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番话说出来无疑是在秦晴的心湖中丢下了一颗巨石,她满脸震惊地通过后视镜看着我,显然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把这种羞人事情会跟别人说,羞辱的泪水瞬间填满眼眶。

嫂子安慰道:“不用怕,我又不是外人,这事除了天知地知,就只有我们三人知道。”

“对不起……我……我不该……”秦晴双手捂着脸哭泣起来,不知该如何面对嫂子。

嫂子笑着打断道:“作为女人,你很不容易,我对你家庭的不幸感到同情,如果你觉得我会让你离开马宏,那你就想错了。”

说着,嫂子从车头拿了盒抽纸递给她,接着说道:“虽然你比我大,但我作为马宏的嫂子还是得强调一下,作为马家的女人,就得为马家着想,马家也不会亏待你,但是……”

嫂子话锋一转,略带严肃地继续道:“一旦决定跟了他,就不能再有其他的想法,如果你想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我……我不后悔……”秦晴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在我最苦最难的时候,是他把我从中解救出来,也只有他理解我,关心我,体谅我,我想跟他好,哪怕……哪怕只是个地下的。”

听她这样一说,我心里松了口气。

嫂子低头在坤包里翻了翻,找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道:“这是见面礼,喏,拿着。”

“这不合适吧”秦晴连连摆手推拒道。

“叫你拿着就拿着。”嫂子笑着拉过她的手,把卡放在她手心道:“钱不多,聊表心意。”

“谢谢张总。”秦晴道。

嫂子立马脸色一冷道:“还不改口”

秦晴满脸通红地看了我一眼,低声道:“谢谢嫂子。”

我是真没想到这年轻的嫂子来了还有这好处,直接帮我彻底拴住了秦晴,我心情顿时大好,开车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很快,丹河小区就到了,秦晴有些犹豫道:“要不你们就别进去了,免得……”

嫂子拍拍她的肩道:“你现在是马家的人,有我们马家撑腰还怕了他们走,我倒要见识一下你的婆婆到底有多厉害。”

秦晴还是有些担心,我干脆一把握住她的手,她不好意思地抬头看了眼嫂子,见嫂子并没有取笑的意思,心里踏实了许多,带着我们朝楼道里走去。

电梯直达六楼,走到603门口,秦晴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谁啊”屋内有个老妇人的声音传出。

“妈,是我。”秦晴大声答道。

“你个骚蹄子,这么晚才回来,又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啊”屋内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下班不赶紧回家买菜做饭,你是想饿死我们吗你说你安的什么心”

秦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嫂子皱着眉头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说话间门被打开了,就见一个五十多的女人出现在门口,手里握着个鸡毛掸子,她嘴上骂骂咧咧的,当看到我和嫂子一左一右地站在秦晴身边时,嘴边的话生生地咽了下去,继而满脸谨慎地问秦晴:“他们是谁”

“这位是我们学校的主任马宏马主任,这位是悦然集团总裁张悦然女士。”秦晴面色有些难堪地介绍道。

“啊”秦晴的婆婆明显愣了一下,想起刚才几乎当着我们的面用那么难听的话骂她儿媳,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了,赶紧错身道:“快请进快请进,哎呀,小秦你也真是,马主任和老总过来也不提前说一下,我也好提前做好饭菜招待一下。”

看到她那虚伪的表演,我对她更加厌恶,不耐烦地摆摆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对秦晴道:“你房间在哪,收拾东西。”

秦晴看了她婆婆一眼,低着头朝着一个卧房走去。

多善良的一个好女人,偏偏有人不懂得珍惜。

“哎收拾东西去哪啊”老太婆一时没反应过来,连忙问道。

这时嫂子道:“我是她嫂子,让她跟我回去。”

“这平白无故的,怎么……”老太婆依然很是迷茫。

嫂子闻言脸色一冷:“平白无故吗我妹子自从做了你家儿媳,受得气还少吗你儿子没用,没有生育能力,你怪我妹子克夫,还到处宣扬,这也就罢了,我妹子忍了,可你儿子出事后,我妹子依然尽心尽力在照顾全家,你依然说是我妹子克夫,我就想问问,你是欺负她没亲人了吗”

“这都是误会啊,我也就是嘴上说说,其实真没怪她,她嫂子你不要往心里去啊。”老太婆没想到平时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儿媳妇竟然向她嫂子告了状,一时间有些慌了,连忙用拙劣的谎言解释道。

嫂子虽然年纪小,但也是一家大集团的总裁,就凭她的气场,绝对压得老太婆死死的,我懒得再看她们争论,跟着秦晴走进卧室。

“你不能走啊,你走了谁来照顾我啊,谁来给我妈养老啊”刚一进门,就听到一个虚弱的男人费力地说道。

秦晴根本就不理他,拿着一个包装着衣物。

“作为一个男人,你有脸说出这种话”我走到男人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你是……”男人脸色一变,很快就反应过来,扭头对秦晴吼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居然在外面跟别人鬼混,还要跟他走……”

即便他是个瘫痪,我也被他的话给气到了,扬起手来准备甩他两巴掌,秦晴见状连忙握住我的手腕哀求道:“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时候,老太婆和嫂子一前一后都进来,见到我这架势连忙上前抱住她儿子转头急道:“就算你是什么主任,你也不能打人啊。”

“主任”床上的男人怔住了。

我放下手来,直接用命令的语气道:“介于你行动不便,明天我会让民政局的人来一趟,你们准备好户口本。”“干……干什么……”男人感到事情越发不妙起来。

“离婚。”秦晴下定决心,咬了咬牙道:“我要跟你离婚!”

老太婆顿时急了,连忙道:“不能离婚啊,离婚了我儿子怎么办哪。”

“我不同意,就算市长在这里,我也不同意!”男人气的双手直拍床板,冲着我吼道:“当官了不起吗当官就能逼我离婚吗”

看到他们那么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反而笑了:“首先,离婚后我可以让你妈妈到社区打扫卫生,也算有个工作,其次,我会让人给你家办个低保。”

“当然了,如果你不同意离婚,以上都是没有的,而且秦晴会向法院提起诉讼,就凭你们母子造谣侮辱她,以及打骂她,法院一样会判决离婚,而且你母亲因为存在家暴伤人之事,可能会入狱,再轻也是拘留加赔偿。”

嫂子接过我的话头说道,“不要存在侥幸心理,我认识不少律师行业的朋友,你们自己掂量一下。”

我们两人一唱一和配合地天衣无缝,让这对母子哑口无言。

秦晴随便装了点随身物品,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床头柜上道:“之前每个月都交婆婆里三千块钱,所以也没能攒下多少,这卡里还有八千多块钱,全留给你们。”

“小秦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不能抛下我们不管了啊。”老太婆急了,张口就嚎啕大哭起来,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看起来颇为伤心。

“是啊,晴晴,你别走,以前是我们错了,我们改,我们一定改,以后好好对你。”秦晴的老公也伸出手来,想要抓住秦晴。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