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倩倩已经退烧了,她看到我后非常高兴,蹦蹦跳跳地一把搂住我的胳膊,笑嘻嘻道:“姐夫你这么早就来送我上学啦”

嫂子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似乎能把我的心看穿,我连忙干咳地掰开她的手臂道:“还没吃早餐吧走,姐夫带你去吃小笼包去。”

她笑嘻嘻地拉住我的手跟刘岚她们打招呼道:“我们走啦,拜拜。”

临走时我总感觉刘岚和岳母看我两的眼神有些不对劲,难不成被他们看出来了

我心里有些忐忑。

上了车后,我义正言辞地对刘倩倩道:“倩倩啊,以后得注意点,在别人面前不能太过亲密。”

刘倩倩撇撇嘴道:“知道啦,就知道凶我。”

我好笑地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踩下油门驶出小区。

我找了一家早餐店停了车,边吃早餐边问刘倩倩道:“对了,上次到你家的那个同学叫什么秦晓琴是吧”

“是呀,怎么了姐夫”

刘倩倩头也不抬地问道。

“你知道她父母做什么的吗”

刘倩倩道:“知道啊,我和她可是从小玩到大的,我都去过好几次她家呢。她妈妈好像是个家庭主妇,爸爸是学校的一个主任。”

我心里一紧,继续问道:“那你姐姐知道吗”

刘倩倩道:“她怎么会知道呢我的朋友她从来不过问人家的家庭情况的,反正比我家好,问了也白问。”

我心里这才松了口气,不过想起秦晓琴那丫头,我还是非常担心,万一她把我对她和她母亲做的事情告诉刘倩倩,那不异于核弹爆炸啊,到时候我可就没法收场了。

这可都是下面这玩意儿惹的祸啊!

我看了眼裤裆,头疼的厉害,完全没了胃口。

送她去了学校后,我回到学校主持工作,先是开了一个例会,听取下面各个部门的情况,然后做出工作指示,完成这些既定任务后,我便到办公室批阅昨天积压一天的文件。

好在这段时间学习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很快就处理完毕。

我去找了下周宪伟,发现他今天并没有来学校,于是干脆给他打了个电话,周宪伟接了电话道:“马老师,什么事啊”

听到他的声音我就一股火气往上窜,按下通话录音键后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昨天抗议的那些老百姓今天还会过来,你是不是该过来解决一下”

“我现在在外面有点事啊,其实让他们那群人闹去,闹不出什么大乱子,马老师你不用理会。”

我自然知道他有什么事,估计是发现蔺瑶不见了着急了吧

不过他这无所谓的态度不由得让我对他更加憎恶,这公私不分的老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道:“周主任,用这种态度来处理群众矛盾,好像不太妥当吧据说他们这几年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用这种方式处理的,万一爆发冲突怎么办”

周宪伟道:“不可能的,他们这群人就是癞子,根本就没胆量挑战学校的权威,如果真爆发冲突,我打个电话让当地派出所把他们抓进去关一段时间就老实了。”

“这是**啊!”

“对待他们就得以暴制暴,放心吧马同志,不会有事的,你就把你的心放肚子里就行。”

周宪伟笑呵呵地说道。

“周主任,我听说当年的事情是你处理的,可是那个姑娘的家属雇佣社会闲散人员打死了人,行凶者只被判了一年左右就出来了,你怎么不站出来为受害者家属讨个公道呢,难不成你和施暴者有着某种关系”

我有些咄咄逼人地问道。

周宪伟愣了一下,压低声音道:“马老师,有些话不能乱讲,事情是我批的没错,可我也是为了学校的荣誉,一方面那姑娘的背景来头很大,另一方面,我也得罪不起那个人。

所以说啊,我们学校夹在中间也很为难啊,只能做到两不相帮,老马,水至清则无鱼,有些事情难得煳涂,这可一门学问,虽然我们十几年的交情了,但这方面你还得多学习啊。好了,我这边还有事,就先挂了,那群人你晾着他们就是,别管他们的。”

说完,周宪伟便挂了电话。

我狠狠地一拳砸在办公桌上,简直对这个蛀虫恨之入骨。

上午十点,我见到大楼外出现一群人,便下楼去将他们请进大楼,这次他们没有拒绝,跟着我到大型会议室里。

我让两个实习生给大家倒茶,然后笑道:“乡亲们,今天咱们就好好谈谈,把事情给解决一下。”

有个大叔便道:“并不是我们无理取闹,只是现在投诉无门,孩子以前毕竟也是学校里的,我们实在是没办法才来找你们的,我们的要求并不高,只希望能给我们一个公道。”

这时,一个大爷捶胸顿足道:“我们也不奢求什么,只要给我们一个公道,要不然活生生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竟然就是死了我也不甘心!”

“大爷别激动。”

我连忙起身握住他的手道:“放心吧您,这件事既然我接手了,肯定帮大家给办了。”

“真的嘛”

老大爷眼巴巴地看着我问道。

我使劲点了点头,然后对大家说道:“这件事咱们等下再讨论,现在我告诉大家一个事实。”

“什么事实”

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沉声道:“我这边已经安排好律师,到时候你们大家提供材料,这边会帮你们的,但是你们也要清楚,事情是在外面发生的,说到底,这和学校也没多大的关系,就算你们天天来赌学校,也是不可能从根源上解决,我只能提供途径和一些援助,希望大家能明白。”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好半晌后才轰然炸响,众人纷纷鼓起掌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嫂子目前只是口头答应帮我找人,但我知道她绝对会这么做的,因为她是我嫂子,从来不会坑我。

“够了够了,只能能找到渠道就行了,补偿款什么的本来就没抱指望,无所谓了。”

老大爷的脸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

“马老师,多亏了你啊,你真是个好人呐。”

老大爷握住我的手颤抖地不行。

笑着向下压压手,会议室里逐渐安静下来,众人眼中的愤怒失望的神情消失不见,满含着欣喜和激动。

我把两张纸放在桌面上道:“这样,大家推选个代表出来,留下电话号码,到时候律师来了之后我打电话通知,另外,请代表人写一份这个事件的材料,大家集体签名按上手印,我会把这件事上报,大家认为呢”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