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巧的山峰挺立着,刚成年的**粉嫩无比,我忍不住右手盖在其中一只山峰上,立即引来她身体的轻颤。

我俯下身子张嘴将另一只山峰含在嘴里,左手伸下去,撩开裙摆隔着内内抚摸着大腿根部,内内中央早已湿了一大片,看来下面早就已经汁水泛滥。

“啊……”刘倩倩被我上下其手弄地哆嗦不已,嘴里娇吟出声,修长的美腿向上曲起蜷缩着,紧紧夹住我的大腿。

我一边吮吸着美味的玉女峰,一边用右手碾动着她的**,左手隔着内内轻轻磨挲着中间的凹陷之处。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我实在有些忍不了了,站起身迅速把自己脱了个干净,然后把刘倩倩的小内内也拉到了脚踝,双手分开两条雪白的大腿,下面诱人的景色完全展现在我面前。

可能由于刚刚成年,她鼓起的山丘的毛发并不多,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十根,花蒂已经有些发硬,凸出来露在外面,红彤彤水灵灵的如同一颗樱桃,粉色的花瓣上沾满透亮的汁水,有种滑腻腻的感觉。

我伸手拨了一下花蒂,立即引起刘倩倩的一阵颤栗,嘴里发出愉悦的娇吟,同时花瓣稍微动了动,一股透明花汁从缝隙中流出来,顺着粉嫩的雏菊流到床单上。

凶器越来越胀痛,枪头通红无比,再不解决我都感觉要炸开,我迫不及待地握住凶器,枪头抵在花瓣上,沾着滑腻的花汁上下滑动着,渐渐地,枪头把两片花瓣挤开,抵在洞穴口。

我俯下身子,拿开她盖在脸上的枕头,在她羞涩的目光中吻住她的唇。

我臀部慢慢向前挺动,枪头一点点朝着洞穴里挤着,只是她的洞穴太小,似乎根本就承受不我这么粗大的凶器,阻力相当之大,看来在破这方面大的东西还是存在着劣势。

“唔……”刘倩倩忍不住咬了我下唇一口,疼得我赶紧把嘴唇移开,她带着哭腔推着我的胸膛道:“姐夫……好痛……不是说好不进去的吗……呜呜……你骗我……”

我双手扶着她的纤腰,轻声安慰道:“倩倩乖,就痛一次,以后就不会痛了,姐夫以后好好疼你。”

说着我便下定决心,打算长痛不如短痛,准备直接一次性破开她的膜。

于是乎,我咬紧牙关,气沉丹田,心里倒数着,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我的手机突然铃声响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我拿起手机准备关掉,可见到是单位里打来的电话,怕有什么事情,只好沉着嗓子接通道:“哪位”

“喂老马,今天纪委来电话了,是关于秦主任……呃……秦浩荣同志的事。”

我的枪头依旧抵在小姨子的洞穴口,拿着手机沉声道:“怎么说”

“那边说秦浩荣同志的这件事由于没有证人站出来指认,只能给予党内警告和降级的处分,我们学校领导今后得对他加强监督。”

这个结果其实我早就料到了,所以觉得并没有什么,真要搞死他的话,在这一年内随便抓一个小辫子他的政治生涯就彻底完蛋了,上次的录音可是个大杀器,只要我交到纪委的手中,老秦就得从学校滚蛋,说不准还得坐牢。

“嗯,我知道了。”说着我便要挂断电话。

“老马,等等,还有件事。”

我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事不能一口气说完啊说吧,啥事”

“有一群人拉着横幅围在学校院子外面,说是因为我们学校之前学习被凌辱的事情,他们作为家属要讨个公道。”

这家伙,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放在最后说,真是不知轻重。

我压住心头的不悦问道:“周主任没出面处理吗”

那边稍稍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当年的事情就是周主任谈的,他不方便出面,容易引起群情激奋,他说不用管那群刁民,像以往那样让他们饿着肚子站上一天,到了晚上自然也就散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脸色不禁阴沉下来,这狗日的老周,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他会是这样的呢。

这样处理的话,长此以往,我们学校还有何公信力

“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我挂断电话,将手机一丢就把沾满花汁的枪头从小姨子的洞穴口拿开,随便抽出两张纸擦了擦,就把裤衩提上来。

刘倩倩坐起来搂住我的腰,噘着小嘴可怜兮兮道:“姐夫你要走了吗”

我捧着她的俏脸,吻了一下笑道:“学校有点急事,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说到这里,我似笑非笑道:“你不是怕痛吗这下姐夫没时间进去了不就正合你意”

“哪有……”刘倩倩羞红着脸扯过被子盖住下身,羞答答地望着我道:“如果……如果姐夫想要,痛就痛吧……你之前不是说答应我三件事吗第一件事,如果……如果我给了你,你就得永远对我好。”

这算什么事啊,这傻丫头真是可爱,我连忙点头道:“那是自然,我答应你。”

她闻言顿时开心起来:“那我以后就不用和姐姐分开了,真好。”

原来她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忧地嘱咐道:“我和你的事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你姐姐,万一她知道了肯定不会原谅我。”

“不会吧,姐姐难道不想和我一起生活”倩倩有些茫然道。

“哎,怎么跟你解释呢,算了,说不清楚,反正你记住了啊。”此时我已经穿好衣服,走到她身边捏了她玉女峰一下笑道:“等下饿了就让前台过来点餐,我可能晚点回来接你。”

“好吧。”刘倩倩撇了撇嘴道。

当我把车开到学校附近时,便见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堵在大院门口,三四条横幅被人高高举着,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标语。

当时的事情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经历过,只是听说一个学西方乐器的姑娘和一个学民乐的姑娘有争执,然后双方叫人互殴。

后来老周好像是偏袒了其中一方,可是这么久了,这些人又来闹,搞不好还会有什么阴谋,说不定是秦浩荣找人给弄的。

虽然已经入秋,但大中午的依旧很热,站了一上午的人们都被晒蔫了,一个个有气无力站着,眼神中都透露着绝望的神情。

我自然知道自己下车会面临危险,但思量再三我还是毅然决然地靠边停车,打开车门向人群走去。

他们见一个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的我朝他们走来,便都用警惕的眼神防狼一样看着我,这不禁让我感到有一些悲哀。

“走开走开,这里不让进。”一个中年大叔过来推攮我。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