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卫生间里已经传出哗哗的水声,我的大脑中不自觉地幻想出嫂子光着身子的样子,明明在内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不能这么想,毕竟她是我嫂子,我这样做对不起堂哥,可脑海里产生的邪念愈发强烈,根本就压不住。

以前嫂子刚进门的时候,我看她第一眼就怦然心动,不过那时候我跟她说话都脸红结巴,嫂子当时还暗地里笑我胆子小,不敢跟女孩子相处。

其实当时她不知道的是,那段时间我大脑里经常出现她的影子,甚至好几次做梦都梦到的是她,手动时就更不用说了,她就是我想的对象。

现在虽然我经历了最近这么多是,不过见到嫂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可能这就是心虚的表现吧。

温香软玉在怀,脑海中的幻想,一起刺激着我敏感的神经,我的凶器越发粗大,隔着裤子顶在秦晴的臀沟之间。

我忍不住把手上移,一把握住了柔软的酥胸,秦晴赶紧用手捏着我的手腕不让我乱动,紧张兮兮地看了卫生间一眼,低声道:“别这样,小心嫂子看到。”

“没事,我听着声呢。”我伸头一口将她的嘴唇吻住,舌头轻叩牙关。

可能是秦晴太过紧张,牙关咬地紧紧地,我的舌头始终进不去,我也不急,隔着薄薄的衬衫揉捏着她的酥胸,腾出一只手顺着小腹的裤腰钻进去。

一下子就摸到了隆起的山丘,山丘上光滑无毛,手感细腻,感觉好极了,她的下面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名器啊。

她抓住我作恶的手赶紧往外拉,有些着急地想要说些什么,可嘴巴被我死死堵住,只能发出‘唔唔’之声。

我的手继续慢慢下探,突然间,我的手背触到软软的小内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翻手往上摸了摸。

“唔……”

秦晴使劲甩开她的头,非常着急地低声说道:“快拿出来,快。”

我才不听她的呢,疑惑地问道:“这是啥”

说着我还扯了扯小内内。

“不……不要动,我……我来大姨妈了。”秦晴使劲夹着腿,红着脸低声说道。

我的手一下子僵住了,我说怎么软绵绵的像有一层棉花呢,搞了半天是卫生护垫啊。

秦晴见我不说话,便把我的手拉出来,从我身上下来坐到身边,有些沮丧道:“本来应该下周来的,不知怎么的就提前了。”

我见她似乎有些愧疚,便拉着她的手笑道:“可能是太长时间没做了,前几天跟我做了两次,把内分泌搞紊乱了,以后经常做就会正常起来。”

她掐了我手臂一下,风情万种地白了我一眼唾道;“呸,尽瞎说。”

说完她看了眼我那依然胀鼓鼓的裆部道:“憋得很难受吧,要不……要不我晚上用……用手……”

我盯着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咽了口唾沫道:“用嘴更舒服。”

秦晴又想掐我,我身子一躲,然后伸手挠她腰部。

“咳咳……当嫂子我不存在是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卫生间的门已经开了,嫂子正站在门口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俩。

秦晴赶紧收手,往旁边挪了挪,红着脸低下头。

此时嫂子身上裹着浴巾,凹凸有致的娇躯尽显无疑,瀑布般的长发从一侧垂下,红彤彤的俏脸面若桃花,再加上卫生间的雾气不断从她身后飘出,让她彷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嫂子见到我们这个样子便笑道:“行了,弟妹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怕羞,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回房间睡觉去了,你们也早点洗洗睡吧。”

说完,嫂子朝客房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再次转过头来冲我们眨眨眼,“晚上动静小点。”

我突然发现,以前温柔大方的嫂子从来不跟我这个小叔子这样说话,自从这次见面后就感觉变了个人似的,难道是见我没有以前的颓废,觉得可以和我开这种玩笑了

而且我们的岁数毕竟相差那么大,也好像有些不合适啊。

听到房门‘砰’的一声响,我才回过神来,迫不及待地拉着秦晴道:“咱们洗澡去。”

秦晴红着脸推了我一把道:“各洗各的,等大姨妈走了再说。”

我知道她这是不好意思,怕我看到大姨妈觉得恶心,我也不强求,于是道:“你先去洗吧。”

她感激地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这才从包里拿出毛巾和睡衣去卫生间。

房间里陡然安静下来,我脑中又忍不住出现嫂子的身影,此时的她在干什么呢

是不是已经解开了浴巾,赤条条地钻进了薄毯里

想着想着,我愈发激动难耐,心里似乎有几千只蚂蚁在爬。

就这样,我忍着下身的胀痛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直到秦晴从卫生间出来我才断了这种禁忌的欲念。

秦晴拧着她的包进了卧室,我赶紧跑到卫生间把门关上,脱光了衣服打开凉水喷头,从头到脚冲了一遍,突然间,我的目光瞥见洗手池旁边的衣服篓子里的衣服,心里砰砰乱跳起来,嫂子的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明知道这种猥琐的想法是要不得的,可我的腿却不听使唤地慢慢走到洗手池旁边,有些颤抖地把衣服篓子的衣服拿了起来。

最上面一层是秦晴的衣裙,衣裙里裹着她的胸罩和贴身衣物,她的我以后可以经常看,所以我便将她衣服放到一边,拿起最下面一层的衣服。

嫂子的衬衣职业黑色长裤,把这些拿起来之后,篓子底下的两件事物让我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一套淡红色的蕾丝边胸罩和小内内静静地躺在那里,彷佛在向我招手。

我内心挣扎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把胸罩和小内内拿了起来,用手细细感受着它们柔软的质地。

鬼使神差般的,我把鼻子凑到胸罩上使劲嗅了嗅,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味钻进鼻腔,那味道让人神醉,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嫂子的身影。

我如同魔怔了一般忘记了叔嫂之间的禁忌,把那条丝质蕾丝小内内裹在粗大的凶器上,凉丝丝滑腻腻的感觉非常舒服。

关键是想起这小内内曾经将嫂子的翘臀和花瓣包在里面,现在又和我的凶器裹在一起,对我心里的刺激可不是一般的大。

我忍不住一边闻着胸罩飘散出的芬芳,一边隔着小内内轻轻撸动凶器,幻想着把嫂子按在床上不停地攻击,快感渐渐来袭。

就在我沉迷在这变态的一刻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我浑身一僵,手中的动作顿时停止了,抬起头望着站在门口的嫂子。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