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主动帮我解决。

嫂子依然温柔地微笑着,那神态感觉就像妻子面对丈夫一样,让我内心产生错觉,感觉她就是我的妻子。

嫂子的柔情让我很快有了射的冲动,嫂子似乎也已经看出来了,她手中的动作逐渐加快,另一只手也伸到凶器下面揉捏着我的蛋蛋,低下头含住我的小肉粒。

“嫂子……嫂子……啊……”

终于,我大脑一空,枪眼中喷射出一股浓浓的液体,连续喷了三四股才停了下来,在嫂子的抚慰中,这次的出水量比平时多了不少。

射完之后我大脑一阵晕眩,差点站立不稳,嫂子连忙扶着我坐到椅子上,然后拿纸擦拭着睡衣上的液体。

我心里既羞愧又满足,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感觉,缓了缓心神赶紧拿纸把凶器清理了一下,慌忙把裤子提起来穿好。

这事之后,我们两人心照不宣地只字不提,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嫂子依然是之前那个嫂子,并没有因为早上的事情受到丝毫的影响。

上午七点,我开车载着嫂子去了刘岚家,苏助理已经把车从酒店里开回来了,于是我吩咐刘岚这几天就不用去单位了,作为向导陪同苏助理和嫂子去小镇周边调研。

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苏助理便开车载着二人离去,我怕等下遇到秦晓琴那丫头,于是赶紧调头准备离开,却不料刘倩倩正好出了楼道,捂着头朝我这边走来。

没见到秦晓琴,我心里松了口气,按下车窗招手道:“倩倩。”她听到我的声音,抬起头有气无力道:“姐夫。”“你这是怎么了”我赶紧把副驾驶的门打开,她坐了进来,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昨晚秦晓琴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就送她到小区门口打车,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有车,我穿的少,估计是感冒了。”她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拿手摸了摸她额头,滚烫滚烫的,不禁有些心疼道:“都发烧了还去上学干嘛,应该请假去医院啊。”

刘倩倩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搂着我的右臂道:“你也知道,我家里条件差,只有拼命读书改变命运才行,还有半学期就要高考了,我不敢跟妈妈说,怕她着急。”

“那怎么行,你这状态去了学校也白搭,还会加重病情,这样,你给老师打个电话请假,现在回家休息,我来跟丈母娘说。”说着我准备熄火停车。

“别啊姐夫,我不想让妈妈替我着急。”刘倩倩仰着脸求道。

我想了想便道:“这样,你先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然后我送你去医院看病,看完病后我去酒店开间房你到里面休息。”

由于发烧,她的脸红彤彤的,勉强露出笑容来撒娇道:“姐夫真好。”

真是个美人胚子啊,才十八岁就出落得亭亭玉立,以后上大学了还得了

她和她姐姐性格不同,刘岚比较内向腼腆,家庭的很大一部分负担都压在肩上,所以在我之前一直都没谈过恋爱,而刘倩倩这丫头是活泼开朗的性格,加上长得又好看,上大学以后不乏很多人追求,指不准会被哪个臭小子所占有,想起这一点,我心里突然感到很不是个滋味。

刘倩倩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请好假,我便带着她去医院挂了三瓶水,然后就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个标间。

我把她扶到床上躺下,然后蹲下身帮她脱掉鞋子,她今天穿着一套裙装校服,短裙只能遮住一半的大腿,白色的齐膝筒袜刚好超过膝盖一点点,袜子和裙子下摆之间露出白皙的一截大腿,看起来非常诱惑。

我忍住摸一把的冲动,把视线下移,解开鞋带把鞋子脱了下来。

她的脚很小,大概只有三十五六码的样子,包裹在白色的袜子里很是娇小可爱。

我握住她两条修长的小腿抬起来放到床上,然后恋恋不舍地给她盖上被子,嘱咐道:“我先去上班了,中午再过来给你送饭,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刘倩倩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把拉住我的手,嘟着嘴道:“姐夫你好狠的心,人家都病成这样了也不说留下来照顾我。”

我好笑地刮了刮她的琼鼻道:“听话,姐夫也是要上班的。”

“姐夫你可是领导哎,你不去谁也不敢说什么,不管嘛不管嘛,人家就要姐夫陪着,一个人好恐怖。”刘倩倩摇晃着我的手臂撒着娇,见我不为所动,眼圈一红道:“姐夫你偏心,要是姐姐病了,你肯定不会这样的。”

这是什么逻辑

真不知道她小脑袋瓜子里是怎么想的。

看着她委屈不已地看着我,我只好说道:“那行吧,睡吧,我不走。”

“就知道姐夫舍不得我。”刘倩倩变脸真快,一下子又开心起来。

我四下看了看,没见到有凳子什么的,只好绕过去坐到床上,半倚着身子拿出手机看新闻。

昨晚跟蔺瑶折腾半宿,早上嫂子又帮忙把火气都给掏空,这一歇下来便感到一股困意袭来,很快我也随着刘倩倩均匀地呼吸声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下身痒痒的,慢慢便醒了过来,我刚想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有一只小手隔着裤子正在轻轻摸着我的小兄弟,受到刺激后的小兄弟渐渐硬起来,把裤子顶起一个小帐篷。

不用想,肯定是刘倩倩那丫头,我偷偷眯缝着眼一瞧,果然,刘倩倩正小心翼翼地用手摸着我的裤裆,她抬起头来,红着脸打量我一眼,见我依然还闭着眼在睡觉,犹豫了一下,慢慢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

我的心脏狂跳起来,倩倩这是要干嘛

难道她忘了我是她姐姐的男朋友吗

刘倩倩怕弄醒我,连拉裤链的动作都奇慢无比,一张俏脸紧张兮兮的,就像是在偷东西的小毛贼一般。

终于,拉链被完全拉开了,我的凶器顶着裤衩从拉链口里钻了出来,她再次惴惴不安地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手伸进裤裆里,从内内边缘探了进去,手指触碰到我的凶器。

滚烫的凶器把她烫地快速缩回了小手,拍了拍胸口,好半天才从惊慌中缓和过来,再次把手伸了进去。

我被她偷晴般的手法撩地心痒难耐,恨不得帮她把我的宝贝掏出来。

终于,她握住我的凶器,用另一只手把裤衩往下扒了扒,坚硬如铁的凶器一下子弹出来,她本来就是趴着的姿势,脸离我的裤裆很近,二十多公分的凶器挣脱束缚,一下子弹出来抽在她的俏脸上,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

这可是她始料未及的,一下子被抽懵了,瞪大漂亮的杏眼直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一手捂着被抽红的脸颊,一手捂着差点惊呼出声的嘴巴。

她鼻子呼出的热气喷在枪头上,暖暖的痒痒的,凶器顿时又胀大几分,威风凛凛地在空中轻轻颤动。

好半天,刘倩倩才回过神来,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打量着我那庞然大物,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长短,然后又胆战心惊地用手环绕着试了一下粗细,这才发现一只手根本就握不圆。

“天哪……这么大个东西怎么塞得进去……”刘倩倩用极小的声音喃喃自语,“难怪姐姐前几天走路姿势都怪怪的,想想都觉得可怕唉。”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