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奋斗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也跟着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贝蜜儿就叫我起来吃饭。

吃饱喝足后,我还想着对她动手动脚的,但没想到她轻轻的扭转一下身体,将我的手躲开去,喃喃的道:“唉,现在都这个点了,该是时候睡觉了。”

一边说着,她也不理会站在那里一脸失落的我,款款朝卧室走过去,我自然懂得贝蜜儿的暗示,坏坏的一笑,我也跟着贝蜜儿,来到她的卧室里。

在贝蜜儿的房间里面,她用微带春意的大眼望着的我,芳心猛跳,如同小鹿撞击似的,白皙娇嫩的脸颊红晕艳丽,迷迷糊糊中被我半强迫地拥在怀中。

我的双手轻轻放在贝蜜儿苗条纤细的腰上,本来因害羞低头不敢直视的贝蜜儿抬头望稍嫌沉默的我一眼,却见我面带微笑,似乎洞察一切的正细细打量她此时的娇羞媚态,贝蜜儿被瞧得心慌意乱,一时间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六神无主,全身发烫。

此时,她不再是雍容高贵的美艳熟妇,而是温柔多情渴求男人怜爱的女人。

我明知她的害羞窘迫,偏是不肯轻易饶过她,双手一紧,用强有力的手臂拥她入怀,将她动人的娇躯紧贴在我身上。

优雅端庄温柔婉约的贝蜜儿在我灼热的眼神与热情拥抱下溶化,娇躯酥软无力地靠在我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彼此的心跳,秀眸半闭,平日澄明如镜的眼神变得湿润迷乱。

紧贴的**在厮磨中逐渐加温,玉颊发烧,娇靥红似三月的桃花,全身酥软紧偎在我怀中,无力的双手环抱我的颈项,那种不堪情挑的娇姿美态,说有多动人就有多么动人。

我的脸埋在贝蜜儿的玉颈上,如兰似麝的体香扑鼻而至,我故意在她如天鹅般优美的修长粉项和如珠似玉的小耳珠上呵气舔弄,女性的耳垂本就敏感,在我呼着热气的唇舌挑逗下,更是酥痒不已,刺激得贝蜜儿螓首骚动,身心逐渐融化在我的情挑里,心旌摇曳,渴求我的放肆。

这美丽动人的女人含羞带怯,却又柔顺的任我为所欲为的娇羞模样令我心动不已,那种霞烧玉颊娇艳欲滴的风情,诱人至极。

我不想囫囵吞枣地一口吞下这到口的难得美食,当然不轻易饶过这个在我怀里微微颤抖簪斜鬓乱的高贵女神,我伸手拔下她的发簪,让她如云的秀发优美的流泻在白皙的玉项上,优美高雅的知性装扮此刻更添妩媚性感。

我双手拨弄着贝蜜儿的秀发,唇齿轻轻在她带着镶钻坠子的纤巧耳垂亲吻吮吸着,轻声问道:“蜜儿,还记得我之前说要怎么玩你吗”

“不知道……”

贝蜜儿心知肚明,却娇羞无比地颔首呢喃着。

秀色可餐的美艳熟妇让我神魂颠倒啊,从睡觉前到现在我一直都想着呢。

我低声坏笑着挑逗撩拨着贝蜜儿的春心。

听到我带有强烈挑逗意味的发问,本已有些慌乱的贝蜜儿,发觉自己的心思似乎都逃不过我的窥视,就像是一个做坏事的孩子被人当场发现一般,羞涩和促不安涌上心头。

知道我终究看破她受不住**煎熬,羞得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心知肚明自己是作茧自缚,可恨的是我却偏要用这种挑逗的手法,摧毁自己的自尊心,亲口求我怜爱。

不过这时瘫软在爱郎怀抱里的绝色尤物,早已丧失反抗意志无力违逆,惟有赧然梦呓般低语道:“人家……不知道……”平日雍容高贵端庄贤淑的贝蜜儿亲口说出如此任人宰割的羞人言语后,顿时生出一种不知所以的伤怀,晶莹的泪珠潸然而出,在迷乱万分娇羞万般中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般。

双唇微开颤抖,两眼泪珠打转,尽管**中烧,却又不敢放浪行骇,目光中放射出乞求焦急的眼神,羞红着小脸,一动也不敢动。

我不再说别的话,温柔的吻去她脸上的晶莹泪珠,紧紧拥抱这美妙至极无以名状的高贵**。

丰满柔软的**充满着生命力和弹跳感,叫人爱不释手,更让人动魄心颤是她美艳高贵的脸上充满情思难耐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点。

我不由得赞美道:“蜜儿,你真是越来越美了,我好爱你。”

贝蜜儿美目流转,娇羞妩媚地看着我,我含情脉脉地看着贝蜜儿,四目相对,眉目传情,我慢慢抓住她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在一起,我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贝蜜儿洁白柔嫩的脸颊。

真象一尊冰清玉洁的雪美人,那雪白的莲藕般的玉臂,在一袭黑色低胸的细肩带裙子的衬托下,秀色可餐,酥胸的肌肤象纯玉细瓷般洁白,莹莹滑动着秀光,身材窈窕,姿容高贵,真有一股秀丽清高超凡脱俗的气质。

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依然是雍容华贵,气质典雅,丰韵圆润,风韵迷人。

我忍不住心跳加快,低头向她鲜艳亮丽的红唇吻下去,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我拼命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一开始她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

但很快,双唇就像崩溃的堤防般无力抵抗,任凭扣关的袭击者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我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没多久,贝蜜儿已逐渐抱掉矜持羞涩,沉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我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

这久旷的美女再次在我的激情拥吻中开放,玉手主动缠上我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贝蜜儿的脑海开始晕眩,只觉得整个世界彷佛都已远去,仅剩下我,这个和她有过不少次恩爱的男人,正把无上的快乐和幸福,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她的娇躯。

敏感的酥胸,紧贴在我结实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虽然前不久才接触过,但却又期待盼望已久,是羞,是喜,已分不清楚。

那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神荡漾的娇吟。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