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蜜儿放浪行骸的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时而娇吟狂喘时而浪声高叫,所有的束缚全部解放开来,忘我地投入原始欲望的追求。

本来清丽脱俗的面容,此刻只剩无尽的媚态,往昔清澈明亮的大眼,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水流晃动的激荡声男女肉搏的拍击声和狂浪满足的喘息尖呐声,声声入耳,交织成悦耳动听的乐章。

我双手紧搂住贝蜜儿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粗大凶器开始配合着上下套弄死命耸动起来,清媚美妙的**在我身上上下起伏,丰满浑圆的坚挺山峰荡出一道道眩目的波浪。

在我激烈地耸动下,贝蜜儿满面红潮媚眼如丝,浪荡地扭动着,嘴里发出欲死欲仙梦呓般的浪声娇呼!

抛掉过往所有的压抑,放浪地迎合着我,不停地疯狂迎合,纵体承欢,尽情享受原始**所带来的欢乐和满足。

在这种强烈至极的刺激下,贝蜜儿脑海一片空白,除体会那一种令人酸酥欲死晕眩欲绝的欲望快感外,再也想不到其它。

凶器在她紧小幽谷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一颗芳心又轻飘飘地直上云霄,突然地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身体,全身猛烈颤抖,声嘶力竭的号叫,一股春水像泉水般地激喷出来,到达男女合体的极乐之巅。

泄身后酥软无力的贝蜜儿,丰满成熟的身躯瘫倒在我的怀里,舒服地让我搂抱着,一起浸泡在温热的池水中。

高朝后的脸颊显得那么的娇艳欲滴,美眸中满是狂风暴雨后的甜蜜余韵,贝蜜儿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男女之间的高朝快感竟是如此舒服美妙,人家从未体验过,老公啊,为什么不让人家早点遇到你呢

如此深情诱人的情话比起最厉害的春药还要让人发狂,我还未满足的欲火狂升,搂着她再次猛力冲击抽送起来。

贝蜜儿这时才发觉插在香泉里的凶器还是**的,而且膨胀到极点,她不禁娇容失色,迭声求饶:“哦……老公……你饶人家吧……人家实在不行了……受……受不了……呀……”

看到平素雍容华贵的贝蜜儿泄身之后不堪再次的敏感刺激,变得如此柔弱,声声讨饶,我怔了一下,定下身子,爱怜的轻吻她的额头鼻尖,享受温馨满怀的另一种美感。

腰身却毫不留情,蛮野耸动,猛烈冲刺,肆意挞伐,直到在贝蜜儿花心深处火山爆发出来,凶器的岩浆灼热烫得她再次达到高朝。

微温的水流按摩在贝蜜儿激烈欢爱后慵懒无力的身上,舒服得令人直想躺在浴池中,细细品味温馨满怀的旖旎风情。

过好久后,贝蜜儿才长长的舒一口气,仿佛才从我给自己带来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极乐世界里回过神来,想着刚刚我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快乐,她才意识到,已经好久都体会不到,做为女人的快乐了。

突然间,跟想到什么一样,贝蜜儿却幽幽的叹息一声,我正在那里回味着刚刚自己在贝蜜儿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时候的刺激。

听到贝蜜儿的这声叹息后,不由侧过身来,在她的俏脸上重重的亲一下:“老婆,怎么,叹什么气呀,是不是想着刚刚的刺激还不够,是不是想要老公再好好的疼疼你呀。”

贝蜜儿看我一眼,伸出手来,有些怜爱的抚摸着我的脸:“我只是想着,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到你,要不然也就不会过得像之前那么苦了,如果早点遇到你的话,说不定我们就能这样一辈子在一起了。”

我没想到贝蜜儿是因为心里有所感,才会发出那样一声叹息,她居然还惦记着这件事,心里不由有些高兴,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老婆,这有什么的,往后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贝蜜儿白我一眼:“我哪里胡思乱想了,人家这不是感慨一下吗,要不是当初在酒店里面……人家才不会像现在这样呢。”

说着,贝蜜儿突然间想到自己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自己转辗承欢,嘴里一直说着还要的样子,俏脸不由微微一红,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没办法,你的魅力太大了,别说是当时,就算是一辈子,我都低挡不住。”

我一边用手在贝蜜儿的光滑如玉的身体上轻轻的抚摸着,一边对贝蜜儿道。

听到我这样一说,贝蜜儿不由想起和我在一起时的那些事情,想到这些,贝蜜儿身体微微一酥,心里又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伸出手来,在被子里面摸着我那根将自己杀得溃不成军的铁棒,轻轻的捏一下后,有些娇嗔的对我道:“老公,你干什么呀,人家在跟你说正事呢,你怎么老是取笑人家呢,真是的,要是这样的话,我后就不让你上我这里来了。”

“别,千万别这样,老婆,你那里那么的紧,那么多汁,我干一次,就永远不能忘怀,如果你不让我上这里来,那后我可怎么办呀,好,我不跟你开玩笑好不好,你说,你究竟担心什么,我听着就是了。”

我一边回答着贝蜜儿的话,一边却暗暗吸了一口气,将全身的血液朝某个地方集中起来,很快,那有些疲惫的凶器,又开始伸一个懒腰。

感觉到凶器竟然又一次起反应,贝蜜儿俏脸上不由露出几分不可置信的神色:“坏人,你……你怎么那么历害呀,刚刚,刚刚你才来过两回,怎么……怎么现在又起来了,你……你是铁打的么。”

她只想着我的身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恢复过来,一时惊喜加好奇,将想要和我所说的正事丢到一边。

“那是自然的,你不想想,你身体是那么香软,充满诱惑,你看看你的玉峰,你下面的那张小嘴,再看看你的**,你的翘臀,哪一个部位,不是让我爱不释手。

而且你还这么骚,这样的绝世尤物,我要是不起反应,估计都要看医生了,像你这样的好老婆,就是玩上你三天三夜,我也不觉得过份,这才第三次硬起来而已,又算得什么呢,你说是不是。”

贝蜜儿听到我的语气之中透露出对她身体的深深的迷恋之情,芳心不由一甜,扭动一下身体,又轻轻的在我的身体上捏一下,才娇声的道:“坏人,你就会说好听的,你就不要拿这些话来哄我开心了。”

看到贝蜜儿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妩媚的样,我暗地里不由坏坏的一笑:“老婆,你怎么对你那么没信心呢,我又怎么会骗你,说真的,老婆,想到和你在一起的每个细节,尤其是想到你在床上那么浪的样子,我真的觉得想将那根宝贝长期留在你的下面那张小嘴里泡澡。”

一边说着,我一边让凶器在贝蜜儿的小手里更加快速的暴涨起来。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