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自己在我的挑逗下竟然会流出如此多的口水,竟然将我的手掌都给打湿掉,她的俏脸就不由微微一红。

但她却已经顾不得娇羞,因为从两腿之间的小嘴里面散发出来的酥痒的感觉,已经让她变得不顾一切。

贝蜜儿一把拉起我,嘴里也发出媚到骨子里的娇吟声:“老公,来,来干我吧,我不吃饭,我要吃你的牛奶。”

我费那么大的劲,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现在听到她的话,我心里一喜,拉着她的手,又一次的来到她的卧室里面。

一进门,我温柔地轻轻搂住贝蜜儿的纤腰,她那头又长又直的秀发如玉瀑般泄下肩头,鼻中嗅到她发际散发出来的阵阵淡雅的清香,令我心驰神醉。

见她因为娇羞而玉颜酡红,细长的柳眉弯曲有致,鼻翼扇动,嫣红柔软的樱唇微微启合,玉手轻招,眼波流转,真是好一个绝色美人儿。

贝蜜儿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着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体香味,白色的长裙掩不住她那婀娜多姿的曲线,凹凸**若隐若现,山峰高耸,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贝蜜儿感觉到被我一抱住,全身瞬间无力,一股久违的冲动传遍全身,那股熟悉的感觉快速蔓延到贝蜜儿的每一个细胞。

在一瞬间,贝蜜儿几乎忘记了一切,一心想要融化在我的怀中,内心更是渴望着,渴望着我的爱,哪怕只是一点,那就已经足够。

我抱着她,舔舐她的唇彩,之前和她亲吻,我知道她对这方面没有多大的经验,在我温柔的拥抱和亲吻中,贝蜜儿的欲望又一次给我深深的勾出来,身体时而僵直时而瘫软。

任我的双唇到处轻薄,我将舌尖伸进她的口中,这一次,她主动配合着我,我的舌头扣开她的牙关,进到里面挑逗着她甜美滑腻的香舌。

贝蜜儿的热情像山洪一样地暴发出来,她勾紧我的脖子,用力地吮食我的舌头,还用门牙去轻嚼它。

我放线吊饵,将她甜美滑腻的舌儿渐渐诱进自己的嘴里,让我恣意地吮吸它,她发出梦呓般的娇吟声,听得我心都醉了。

我的手掌在她全身到处摸索,嘴角咬着贝蜜儿白皙柔嫩的耳垂低声道:“好蜜儿,今天我要完成刚刚没有做完的事情。”

贝蜜儿听到我的话,脸上的红晕更深,娇媚无比的横我一眼,脸上洋溢着羞喜交加的神情。

我只觉得心底深处的某根心弦再一次给触动。

我伸手一揽就将她拦腰抱在怀里。

在我的突然袭击下,贝蜜儿浑身一震,然后就软软的倒在我的怀里,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我的耳朵痒痒的。

我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似的,如香似兰的成熟。女人芬芳让我不由自主的将怀中贝蜜儿的**搂得更紧。

欲望迅速的占据着我的全身,下身的庞然大物开始蠢蠢欲动,一颤一颤的顶在贝蜜儿的小腹上,热量透过我的裤子传到她的身上,贝蜜儿全身一震,身上一下子就更加燥热。

我抱着她那偎在我怀里的娇柔的身子,将她平放在床上,一手温柔的棒起她那双雪白浑圆的修长美腿,用嘴紧紧含住她白玉般的脚趾,每一根都用舌头去舔,舐和湿吻,由下至上,连雪白充满弹性而柔滑的冰肌玉肤都不放过。

同时一手恣意放浪的抚摸,揉,捏和磨娑这双粉嫩浑圆线条优美的**,由玉趾,足踝,小腿至大腿内侧,美腿上的薄汗散发着贝蜜儿的特珠诱人香气。

我一面用舌舔,用鼻去闻,同手去摸揉这双修长**的每一小寸肌肤,显得非常仔细和疼惜。

这样的亲吻和抚摸给贝蜜儿的**带来一阵阵酸麻的感觉,而且一下子遍及全身各处,特别是桃源洞传来阵阵的瘙痒,微妙的生理变化令贝蜜儿忘形浪啼娇呼:“嗯……啊……”

由于这样的姿势,贝蜜儿白裙下的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给我一览无遗,大腿根部的薄纱透明小内内已经给体内的花汁浸得湿透,她贲的花唇比一般女人要凸许多。

果然是令人梦昧以求的绝色尤物,她透明薄纱小内内里**的漆黑如丛芳草,卷曲湿透的芳草上闪亮着花汁的露珠,隐约看到乌黑丛中有一道粉红溪流,潺潺的花汁由粉红的缝隙中缓缓渗出,柔滑细腻的大腿内侧已给大量的花汁蜜汁弄得**黏乎乎的。

由大腿根部的肉色透明丝袜尽头可以清楚的看见胯间嫩白细致的肌肤,更让我的凶器再度充血是她胯间如细丝绳般的小内内,一条细缎由她嫩白的两股束过,向前包住她贲起的花唇,由于小内内过于窄小,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浓黑芳草渗出裤缘,她的芳草细黑而卷曲,极之充满性诱惑。

这般美景让我怎能忍得住,直接将脑袋顶入她的白裙内,鼻尖明显的感觉触碰到她股间的细白肌肤,嗅到她胯下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幽香,用嘴拨开她胯间浓黑的芳草,张口含住她早已湿润的花唇。

我用手撕破她的肉色透明丝袜,将小内内移到一边,伸手拨开她的花唇,凑上嘴贪婪的吸啜着她花房内流出来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她的幽洞,我挑动着舌尖似灵蛇般往她的幽洞中猛钻,又不断疯狂尽量插入花唇深处,抽出再顶入,有如凶器般进舌耕,来来回回不知多少遍,鼻间全给贝蜜儿成熟诱人的体香环绕,耳中听到她婉啭销魂的娇吟声:“唔……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哦……唔……好舒服……”

我享受着天仙般的美艳尤物贝蜜儿的香滑鲜嫩美穴的甘甜美味,尽情抚摸她那双雪白光滑如丝缎又充满弹性的长腿。

这时的贝蜜儿,已经变成无力的娇吟,全身软棉棉的瘫在床上,喃喃自语:“放开我……坏蛋……好舒服……怎么会这样……好爽啊……”

耳朵里听着贝蜜儿忘情的娇吟,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强烈的欲望,将头从她裙里伸出来,解开自己的衣裤,一手扶着一柱擎天的凶器贴近她的胯下。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