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要逼我摊牌吗我没想到居然来地这么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用掩饰了,我早就看出来。

”刘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妈……”刘岚的眼泪下来了。

刘母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摇头道:“真是作孽啊。



刘倩倩的眼睛也红了,低声道:“妈,姐姐,我喜欢姐夫,我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我是真的喜欢呀。



刘岚流着泪瞪着她道:“从小到大,我什么都让着你,宠着你,你倒好,居然跟我抢男朋友,我告诉你,什么都可以让,他,我决不让!”

我头疼无比,仰头喝下一整杯酒壮了壮胆,直接在桌子前面向刘母跪下道:“妈,她们两姐妹都是我的女人,求您成全。



我一句话瞬间震惊了所有人,刘岚‘哇’地一声就哭了,刘母脸色有些发白地指着我道:“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做”

刘倩倩抿了抿嘴,鼓起勇气道:“不怪姐夫,是我主动的,我太喜欢他了,我发誓,我不跟姐姐抢,只要让我跟姐姐还有姐夫生活在一起就行。



“天哪,你这孩子说的什么混账话!”刘母差点气晕过去,一巴掌打在刘倩倩脸上,自己反倒先哭起来。

刘倩倩的眼泪刷的一下就出来了,梗着脖子道:“你们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要和姐夫分开,我就是喜欢他。



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都没法撇开关系,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妈,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您怎么打我骂我我都认了,但是我确实喜欢她们两姐妹,我不想和她们分开,您放心,有我在,她们比任何人都要过得幸福,我向您保证。



“哎……作孽啊……”刘母眼泪婆娑地拍了下桌子,起身就向外走去,“你们这种破烂事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马宏!”刘岚红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眼神悲痛欲绝,起身向外面追去。

刘倩倩哭着走到我身边蹲下,紧紧抱着我。

不多时,电话响了,我拉着刘倩倩坐到凳子上,拿出手机一看,是嫂子打来的,我接通电话道:“嫂子,什么事”

“是我,苏雯。



苏雯怎么会用嫂子的电话联系我

我心中一凛,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连忙问道:“苏助理,怎么了是不有人是为难你们了”

“不是不是,他们想临时加价,我们拒绝了,说是明天再接着谈,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张她喝多了,想问问你家在哪,好开车直接送她过去。

”苏雯说道。

我这才松了口气道:“你开车龙胜酒家来就行。



“行,我知道了。

”秦晴说完便挂了电话。

一向活泼开朗的刘倩倩没了往日的情绪,和我一起沉默着坐了一会儿,我便听到窗外有喇叭声传来,于是便道:“走吧,你和苏助理先回去,没事的,你姐和妈一时接受不了这种事很正常,等她们情绪稳定了我去找她们好好谈谈。

”“也只有这样了。



刘倩倩擦了擦眼泪,看着我道:“姐夫,答应我好不好,无论怎样都别抛下我。



我捏了她的脸蛋一把笑道:“我才舍不得呢。



她抱着我亲了一口,然后拉着我的手道:“走吧。



到了楼下,秦晴刚把醉醺醺的嫂子从车里扶了出来,我见状连忙上前与她一起搀着嫂子走到我的车边,把门打开后将嫂子放进后座躺下。

“好了,真是麻烦你了苏助理。

”我笑着说道。

秦晴笑道:“马老师你客气了,我先带着小微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道:“行。



等她们驾车离开后,我便启动车子,慢慢地朝家里开去。

车里飘着淡淡的酒味和嫂子身上的香水味,我边开车边忍不住从后视镜里欣赏着嫂子诱人的身体。

从餐厅到我住的小区也就几分钟的车程,我径直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停好车后便钻进后座打算把嫂子抱出来,可当我刚把嫂子搂起来时,嫂子软趴趴地便和我贴在一起,小腹不由得有些发热。

我的动作情不自禁地停止了,手掌忍不住在她曲线玲珑的嵴背上滑动,渐渐向下摸到圆滚滚的蜜臀。

这个点蔺瑶和秦晴肯定已经回来,要是把嫂子弄回去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想起最近一次和嫂子的亲密举动还是上周发现嫂子自我安慰的那晚,整整一个星期我都再没碰过她,心里越发燥热起来。

思量再三,我还是抗拒不了嫂子对我的吸引力,干脆把车门关上,前座有椅背挡着,窗户都是防偷窥的单向玻璃,所以外面的人很难发现后座有人,对于安全问题,我是一百个放心。

我把嫂子重新放倒在后座上,她的眼睛微微闭着,又长又翘的睫毛在淡淡的眼线的衬托下更显妩媚,性感的红唇娇艳欲滴,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正在做着什么美梦。

嫂子今天穿着花边短袖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职业短裙,修长的美腿被一条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整体看上去有种制服诱惑的味道。

我看着她那圆鼓鼓的胸脯把衬衣撑地满满的,如同一座圆润的小山丘,忍不住伸手捏住它,慢慢俯身吻住她的红唇。

嫂子的嘴唇很软,我轻轻含着下唇瓣咂磨了几下,然后舌尖一挑,毫不费力地撬开她的贝齿,把舌头伸进去。

一股酒味从她嘴里散发出来,我顿时有些醉了,找到她软绵绵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我的手开始不满足于隔靴搔痒,一颗颗将她衬衣扣子解开,把胸罩推上去,两只肥大的山峰便调皮地弹出来,我的手立马将其握住,拇指和食指捏住小樱桃轻轻碾压起来。

小樱桃明显地慢慢变硬了,嫂子轻哼一声扭了扭身子,眼睛依然闭着,并没有因此而醒过来,就她这个状态,肯定喝了不下于半斤白酒,这么小的动作根本就弄不醒她。

我身子下滑,一口将那让我垂涎欲滴的小樱桃含在嘴里,细细品尝着,嘴里啧啧有声,嫂子身子一个劲地跟着扭动,两条美腿时而伸展时而弯曲。

我把手从她裙子下面伸进去,这才发现她的丝袜并不是那种连裤丝袜,而是只穿到大腿根。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