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见到我后快步走过来,仰着头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子红着眼咬牙道:“姓陈的,你竟然搞我老婆和女儿,老子和你拼了!”

我不屑地将他的手掰开,一把勒住他的脖子道:“证据呢嗯我可是握着你搞刘岚的证据,而且,我还有你在酒店和你老婆对峙的证据,还有,你的豪宅也有猫腻吧要是我把这些东西都交到纪委,你说你会被判多少年”

他的脸色由红转白,我便说道:“有些话不要乱说,有些事就按你以往的性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好,如果老实点,在镇政府养个老还是挺不错的,你说呢”

说完我放开他,然后轻蔑地看着他道:“都一把年纪了,长点心吧。



说着我便打开车门钻进去,秦浩荣双腿一软靠着墙坐在地上,颓然的模样彷佛一下子苍老了十来岁。

秦浩荣被我压得死死的,我根本就不担心他敢搞事,我早就看出来他是那种欺软怕硬的人,手中没权了他还能怎么滴呢

周宪伟想帮他也没法帮,因为接下来恐怕他要开始自顾不暇了。

到了小柴米,我开了个包厢,然后点了一桌特色菜,没多久包厢门便打开。

见秦晴率先进来,蔺瑶挽着一个中年人跟在身后,我赶紧站起来道:“蔺叔叔好,快请坐。



最近我尽是学人装孙子,这么喊和自己同龄的人。

蔺瑶的父亲连忙握住我的手道:“马组长,谢谢,谢谢。



蔺瑶的父亲长得很斯文,根本就不像个商人,而是个博学多才的学者,从面相上来看,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帅哥,只是可能在拘留所里呆久了,面色有些蜡黄,胡子也没刮,头发比较凌乱,看起来比较颓废。

他肯定知道了钱是我借的嫂子的,所以才对我如此感激,我笑道:“都是自己人,别客气,叫我马宏或者小马就好。

”说完我饶有深意地瞥了眼蔺瑶,蔺瑶自然知道我说的自己人是什么意思,脸色有些发红。

我们简单寒暄了几句,饭菜便都上桌了,我让服务员把门带上,亲自给蔺向文倒了杯白酒道:“蔺叔叔,今天是个好日子,咱们碰一个。



蔺向文久经商场,酒量自然不俗,毫不扭捏地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个,直接一杯下肚,脸色便红润了一点。

“小马,瑶瑶和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蔺叔叔看着我道:“从她拿着三百万保释我我就猜到这种情况,说实话,最开始我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恨不得抽死她。

不过小秦已经把她的情况跟我说了,我这才安心了许多,她为了救我,甘愿去为别人生孩子换取金钱,你的出现把她从绝望中拉回来,虽然以后没名没分,但听说你们真心相爱,我也就有了点安慰,只希望她过得快乐就行。



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赶紧给他倒了杯酒道:“叔叔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瑶瑶的,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以后您就是我的岳父。



说着我便抬起酒杯道:“爸,我敬您。



蔺叔叔点了点头,和我的酒杯用力碰了一个,酒到杯干。

几杯酒下肚,气氛逐渐活跃起来,蔺向文重获自由,心情大好,而我和瑶瑶的事情他同意了,我也挺高兴的,和他渐渐熟络起来,扯东扯西地聊好半天。

“对了叔叔,听说您是被周宪伟害的”我问道。

蔺叔叔手握成拳头狠狠砸了下桌面,恨恨地说道:“周宪伟那家伙忒不是个东西,我就是被他整垮的!”

听完蔺向文说的,我顿时对周宪伟又有了新的认识,果然不愧老江湖啊,区区一个学校的主任,人脉不是盖的,不仅上门有人,当地工商审计派出所等部门都有关系,难怪他如此肆无忌惮。

上面最忌讳的便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样的事情,他树大根深,谁都不敢轻易动他,否则将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可是上面不愿意看到的。

连续几杯白酒下肚,我的舌头有点大了,看着蔺向文说道:“蔺叔叔……嗝……你把这件事的相关材料准备好……嗝……然后交……交给我。



蔺向文努力瞪大通红的眼睛道:“小马……你……你要……”

我点了点头。

蔺向文想了想便豪爽道:“好,瑶瑶果然没看错人,是条汉子,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我扶着桌子歪歪斜斜地走到他身边坐下,像哥们一样揽住他的肩膀笑道:“瑶瑶的家事就是我的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来,走一个。



“干!”蔺向文一饮而尽,脸更加红了,受了这么多委屈的他,如今有了我帮他撑腰,顿时感觉扬眉吐气了,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自从我把蔺向文提供的相关材料再次传送给邵成邦之后,便开始协助他秘密调查周宪伟的犯罪事实,原本我还担心邵成邦会忌惮周宪伟庞大的本土势力。

可他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我感觉他并不只是纪委领导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市里或者省里的钦差大臣。

一周后,刘岚的工作彻底落实了下来,嫂子也完成投资环境考察,在镇上成立了一个办事处,开始与镇政府商谈旅游景区开发事宜。

虽然我没有能为她保驾护航,但她的投资确实能带动整个镇的发展,所以镇政府领导班子全票通过,并给予最大的优惠政策,包括税收减免和各项补贴。

至于两三个小区的收购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他们应该是想从财大气粗的悦然集团中多捞一点好处,所以临时把价格抬高了一截,使得两方陷入僵局。

周五的下午,嫂子跟我打电话说另一家房地产的总经理在君澜酒店设宴,请悦然集团去商谈一下小区转让的事情。

想到那家公司的尿性,我便让她先去,我随后就到。

嫂子毕竟也是在商海中打拼出来的铁娘子,自然懂得如何周旋,于是便道:“你就别去了,你的身份太过敏感,最好不要介入到这种事情中来。



我想了想也是,于是便嘱咐道:“那嫂子你要小心点,你总部不是调来了一批人吗多带几个去,有任何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嫂子笑了笑道:“知道了。



我喝了口茶,上网查看着热点新闻,就在这时,刘岚走过来道:“马老师,刚收到一份公文,上级指示我们要做好精准教学工作,这件事是不是要提上日程”

我笑道:“这件事就交给你来执行,学校的所有干部任你调遣,有没有问题”

“啊我”刘岚有些茫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

“别人我信不过。

”我压低声音道:“我查看了前两年的数据,很多地方都有猫腻,估计是被某些人动了手脚,所以我只能交给你了。



刘岚很是忐忑地说道:“既然有那么多猫腻,我又是初来乍到,怕做不好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