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晴扭动着屁股想要摆脱我的凶器,我的凶器随着她的扭动左右摇晃着,舒服地我仰天长叹一声,左手上移捏住她的胸部,右掌盖在她光秃秃的山丘上,中指按压着花蒂。

敏感处被袭。

“嗯……”

秦晴娇哼一声,无力地一屁股坐了下来,凶器尽根被香泉所吞噬。

我慢慢顶着她丰盈的臀部站起身来,她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两个肉肉的酥胸压在桌子上变形状。

低头看去,之间她纤细的腰身呈弧形下压,臀部高高翘起,我的凶器插在臀瓣之间,神秘的气息蔓延开来。

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掰开臀瓣,见到我的凶器塞在山洞里,两片花瓣被挤得向两边分开,如嘴唇一般耷在我的凶器两边,往上看来,山洞上方半指处颜色略灰,紧皱的菊花分外诱人。

我忍不住用手指沾了沾山洞旁的花汁,在菊花上轻抚了一下,秦晴浑身颤动了一下,菊花一缩,差点把我指头给夹住。

“那里不可以。”

秦晴艰难地扭过头来羞红着脸道。

我没有回答她,嘿嘿笑了笑,抓着她的臀瓣开始用力耸动,每一次有力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响,还有凶器在泥泞的香泉中噗嗤噗嗤的运动声响。

秦晴一边娇吟一边道:“慢慢点别让人发现了,嗯……”

经过刚才徐明的那一吓,我的神经大条了许多,她越是担心,我便越是兴奋,一下比一下插地更深,撞击地更加有力。

在我快速且强力的进攻下,秦晴很快又兴奋起来,香泉里喷出一股股花汁。

我这次才懒得忍了,一手抓着她的纤腰一手抚摸着她的菊花,疯狂地挺动着腰部,每一下我的凶器都整根拔出,再整根插入,枪头次次都撞在她柔软的花心上。

“啊!我要丢了……”

秦晴忍不住大声娇吟一声,主动把屁股向后挺,迎接着的撞击,香泉有力地收缩起来,一股股温暖的花汁从香泉深处喷了出来,冲击着我的枪头和枪头。

她的叫声吓得我更加兴奋了,如一头蛮牛一般低吼着向前耸动着屁股,恨不得把她的两瓣屁股给撞地撕裂开来。

她香泉里又是一股更大的浪水涌来,我顿时忍不住把沾满浪水的手指抠进她那紧窄的菊花,同时感到腰部一麻,凶器发胀,连忙用最大的力气向前一挺,枪头终于打开,抵着香泉深处的花宫喷射出滚烫的浓浆。

秦晴身子剧烈抽搐起来,屁股上的肉不断地抖动着,香泉口周围不断地向外喷射着浪水,滋滋声响格外响亮。

十来秒后,秦晴总算完事了,身子无力地往下滑去,我的手指从她菊花里拔了出来,发出啵的一声闷响,我赶紧双手抱住她的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凶器依然插在香泉中没有拔出来。

秦晴仰头躺在我的肩头娇喘连连,我双手爱抚着她凶器的两个酥胸,闻着她修长的脖颈非常满足。

好半晌她才缓过劲来,伸手握住我有些疲软的凶器往外一拔,迅速用另外一只手捂住裆部从我腿上下去,蹲下身去放开手,顿时大量的浪水混合着我的乳白色牛奶从山洞口流在棕色的木地板上。

她抽了些纸巾一边擦拭着下身一边羞涩地看了我一眼,我笑着摸摸她的头顶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自己也抽出几张纸把凶器上的黏液清理干净,只是裤裆处沾染的湿痕一时半会是去不掉的。

等战场彻底打扫完毕之后,秦晴坐到了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她不敢离我太近,简直被我搞怕了。

想起刚才的一幕,秦晴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红着脸低声道:“以后不能这样了,要是被发现了,我没脸活了。”

我并不作答,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脸道:“我突然发现,每次跟你做过之后,你都更加漂亮了,整个人容光泛发,看来**确实能滋润一个人啊。”

她轻啐了一声:“不要脸。”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于是正色道:“你等下去把徐明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到文教办暂代主任之职,档案室目前还是由你管着,等以后有了人手你再卸掉档案工作。”

无论如何,秦老头这次是真栽了,被纪委带走即便只是调查下情况,回来后主任的位置也是保不住的,所以秦晴并没有多加推诿,一口应承道:“嗯,我这就去办。”

说完便站起身准备出去。

我一口叫住她道:“关于离婚的事,你抓紧时间办,如果有什么问题就跟我说,我帮你解决。”

她娇躯一震,有些茫然道:“真要这样吗”

我点点头道:“必须这样,当断则断,你已经仁至义尽了,没必要一辈子都在屈辱中度过,离婚跟着我,生个可爱的孩子,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我虽然给不了你名分,但我可以给你幸运的幸福和那种性福,做我的女人,你会很快乐。”

秦晴满是纠结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从她刚才的神情可以看出,她对我的胯下之物产生了依赖,也对我刚才所描述出的未来充满了向往,所以我对彻底收服她是志在必得,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就在我迅速处理了一下日常事务之后,时间已经到五点半,刘岚还没有回来,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得知正在返回的路上,于是就让她干脆直接回家,不用来学校了。

挂断电话后,我收拾了下东西,打算去看看那个尤物蔺瑶。

这层楼的办公室已经空了,职员们要么去食堂吃晚饭要么已经回家了。

我刚按下电梯,电梯门便打开了,电梯里站着一个美熟妇,这不是秦浩荣的老婆尹雪茹吗

看来秦浩荣被带走的消息已经有人告诉她了,只是她来这里做什么她脸上带着一股怒气,并不跟我搭话,与我擦肩而过直奔走廊,八厘米的恨天高踩得地板砖哒哒作响。

“喂,你找谁这层楼的人都不在。”

我对着她背影道。

尹雪茹转过身皱着眉头,语气不善地质问道:“你们那个叫什么岚的实习的小姑娘,她去哪了”

看来她以为是刘岚把秦老头给举报了,这是来找刘岚麻烦的啊,我冷冷道:

“你找她做什么”

“我找她做什么你管得着吗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尹雪茹不耐烦地一瞪眼说道。

这女人虽然已经三十五六了,但保养得非常好,肤白貌美的,带有一种特有的成熟的风韵,只是她这种狗仗人势的态度着实可恨,我不由得怒道:

“你在谁面前充牛逼呢上次老子没跟你计较也就罢了,你这次还这样,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你男人秦浩荣在我面前都不敢这么干!”

她被我的怒喝吓了一跳,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你是谁”

“马宏!”

我冷冷说了一声,然后懒得搭理她,她赶紧巴巴地带着一股香风跑到我跟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叫屈道:“马老师啊,我家老秦是被那个叫什么岚的小丫头片子联合他人设套陷害的,你可要帮帮他啊。”

我甩开她的手臂道:“是不是陷害等调查一段时间就清楚了,再说我们非亲非故的,我凭什么要帮你”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