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道:“今天我见到了她们三个,都挺正常的啊。”

我也摇了摇头,装作茫然不知。

陈明伟摸着下巴道:“那可就奇了怪了。”

老周问道:“请问陈组长,视频里涉及的人物都能看清样貌吗”

陈明伟点点头“视频是近距离高清拍摄,秦浩荣看得非常清楚,绝不会出错,只是那个女性的头部和一些隐私部位都打上了马赛克,她的声音也经过处理,无法判断究竟是谁。”

老周跟着道:“手法这么专业,有陷害的嫌疑啊。”

陈明伟喝了口茶道:“是的,事情存在诸多疑点,第一,为什么超近距离的拍摄,秦浩荣却没有发现拍摄者,而且从画面略微抖动来看,应该不是早就埋好的摄像头,也就是说有个人就站在旁边拿着设备在拍。

第二,视频经过处理,里面的女性根本无法辨认,不排除视频经过拼接或其他特殊手段的处理,手法太过专业。

第三,第三,举报信是从国外地址发过来的,这一点就更加可疑了。

最后还有一点,既然有人举报,要么就是和秦浩荣同志有过节,要么就是和那个女性有关系,我们纪委的人都来了,为什么没人站出来指认。诸上疑点重重,所以故意陷害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这还没谈几句呢,纪委就已经把这次举报定性为栽赃陷害了,看着老周和陈明伟二人一本正经的你一言我一语,我心中格外的气愤,这两人看来合作过不少次了,这次调查完全就是走个过场。

这时候,一直闷不吭声的邵成邦突然拍了下桌子道:“简直是乱弹琴,这些都只是单方面的猜测,不管怎么说,举报信来了我们就得调查处理,女性是谁并不重要,拍摄者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视频里秦浩荣的画面和声音是真的,以权力逼迫女性达成交易是事实,我提议,把秦浩荣带回市里接受组织调查。”

我真没想到,这个邵成邦居然这么强势,直接一句话把老周和陈组长顶回去,直接要求带走秦浩荣,难不成他也和这个秦老头有什么过节

老周不悦道:“陈组长是纪检组组长,请遵从组长的决定。”

陈明伟咳嗽了几声示意老周住嘴,以询问的语气对邵成邦道:“直接带走调查是不是有些不妥,这将会引起学校同志们的猜忌和秦浩荣同志家人的不解啊,万一这事子虚乌有,我们该怎么交代。”

陈组长的态度立马说明了一切,老周脸色一变,不敢再说什么,额头上的冷汗直往下滴。

“难道你想违抗上级命令吗”

邵成邦并不作解释,直接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陈组长连忙站起来改口“我坚决服从领导的命令。”

事情在谈笑间开始,在沉闷中结束,陈明伟本来想来走个过场,却不料被邵成邦一棒子敲老实,人家邵成邦此行的目的很明确啊,就是来带走秦浩荣。

老周也被杀气腾腾的邵成邦脸都吓绿了,这不显山不露水的邵成邦居然才是最大的领导,真是看走眼了,自己差点被秦浩荣那老小子给连累了。

事情比想象中结束的要快的多,邵成邦拒绝中午的饭局,直接把秦老头给带上车,临走之前从窗户里探出头道:“人人自律,党风自强,诸位谨记。”

说完有意无意地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车子绝尘而去。

我感觉到他这句话是专门对我说的,我不禁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中午吃完饭,我正准备午休,突然手机响了,我掏出来一看,是堂哥的电话,赶紧按下接听键道:“哥,什么事。”

“宏子,你嫂子想去你们那搞投资,你觉得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哥哥爽朗的嗓音。

“投资。”

我无奈道:“我的堂哥啊,我还不知道你投资是假,帮我拉政绩是真,且不说我能不能有政绩,但哪里值得嫂子那么大的集团前来投资啊。”

“那你就错了,你嫂子的集团想要把业务扩展到旅游景区开发这一块,正好你们镇山清水秀的,地价也相对便宜,她打算在你们搞一个试验基地,如果成功了就正式进军旅游景区开发这一块。”

哥哥说的这倒是个实话,我笑道:“嫂子的野心还真大,行吧,她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下午,她这次只带了个助理过来,先考察调研一下项目的可行性,你可要安排好咯。”

我无奈道:“哥哥你交代的事情我敢不上心嘛,放心好了。”

“就这样,我下周要和考察团一起出国考察一周,到时候回来了找你喝酒。”

“行,注意安全。”

说完之后挂了电话,想起堂嫂即将来镇上,我心里不禁忐忑起来,以前的很多事情逐渐浮现在我脑海中。

秦老头被纪委带走后刘岚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听说我堂嫂要来后又有些紧张起来。

她捏着衣角可怜兮兮地看着我道:“怎么办呀”

我疑惑道:“什么怎么办”

“嫂子要来,万一知道我和你的事情……”

刘岚的俏脸有些发红。

我笑着抓住她紧拽的小手道:“嫂子人挺好的,知道了就知道了呗,难不成还吃了你。”

现在是午休时间,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上,根本就不用担心有谁会闯进来。

刘岚摇摇头道:“我家境这么差,万一……”

“那你这担心纯属多余的。”

我轻轻把她拥在怀里道:“我都说了,我们两个人的事谁都干涉不了,家境差只是一时的,以后会好的,再说了,嫂子可不是那种势利眼,她人很好的,你这么温柔漂亮,她肯定会喜欢你的。”

“好难为情啊。”

刘岚抓着我的腰道。

我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笑道:“见了面你就知道了,走,睡觉觉去。”

说完我一把操起她的腿弯横抱起来。

刘岚惊呼一声连忙用双臂勾住我的脖子,有些惊恐道:“不行,这是办公室,再说我我下面还是肿的。”

“放心,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敢私自进来,再说,我又不是要你。”

说完我进了隔间的休息室,一脚把门带上,搂着她躺在那张单人床上。

刘岚羞红着脸掐了我一把,我嘿嘿笑着一下子吻住她那娇艳欲滴的樱唇,将她的衬衣扣子一颗颗解下,双手攀上那两个颤颤巍巍的酥胸,爱不释手地轻轻揉捏起来,酥胸上两颗粉红的小葡萄渐渐硬挺起来,磨得我掌心痒痒的。

她略有不适地紧紧夹着双腿,扭过头微微喘息,我捏住她一颗小樱桃轻轻碾压,身子下滑将另外一颗小樱桃含在嘴里轻轻吮吸。

“啊。”

刘岚忍不住抱住我的头,轻声娇吟起来,我凶器有些发胀,隔着裤子紧紧顶在她的腿上。

听着她诱人的娇吟,闻着她酥胸的清香,我忍不住把手摸向她平坦的小腹。

钻进裙腰慢慢下移,手指触碰到隆起的山丘上,细细软软的毛发撩拨着我的神经。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