思的身体很快有变化,粉红的大花瓣渐渐充血张开,露出粉红色的花心和娇嫩的果肉,花园里也慢慢湿润,流出透明的。

我索性埋下头,用舌头舔吸赵思思的玉门。

紧闭的玉门在不断的挑逗下再也抵挡不住,打开宝库的大门在我的逗弄下,赵思思口中娇喘吁吁,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贪婪一般。

泛红的肌肤布满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我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

我再次温柔地吻上她微呶的樱唇。

赵思思温柔驯服地献上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一点矜持和抗拒。

给男人这么吻着摸着,只一会儿,赵思思便觉得身子越来越热,越来越麻越来越痒,尤其当我的嘴巴离开太的小嘴,改吻向太的粉颈和酥胸时,她只觉得浑身的酥痒变得十分难受,令她希望男人用手去揩去挠甚至去扣去挖。

赵思思神智不清,美目更加迷离,她的娇靥似火娇躯炽热得如烙铁似的。

在欲望的驱让下,她已经忘记楚如心还在旁边,内心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希望我能更好的爱抚自己。

赵思思已经是娇喘吁吁,嘤咛声声,那雪白的肌肤,渗出一层细细的晶莹的汗珠,她桃源洞里的春水,从开始始时缓缓莹集的点滴甘露,逐渐变成不断流涌的涓涓细流。

她柳腰出于本能地摇摆着**不由自主地扭迭着,只为想要触碰那火辣辣的凶器,追寻那相遇一刻的快感。

渐渐地,我攻击的重点转向赵思思的下身,我的左手,继续挑逗她那双嫩美的椒乳,但我的嘴巴,己经开始轻吻她那娇小的肚脐眼。

而我的右手,却在她的**和香臀上的敏感部位上在那神秘娇嫩的敏感花蕾上来回扫掠逗得她浑身发抖酥痒难耐。

当我的手沿着赵思思那玉滑细削纤美雪嫩的**轻抚着插进她玉胯花溪,手指分开紧闭的滑嫩花瓣,并在她那圣洁神秘的幽谷甬道口敏感万分的花瓣上轻擦揉抚时,赵思思更是娇啼不断,分不清楚东西南北:

“唔……啊……不要……这样……折磨……人家啊……”

我坏笑着轻轻的把她大花瓣往两边拨开,玉门缓缓的打开,粉红色的门内有一道小门,那是一双小花瓣,再深入,圆圆的幽谷甬道开口终于显露,这迷人的小蜜壶,将要迎来第一位客人。

我只觉得下身的凶器已坚硬异常,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地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直捣花宫。

赵思思一丝不挂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我的邪恶轻薄下一阵阵的僵直绷紧,特别是那粗大灼热的棍壮物体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一碰一撞一弹一顶,更令她心里狂跳桃腮晕红无伦。

“好老婆,喜欢我这样吗”我亲吻着她。

赵思思羞红着脸,娇羞地道:“喜欢。”

我笑着亲吻她一下,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那我把如心也叫到床上来吧。”

“啊”

赵思思此时才想起楚如心也在。

当下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楚如心一直在旁边,眼睛一下看着我们。

我跳下床,直接抱住楚如心,将她抱起来,放在大床上。

楚如心给我一抱,一阵惊呼,没等她喊我完,我就猛然吻住她那柔美鲜红的香唇,制止她继续娇嗔,立刻强闯玉关,楚如心一阵本能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我得逞,还挣扎着推搪我的胸膛。

可是被我紧紧搂住一阵狂吻,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我舌头灼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

含住楚如心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邪恶地狂吻浪吮,楚如心樱桃小嘴给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又似欢畅。

温暖的嘴唇接吻着,传导着爱的流畅,楚如心慢慢地不再挣扎,听凭我的湿吻,她也根本不想挣扎,早就渴望着我再次撩拨和疼爱,任由我探入套裙里随心所欲的抚摩。

她娇挺柔嫩的山峰开始变硬,嫣红色的小樱桃翘起来,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但是旁边赵思思还在,只感到心里更跳得厉害。

我把她抱在床上,坐在我的大腿上,再一次吻住她,一只手抚摸着酥胸。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