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雪茹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我,我才懒得理她,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

“这……”

尹雪茹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来,急忙摇着头道:“这不行,如果可以,我把房子卖了给你钱,你放过我家老秦吧。”

我不屑道:“谁稀罕你那点钱,要么老秦坐牢,要么你就给老子闭嘴!”

说完,我按照上次看到的地址直接朝她家开去,尹雪茹面色凄凄,紧紧抓着包包的手指泛白,屈辱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不敢再顶一句嘴。

到了地方后,找了一圈才找到他们家,真没想到这老秦还挺有钱的,要知道即便是在这个地方,这样的独栋小别墅怎

么也值小三百万了,仅靠学校的那点收入能买得起这种小别墅,说没贪钱打死我也不信。

我冷笑一声,在门口停好车,对着尹雪茹这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女人怒道:“还愣着干什么,下车!”

尹雪茹满心不甘地红着眼狠狠瞪了我一眼,用力摔门而出,我跟着她来到门口,她摸出钥匙犹豫半晌,咬牙切齿道:“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准他做初一,就不准我做十五开门!”

我恶狠狠地说道。

其实秦浩荣凌辱刘岚的时候,刘岚和我根本就没什么关系,我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找个难以让尹雪茹反驳的由头罢了,真要说起来,我搞老秦和尹雪茹,一则是了剪除政敌,稳固我的地位,二是为了教训下这个狗眼看人低的臭娘们。

尹雪茹知道自己难逃一劫,狠狠把钥匙捅进门锁里,愤怒地说了句:“你给我记着今天所做的一切,将来我一定加倍奉还。”

说完便顺手一拧,防盗门被推开。

这娘们死到临头了还放狠话,看来平时仗着老秦作威作福惯了,我今天非好好杀杀她的嚣张气焰不可。

我跟着她进了门,偌大的客厅清一色的红木家具,就这些东西恐怕都值几十万了,难为老秦还开着十来万的老款大众车掩人耳目,这狡猾的老狐狸,也不知道收到了多少贿赂,搜刮了多少公款。

我心里更为愤怒,我自己虽然不是官,但做人也要有个底线,该我的我拿,不该动的绝对不动,跟老秦他们一比,我简直就是个两袖清风的道德模范。

看着尹雪茹站在客厅怒视着我一动不动,本来就憋气的我把门反锁,一把扯过她的手臂就把她拽到二楼的洗手间。

“脱啊,还愣着干什么”

我见她站在卫生间里不为所动,心中更来气,怒骂一声两手抓住她的低领衣服用力向两边一扯,呲啦一声,衣服被我扯成两半,蕾丝边的红色胸罩和胸罩上方露出的一抹雪白瞬间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

尹雪茹这下知道害怕了,出于本能地双臂环胸,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

她不止脸蛋保养的很好,身材也保养得不错,小腹比较平坦,没有多少赘肉,要不是腹部有条澹澹的剖腹产刀疤,根本就看不出是个生了孩子的女人。

我的凶器迅速抬起头来,把裤子顶起一个大大的帐篷,小腹似有一团火在烧。

我再次伸手勾住她皮质短裤和小内内,猛地向下一扯,直接将两条裤子扯到脚踝,露出鼓鼓的三角区,三角区上的毛发茂盛得很,就凭这一点就知道她是个需求量旺盛的人,真不知道老秦那个短小快是怎么满足的了她的,要么事前

吃伟哥,要么前戏八分钟,做用两分钟。

这样的女人给老秦那样的废物做老婆真是暴殄天物啊。

尹雪茹立即又伸出左手来捂住下面,我对她本来就没什么好感,居然还遮遮掩掩的不给我看,我使劲一巴掌甩在她那白皙的肥臀上,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她屁股上立即浮现出红色的指印,我的手都被拍麻了。尹雪茹痛呼一声向后躲,我哪里肯就这样放过她,掰过她身子就解下她的胸罩带子,然后使劲从她手里拽下来扔在地上,两颗颤巍巍的酥胸脱离束缚,暴露在空气中,她的双掌立即捂住两颗镶嵌在峰顶的小樱桃。

“姓马的,你他妈王八蛋!”

尹雪茹哭着骂道。

“草,你个贱人真是找打!”

我也回骂一句,再次一巴掌拍在她另外一边的臀瓣上,肥臀猛地颤动一下,巨大的反弹力反震地手掌生疼。

她依然边哭边骂,我顿时烦躁不已,迅速把自己脱了个干净,直接把她拽到莲蓬头下面,一把拧开阀门。

水花簌簌而下,迅速淋遍我两全身,我拿过一旁的沐浴乳直接从尹雪茹的脖颈倒了下去,沐浴乳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流动,我扔掉沐浴乳,近乎粗暴地用手掌抚着沐浴乳用力搓洗她的上半身。

她边哭边骂着,我充耳不闻,背后洗完伸手环抱住她,两只手从她手掌间穿进去,握住她的两个酥胸揉洗着,我翘起的凶器贴在她的腰椎和我的小腹之间,滑腻的感觉让人如在云端。

“妈的,还要老子给你洗,真以为我给你脸了!”

我用粗话骂着她,又在她腹部搓了搓,然后揉了一下湿漉漉的毛发,伸手朝她胯下摸去。

尹雪茹立即反抗起来,死死夹着大腿,双手握住我的手腕不让我往下伸,我一下火了,另一只手从她背后伸下去,顺着臀沟一下子钻到了她的胯下。

“姓马的,你他妈的不得好死!”

尹雪茹哭着使劲扭着身子,想要摆脱我的控制,我听她这么咒我,刚刚下去点的火气腾地一下又上来了,用沾满沐浴乳的滑腻的右手食指用力挤进两片花瓣之间,大拇指毫不客气地朝着她紧闭的菊花抠了进去,里面的肌肉条件反射般地紧紧收缩,如同在吮吸我的手指一样舒服。

“啊!我草你妈啊!”

尹雪茹陡然被我手指爆菊,疼得大声骂起来,伸手过来掐我的右臂。

我的手臂被她掐得生疼,愤怒的气焰促使我又使劲用力一钻,整根拇指一插到底,全部被她的菊花所吞没。

她立马疯狂的大哭大闹,可始终也摆脱不了我这个强壮的男人,我一边用拇指扣着她的菊花,一边咬牙切齿道:“你掐我一下,我就插你菊花两次,看你这个女人还贱不贱!”

她被插地疼痛难耐,不敢再用力掐我,垂着双臂一个劲地哭。

我是个守信的人,她收手了我也把拇指从她菊花里拔了出来,然后用水把我们身体上的泡沫冲洗干净,然后命令道:“把腿张开!”

尹雪茹知道反抗只会遭来更强烈的报复,只好哭哭啼啼地岔开双腿,露出胯下的部位任我冲洗。

我拿着喷头蹲在她身后,见她暗红色的两片小花瓣从大花瓣中间的缝里钻出来,如蝴蝶展翅一般向两边张开,紧皱的菊花口全是泡沫,估计菊花里也被我弄进去不少。

我一边拿莲蓬头冲她的下身,一边用手扒开她的花瓣,直到把泡沫全都冲掉,然后又冲掉菊花口的沐浴乳,这才关掉阀门,拽住她的胳膊就往外拉,随便推开一间卧室就把门带上,一把将她推倒在松软的大床上。

我突然发现这间房居然是主卧,床头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婚纱照,照片应该是近几年结婚纪念日补拍的,照片上的尹雪茹很美,依偎在小老头秦浩荣怀里,两人幸福地笑着看着镜头。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