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雪飞瀑般的秀发披散在香肩和玉背上,修长的大腿死攀住我的腰,嫩白胳臂勾着我的脖子,环在我身上扭着肥白圆臀发出断断续续浪荡娇吟。

诱人的身体流遍香汗,发丝黏在雪白肌肤上,显得更凄美,我捧住贝蜜儿滑熘熘的臀肉,射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我抽出凶器抵在花房口磨擦,任凭她卖力的扭挺肥臀,也无法消解花房深处的浪痒。

贝蜜儿的花房间早已黏慢滴汁,花房深处的肉壁蠕爬,凶器的离开,让花房内的酸痒折磨煎熬着她,水蛇般的柳腰急急扭动,光熘熘的灼热**和我贴在一起在床上翻滚着。

丰软滑嫩的酥胸,纤瘦性感的香肩,水蛇般扭动的细腰,以及修长滑白的**,都向我奉献出动人的弹性,尤其是滑软温湿的花房又紧又会夹,刺激的我香艳销魂。

贝蜜儿扭着白皙柔软的肥臀,煽情的娇吟燃起我的兽性。

我一手在贝蜜儿曲线诱人的**满是香汗的肌肤上游移。

贝蜜儿曼妙身躯越发激烈的颤抖。

我轻轻拨开盖住她半边脸颊的长发,露出正饱受煎熬的妖媚面孔。

“哼……求求你……那里……好痒……呜……快……快来……啊……”

她那让人痴迷的娇靥全没矜持,肥臀放浪的挺动,湿润的花房磨擦枪头,发出清脆水响。

我推高贝蜜儿的肥臀,看着狼藉不堪的潮红花房,贝蜜儿娇嗔道:“啊……放下……快……快来啊……我好痒……”被推离凶器磨擦不到花房的贝蜜儿忍不住的哭泣哀求,白嫩的臀丘在我手中扭动。

我徐徐上挺凶器,枪头重新插入花房,贝蜜儿水汪汪的眼中露出满足的笑意。

肥臀猛力一沉,把凶器尽根吞入,花房内泛滥的花汁让凶器的抽送异常顺畅,我感到枪头在娇嫩的花房里给夹得好舒服,枪头给花汁浸得好痛快。

于是将贝蜜儿修长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凶器对准花房尽没尽出,次次送到花心。

贝蜜儿雪白的**披散着乌黑秀发,丰润诱人的酥胸激烈摇晃,还不时给我抓起来揉挤吸舔。

贝蜜儿低头看着我炮轰的情形。

凶器抽出时将粉嫩的花唇外翻,插入时又将花唇纳入花房口。

我用力插着她娇嫩湿热的花房,贝蜜儿骚浪地扭动肥臀将花唇凑上来迎合,紧窄的小花房包住我的凶器不停夹紧,我挺着腰重重插着,贝蜜儿迎着我的炮轰,快感节节高涨叫着:啊……老公……我……再快一点……老公……美死……快一点嘛……用力……哎哟……我的好哥哥……好老公……真是受不了……啊……我要飞了……小老公……”

我运用着熟练的技巧上下抽动,把花房插得滋滋作响。

贝蜜儿伸长腿扭摆肥臀配合着我的炮轰。

双手紧紧地搂着我,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享受凶器给予她的快感,她拚命抬高肥臀,让花房与凶器贴得更紧密。

浪荡的叫声和表情,刺激得我更用力炮轰起来。

“来,好老婆,我们换个姿势吧。”我浪笑的对贝蜜儿说道。

贝蜜儿乖巧的起身背对着我,翘起白晰圆润的肥臀。

我挺着凶器戳进潮湿的花房。

贝蜜儿酥胸微向前倾,弯腰扶着床沿,白白嫩嫩的圆翘屁股高高挺起,我扶着她的纤腰,凶器狠插到底,磨一下后又慢慢抽出。

“这样舒服吗”我双手向前抓住贝蜜儿的酥胸,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贝蜜儿摇动肥臀追求着快感,狠狠点头:“啊……你的东西……撞得人家好舒服……”

乌黑的秀发披散在雪白的背部,因为流汗的关系闪着细细的光点,从纤腰到臀部圆润的曲线让我看得血脉贲张。

“我的什么东西”我故意把枪头顶在花房口不肯深入,逗弄着贝蜜儿。

“你的棒棒啊……”**高涨的贝蜜儿哪禁得起挑逗,摇着屁股往后挺着。

我狠狠把凶器刺到底,“

噗滋“一声,花汁从结合的缝隙挤出来。

贝蜜儿给撞的很是舒服:“哦……好硬……啊……好爽……好……好舒服……不行……啊……”

我扶着贝蜜儿圆翘的屁股长程的抽送,凶器完全拔出来再整根插进去,撞得贝蜜儿紧紧抓着床单,花房深处不停收缩,高朝连续不断的到来,小腿乱踢,肥臀猛挺,娇躯痉挛颤抖。

贝蜜儿经不起我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花心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我

的枪头,突然阵阵花汁又涌泄而出,浇得我无限的舒畅,我深深感到那插入花心的凶器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般感到无限的美妙。

一再泄了身的贝蜜儿趐软软的瘫在床上,我的凶器正插得无比舒畅,见贝蜜儿突然不动了,使我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她的两条美腿搁放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

使贝蜜儿的花心突挺得更高翘,握住凶器对准贝蜜儿的花心猛的

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出那招让人欲仙欲死的老汉推车,刚一挺动,只插得她娇躯颤抖。

高超的我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枪头在花心深处研磨一番。

贝蜜儿很少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的凶器和如此销魂的技巧,被我这阵阵

猛插猛抽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用受惊般的声音**着∶

“喔……喔……不行啦……快把我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我的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亲丈夫饶了我呀……”

贝蜜儿的骚浪样儿使我更加卖力炮轰,似乎誓要插穿她那诱人的花心才甘心。

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花汁都弄湿了床单∶“喔……喔……好老公……你好会玩女人……我可让你玩……

玩死了……哎哟呀……”

“蜜儿,你……你再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贝蜜儿知道我要达到高朝了,只得提起馀力把肥臀拼命上挺扭动,迎合我最后的冲刺,花心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凶器。

“心肝……亲丈夫……要命的老公……我又要丢了……”

“啊……蜜儿……我……我也要泄了……啊……啊……”

贝蜜儿猛地一阵痉挛,紧紧地抱住我的腰背,热烫的花汁又是一泄如注。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