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她招招手道:“你过来,到我这边来。”

她有些担忧地回头看了眼门口,然后表情纠结地绕过办公桌走到我旁边站定,一股成熟的女人气息扑面而来。

我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椅子道:“坐下聊。”

她点了点头,慢慢坐了下去,很是不安地并拢白皙的大腿,双手往下扯了扯套裙的下摆,再一次扭头看了看门口,显然怕有人突然进来。

我看着她说道:“秦老头的事你知道了吧”

她点点头道:“听同事们说过了。”

“他这一走,很难再回来了,他主任的位置也就空了,我想把你调到文教办暂代主任一职。”

我开门见山地说着,忍不住伸手搭在她白皙的手背上。

秦晴有些不自在地把手往回一抽,我的掌心一下子盖在她白皙的光滑的大腿上,她的俏脸一下子红了,手伸过来一边推我的手掌一边压低声音道:“求求你马老师,别这样。”

我干脆反手一把将她的柔荑拿在手中紧紧握住,盯着她眼睛低声道:“你都做了我的女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都是有需求的,你老公都那样了,以后你怎么办,难不成靠着看小片子,然后用手帮忙度日”

看小片和用手可是被我亲眼撞见的,这成为她的一个痛点,所以当我一提起,她就变得极为不自在,连连摇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轻轻揉捏着她柔软的手背继续道:“咱们互相满足对方有什么不好,我又不会去影响你的家庭,再说了,以后在学校里有我给你撑腰,谁都不敢欺负你,难道这样不好么”

秦晴又转头看了一眼门外,低声道:“昨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万一万一这样下去怀了孩子该怎么办,我估计都没脸再活下去了。”

我问道:“难道你不想有个孩子吗难道你想就这样守着你男人一辈子”

“我……”

她眼圈一下子红了,显然被我戳中痛点。

我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说真的,自从你男人瘫痪后你照顾了那么久,也算仁至义尽了,你婆家还把所有的罪过都强行推到你身上,导致你遭受他们的指指点点,难道你这样过下去不觉得憋屈么”

秦晴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可是……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放开她的手,拿了包抽纸递给她,她边擦眼泪边道:“我的思想其实很封建的,一向都觉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一件非常值得别人尊敬的事情,可是……可是之前因为一直没怀孩子,老公就怀疑我下面不长毛就是有病,是导致不孕的最大的原因。

我没想到他居然还把这种事告诉婆婆,婆婆就开始对我有了成见,后来老公出事后更不得了,婆婆就觉得是我克了丈夫,还在邻里亲戚之间到处宣扬,我忍气吞声地照顾丈夫,指望看在我不离不弃的份上,婆婆能对我好点,可是并没有……”

说到这里,她摇摇头哭泣道:“婆婆不会让我离婚的,她说是我害了她儿子,让我一辈子伺候他们抵罪。”

“那你想要孩子吗”

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满是泪花的眼睛。

她啜泣道:“哪有女人不想有个孩子可是可是我不能啊。”

我继续问道:“难道你想一直忍受着屈辱伺候着他们全家人过一辈子吗”

她不回答,只是低头抹着眼泪。

“离婚,做我女人,一辈子的女人。”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可以有孩子,可以过上幸福富足的生活,快快乐乐生活一辈子。”

她瞬间被我这句话震惊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我帮她擦了擦眼泪道:“想一辈子让你给他们做牛做马他们想得倒是挺美,只要你愿意,我托人帮忙离掉这个婚。”

看她傻愣愣地呆在那里,我搂住她用力一提,将她的娇躯抱起来坐在怀里,硬挺挺的凶器正好抵在她的臀沟之间。

她扭头看着门口,边挣扎边低声告饶:“不要万一被人看到。”

我双臂使劲环着她的后背,使得她丰润的两个酥胸紧紧贴在我的胸口,我低声道:“放心吧,我这里很少有人来,没事的。”

说着,我就一口吻住她的香唇,伸出舌头在她嘴里慢慢搅动,竖起耳朵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秦晴害怕被人瞧见,一直紧绷着神经,使得本就敏感的体质更加容易受到刺激,娇躯微微颤栗起来。

我把她的衬衣从裙子里拉出来,伸手钻了进去,推开胸罩一把握住柔软温暖的酥胸,爱不释手地揉捏起来,另一只手绕过她的纤腰从裙腰里插了进去,抚摸着光滑无毛的山丘。

秦晴握住我的手腕想要让我拿出来,我哪能就这样轻易放弃呢左手捏住已经变硬的小樱桃轻轻碾动,右手顺着山丘继续向下探去,扫过凸起的花蒂。

中指顺着饱满的花瓣向下挤压滑动,指尖触到山洞的入口,湿湿。滑滑的早已花汁泛滥。

我中指一弯,直接抠进了香泉里,指头瞬间被温热的软肉所包裹,美妙的滋味从指尖传入神经,凶器一下子坚硬如铁,隔着裤子深深陷在股沟中间。

“唔……”

秦晴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双手不自觉地伸过来勾住我的脖子,动情地伸出丁香小舌钻进我的嘴里。

我吸吮了一会儿她的舌头,见她因为缺氧憋地俏脸通红,连忙分开唇把她裙子推到腰间抱起来,让她面对着我跨坐在我的腿上。

她的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看着分外可人,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着她那修长的脖颈,伸手拉开裤裆拉链,掏出我那粗大的凶器,然后用手拨开她的内裤,握着凶器抵住湿漉漉的山洞口。

我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臀部往怀里一带,我的腰部向上一顶,枪头分开花瓣带头冲进去。

秦晴忍不住仰头娇吟一声,我如闻天籁之音,双手搂着她的臀部抬起来,然后手一松,她软软的身子便坐下来,凶器一下子尽根没入到香泉之中,枪头抵在一团光滑的软肉上。

我也舒服地闷哼一声,解开她上衣两颗扣子,把酥胸从胸罩上方拿出来,抱住她的臀部就伸头一口含住小樱桃,使劲地吮吸起来,同时双手也用力向上抬她的翘臀,然后陡然放下。

如此反复,凶器在她紧致的香泉里上下滑动,一股股花汁被凶器带出来,都流到我的毛发和弹药库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