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瑶却把我拉到她身边蹲下,张开性感的小嘴将我凶器含在嘴里,用舌头一点一点地清理着凶器上的液体和花汁。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服务,我之所以认为她是个尤物,不止因为相貌身材出众,还有就是她连续高朝几次的体质和搞完之后的售后服务,要换做别的女人,绝对不会用嘴帮忙清理。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凶器在她嘴里又有了点抬头的迹象,赶紧从她嘴里拔出来,在客厅里把衣服捡进来,一边穿着一边问她:“手臂上的伤好一些了没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

蔺瑶道:“不用了,已经消肿了。”

看她挺着屁股弓着腿的样子有些好笑,我便拿毯子帮她盖上,然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道:“我先去睡觉了,有事就给我发消息。”

说完,我把微信名片给她扫,添加之后她备注了一下,我一看便笑道:“你还真把我当成你爸爸啊”

她的俏脸难得一红,“以后有了孩子,你不就是孩子的亲爸吗”

我心里一阵感动,虽然她是为了拿到钱去救父亲,这才为我生个孩子骗她干爹的,但不管怎样,她也是一个愿意为我生孩子的人。

就凭这一点,以后我也会对她好,等她拿到钱,我就会让她跟那个男人脱离关系,把孩子也弄回来我自己养,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爸爸。

我什么话也没说,再次亲了她一口,转身便出了门。

回到秦晴身边,见她依然沉睡着,我便放下心来,搂着她便开始犯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我习惯性地醒来,看了看手机时间,才六点出头,秦晴依然还在睡着,看来这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安心的一次,今天上午她不用去上班,等下我联系一下相关人员,陪她一起去婆家办理离婚手续。

我穿好衣服,看着立起中的裤裆很是无奈,强忍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软下来,只好顶着裤裆去卫生间撒尿。

可鬼使神差的,在经过客房门口时,我的脚步停下来,突然很想看看嫂子睡觉的样子,只是犹豫再三,依然没有勇气拧开门把手。

主要我还是怕,本来昨晚的事情就让我胆战心惊的,要是嫂子已经醒了,发现我开门偷窥她,她肯定要恼火的。

我叹了口气,拍了自己一巴掌,继续向卫生间走去。

“马宏”

突然,我隐隐听到客房内传来嫂子的声音,心中一颤,连忙退回到客房门口,嫂子的声音再一次传出来:“马宏是你吗”

嫂子这是在叫我吗

我忍住心脏的狂跳,低声道:“是我,嫂子。”

“进来帮下忙。”

让我进去帮忙

我使劲咽了口唾沫,犹豫再三终于打开了房门。

被子平铺在床上,床上没人。我扫视了一眼,只见一个曲段优美的背影正站在窗子旁,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她身边散发出来,如同在她身上镶上一层金边。

嫂子听到开门声,头也不回道:“我后面的头发缠项链里了,快过来帮我弄一下。”

我这才注意到,嫂子身上穿着性感的露背装,应该是昨晚找秦晴拿的睡衣。

真没想到,温婉如玉的秦晴竟然会有这么性感的睡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可惜秦晴以前睡觉穿这种衣服不过是孤芳自赏,她老公即便有心也没那个能力。

“发什么愣啊,快来。”嫂子回头瞥了我一眼催促道。

我盯着她白皙光滑的脊背狠狠咽了口唾沫,‘应了一声走到她身后,伸出颤抖地手去拿后颈上的项链。

虽然她岁数比我小,可这是堂哥的女人,我的嫂子,如今我离她是那么近,她身上散发出的芬芳以及清新的发香都是那样让我沉醉,我多么想就这样把她搂进怀中,可我不能,她是我堂哥的女人,我不能碰。

我带着复杂的心情捏住项链,指尖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嫂子皮肤,光滑细腻的触感使我手指一颤,项链差点从手中落下去。

嫂子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还可以睡一个多小时呢。”

我边给她解着项链上的头发,边尴尬地笑道:“习惯了,起来早点好一点。”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我那处于立起状态的凶器不小心抬了抬头,轻轻扫了下嫂子光滑的后腰,我吓得连忙往后噘了下屁股,也不知道被嫂子发现了没有。

“亏你活了这么久,这是正常的现象,又憋又胀的当然睡不着觉了。”嫂子意有所指地说道,看着窗外笑道:“你昨晚不是在卫生间解决了吗怎么大清早的还会这样你肾功能还挺强的,是不是因为憋太久了。”

难道嫂子在暗示我什么吗我心脏砰砰狂跳起来,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后颈上,头发丝都跟着晃动起来。

“嫂子……”我大脑有些短路,嘴里冷不丁地呼唤一声。

“嗯”嫂子问道:“怎么了马宏”

“你……你和我哥过得好吗”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能言会道的我面对嫂子时经常会紧张,可能是我对嫂子有着非分之想吧。

“挺好的啊。”嫂子温柔地笑道:“怎么会这么问”

“可是……可是我见哥很少回家,都在单位住,就算……就算再忙,也不可能那么忙吧。”我深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道:“是不是我哥对你不好”

嫂子的身子明显一颤,慢慢转过身子看着我,摇摇头道:“不是的,他对我挺好的,只是有些事情……不说也罢。”

“别骗我了,不止我看出来了,就连其他也看出来了,我想不通,嫂子你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我堂哥就不知道珍惜呢”我

躲闪着嫂子的目光低下头去,却不料见到嫂子那傲人的**把低胸睡衣撑地满满的,半边雪白的酥胸直晃眼睛,中间的沟彷佛一道深渊一样,深邃而又神秘。

“不是这样的,马宏,你们都误会我和你哥了。”嫂子摇着头道,突然她见到我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胸口,装作不经意地把衣服往上拉了拉,谁料她这一动,睡衣胸口部分出现两个若隐若现的凸起,原来她里面没穿贴身衣物!

我的凶器愈发粗壮,即便是微微噘着屁股也没法掩饰住,嫂子似乎也发现这一幕,俏脸微微有些泛红,只是她毕竟是我嫂子,装作没看到一样,温柔地笑道:“马宏,你虽然是我小叔,但你岁数比我还大,应该明白一件事,眼睛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也不要太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我看到你和我哥在一起并不开心,虽然脸上都在笑,但笑容十分勉强,你们相视的眼神就像两个朋友一样,感受不到丝毫的爱意。”我红着眼略喘粗气地说道。

“马宏,你到底怎么了”嫂子似乎被我的表现吓着了,连忙问道。

“我哥他不爱你对不对”我咬了咬牙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嫂子好可怜,有些失去理智地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你这么好的女人,我哥得到了居然不珍惜,你知不知道,有人想珍惜却无法得到。”

嫂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应该是被我今天这番话给吓傻了吧。

此刻的我恨极我的堂哥,恨不得和他打上一架,看到可怜可悲假装坚强幸福的嫂子,我大脑充血,竟然伸出颤抖地手把嫂子搂进怀里,身子紧紧和她贴在一起。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