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妈……”秦晓琴继续哭闹着。

尹雪茹被我的手压着腰,根本就没反抗的力气,流着泪哭道:“姓马的……你他妈真是个禽。兽啊……呜呜……我可怜的女儿。”

我狞笑道:“要不是你们母女俩联合起来害我,哪会落到如此境地这叫害人不成反被干,活该!

”说完,我不再理会她们母女俩的大哭大闹,开始慢慢地耸动着屁股,粗大的凶器在秦晓琴狭窄的香泉里艰难地进进出出,将一**混着血丝的花汁带出来。

有的顺着秦晓琴的臀沟流在沙发上,有的黏在我的凶器上,使得狰狞的凶器血腥无比,充满肃杀之气。

可能是药效的作用,很快我就感到秦晓琴的挣扎越来越弱,脸上泛起红韵,嘴里哼哼唧唧的发出细细的娇吟,香泉里也越发湿润。

而尹雪茹从最开始不忍看着我的凶器凌虐着她女儿的下体,到后来眼神中充满渴望,脸上也同样晕红一片,她的小内内也湿漉漉一片,也在药的作用下迷失自我。

我的手从侧面钻进尹雪茹的小内内当中,两根手指顺着滑滑的香泉口抠进去,尹雪茹轻哼一声,微微扭动一下屁股。

我的大脑也越发的昏昏沉沉,**之火却越烧越旺,我知道这是药已经完全起了作用,我们三人都便为了爱的奴隶。

“啊……啊……”

“嗯嗯……”

秦晓琴和尹雪茹母女发出的娇吟娇喘此起彼伏,空气中散发着少女和熟妇的荷尔蒙的味道。

不多时,秦晓琴的身体突然快速颤动起来,她的手抱住尹雪茹的身体,小屁股疯狂地向上挺动,嘴里的娇吟声越来越急促。

香泉里的嫩肉一阵阵快速收缩,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如在云端。

我知道秦晓琴就要高朝了,于是加快动作,粗大凶器在柔嫩紧窄的少女香泉中快速翻飞。

终于,秦晓琴浑身一僵,嘴里发出如泣如诉的婉转之音,香泉里涌出一股温暖的汁液浇灌在枪头上,我猛地用力一挺,枪头死死地顶在香泉的深处,感受着她高朝带来的快感。

过了好一会儿,秦晓琴才如一滩烂泥般软下来,无力地摊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地看着我和她妈妈。

我把坚硬的凶器从她的香泉里了出来,‘啵’的一声轻响,宣告着任务的完成。

凶器上沾满红色和透明的液体,我见尹雪茹正眼巴巴的盯着凶器,便向前动了动,把凶器凑到她嘴边。

尹雪茹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将凶器含在嘴里,一前一后地吞吐起来,凶器上的血和花汁有的被她吃了下去,有的粘在她的嘴巴上,那副浪荡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见秦晓琴的茫然地看着她的妈妈为我服务,嘿嘿一笑道:“晓琴,等下我就干你妈了,是不是很有意思”

秦晓琴迷迷煳煳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继续把目光转向她的妈妈。

过了一会儿,我干脆从沙发上下来,把秦晓琴抱到一边,让她妈妈爬到沙发上跪伏着,屁股噘着对着上面,然后又把秦晓琴放到她背上趴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屁股就这样迭罗汉一般上下迭在一起,两个洞穴相映成趣。

我爬上了沙发,握着凶器抵在下面的那个入口,也就是尹雪茹的香泉,腰部稍微一挺,凶器便顺利地插进去,尹雪茹舒服地**一声,身子晃动起来。

我伸出右手在秦晓琴的洞穴口摸一手的花汁,然后移到下面涂抹在尹雪茹的菊花上,食指就着花汁的滑滑慢慢插进去,尹雪茹嗯哼一声,似乎觉得很享受。

我的左手也没闲着,慢慢插进秦晓琴的香泉之中,见她仍有些不适地扭了扭身子,便低下头伸出舌头在她娇嫩的臀瓣上舔了舔,然后一点点移到她的臀沟间,舌尖轻轻撩着她的敏感点。

时不时在她粉嫩的雏菊边上画个圈,整得她身子一抽一抽的,显然十分舒服。

我慢慢炮轰着尹雪茹湿漉漉的香泉,手指在她屁眼里轻轻轻轻搅动着,尹雪茹的**声压抑不住地响彻整个客厅,让我更加兴奋。

可能老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自己的娇妻被我整得欲仙欲死,女儿的一血也被我笑纳,他这简直就是替我养了接近二十年的两个女人。

本来我的持久力就很强,加上药的加持,我这一干就是半个多小时,三人的身上大汗淋漓,药效渐渐随着汗水从毛孔中排出。

迷煳的头脑渐渐有些清醒了,我看着自己的凶器一会儿在尹雪茹的香泉里进进出出,一会儿又移到上面插入秦晓琴的香泉中,脑中想着等下该怎么收场。

秦晓琴被我插地再一次进入了高朝,小屁股不断地颤动着,香泉肉壁紧缩不断,连带着菊花也跟着一张一合。

“啊……啊……”

秦晓琴趴在她妈妈的背上娇吟不断,我感到凶器的酥麻感越来越强,似乎有了射精的冲动,于是抱着她的小屁股开始大力炮轰。

秦晓琴喝的最多,所以到现在为止还迷迷煳煳地沉在欲海当中,而尹雪茹不同,她在我清醒之后也渐渐恢复一些,现在从我大力撞击着她女儿的屁股,呼吸声也越来越粗重来看,已经意识到我要高朝了。

“不要射我女儿……她还小,不能怀孕!”

尹雪茹尖叫着拼命挣扎,想要阻止我的行动,可她背上趴着秦晓琴,腰部也被我双手掐住,根本就摆脱不了我的控制。

我一边大力炮轰着秦晓琴,一边恶狠狠地骂道:“两个贱货,给老子设局下套,老子今天干死你们,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再搞事情!”

尹雪茹哭道:“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女儿,别射里面,你……你以后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

我一巴掌扇在尹雪茹丰润的臀瓣上,然后迅速把血淋淋的凶器从秦晓琴的香泉

里拔了出来,毫不犹豫地对准尹雪茹紧俏的菊花塞了进去。

“啊……”

尹雪茹疼得双腿一颤,差点趴倒在床上,菊门的括约肌使劲地收缩,想要把我凶器给挤出来,殊不知越是这样我的凶器越是舒服,大力挺动着屁股,把粗长的凶器一次次整根插进她的菊花中。

尹雪茹的菊门里重峦迭嶂,柔润的感觉通过凶器传入大脑,我抓住她的臀肉加快了速度,在她似痛苦似快乐的娇吟中进入最后冲刺的阶段。

“啊……轻点啊……”

我喘着粗气道:“快……叫老公……”

“啊……”

尹雪茹痛苦地晃着脑袋。

我更加用力的炮轰,使劲把她的两瓣屁股向两边分开,怒喝道:“叫不叫!”

“啊……老公……老公……好痛……”

尹雪茹终于忍受不了地大声叫了起来。

听到她的**,我想起了老秦那虚伪的老脸,要是他看到这样一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心理和生理的满足感越发强烈,凶器的酸麻感已经到了极限,我用尽最大的力气猛烈炮轰,嘴里大声吼道:“干死你这个女人……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