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我哪里有过如此新奇的体验,双腿顿时绷直了,看着她那停留在我上方的屁股,忍不住伸手拨开勒在花瓣中的丁字裤,露出两片白白的蝴蝶样的花瓣。

我双臂环在她的腰间,张口含住那两片蝴蝶唇轻轻吮吸。

这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尤物女邻居把头仰出水面娇吟一声,再度深吸一口气扎下水中含住我的凶器上下吸舔。

我轻咂了几口蝴蝶唇,然后一手前伸握住吊在水面上的酥胸,另一只手按住她的玉豆轻轻揉动,舌头划开她的两片柔软的花瓣插了进去,直接舔弄她的香泉口。

一股海水和薰衣草混合的味道传入鼻间,香泉口里慢慢流出酸酸咸咸的花汁,简直让我如痴如醉。

舔弄了一会儿,我的舌头向下移动,舔在了鼓胀的玉豆上,食指则和舌头交换了个位置,在她香泉口揉了几下便慢慢伸进了香泉。

香泉里潮湿而又温暖,我进攻了几下又加入了中指,两根手指恰好撑满香泉,手指被香泉壁紧紧包裹。

“啊。”

突然间,她猛然从水里抬起头来大声娇吟一声,挺翘的臀部猛地颤抖起来。

香泉里也是一阵急促地收缩,一股暖暖的浪水顺着我的指头流了出来,全都滴在我的脸上,她要高朝了。

“快,使劲插我啊,插到底啊啊。”

任她怎么叫唤,可我的手指就只有这么长,根本就没办法再深入,恰好我刚才也被她撩得很难受,干脆拔出手指,把她臀部往下推,让她背对着我蹲在我的腰间。

不用我多说,处在高朝中的她一把抓住我的凶器抵在她那悸动不已的香泉口,毫不犹豫地腰部一沉,一屁股坐下去,粗大的凶器瞬间挤开她的花瓣破关而入,直接一杆到底,枪头紧紧抵在她香泉底部的花心上。

我被这瞬间的插入舒服地不行,闷哼一声扶住她的腰部。

“好大……好舒服啊。”

这女人放肆地大声叫唤起来,身子微微前倾撑住我的膝盖,屁股上下翻飞,溅起一尺多高的水花。

我看着我的凶器被夹在肥硕的屁股中间不断地进进出出,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忍不住托着她的屁股蛋也向上配合着挺动着身体,有了我有力的撞击,水中传出炮击的闷响,这女人叫地更加大声。

“啊……我又要丢了。”

她突然再次娇吟一声,屁股动地更加快,香泉里又是一阵急速地抽搐,一股股花汁滋润着我的凶器。

我咬着牙用最大的力气向上撞击,恨不能将她的香泉给捅穿,枪头每一下都深深地顶在她的花宫上,每一次都能引起她巨大的抽搐感。

过了一会儿,高朝停止,她渐渐娇喘着平息下来,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因此而终止**,依然饶有兴趣地上下伏动。

这女人真有些难搞啊,就连我这种战斗力的都没法驯服她,那换成别人岂不是更加不行心里有些郁闷,不过却更加的兴奋,我慢慢坐起身来,从背后伸手环住她的纤腰,两只手握住她的酥胸慢慢揉捏,让她自己在我身上不断地做着深蹲运动。

浴缸毕竟很硬,过了一会儿我腿都快麻了,于是拍了拍她的屁股,贴着她慢慢跪坐起来,她双臂攀着浴缸边缘,腰部用力下压,本就挺翘的屁股向上噘着。

她那丝滑的睡衣紧紧贴在身上,加上那条红绳子般地丁字裤狠狠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感到凶器暴涨,双手掐住她的腰狠狠向前挺动着屁股,她毫不顾忌地娇喘娇吟,那**声我都感觉上下楼层的人都能听到。

屁股的耸动加上浴缸的浪涌,美妙的感觉无以言喻,每一次的撞击都能激起大片水花,浇淋在我的胸口和她的蜜桃臀上。

不多时,她又一次叫道:“又来了,又来了……啊。”

她的蛮腰突然上下摆动起来,蜜臀也主动向后迎击,香泉里一阵又一阵的抽搐,使得我的凶器也有些酸胀无比,腰眼渐渐发麻。

我知道自己实在是忍不了了,强烈地刺激感迫使我忍不住猛地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娇嫩的屁股立即出现五个手指印。

高朝的愉悦感盖过了疼痛,她丝毫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被刺激地更加疯狂。

我一手用力抓住她的臀瓣,臀瓣的肉从指缝挤出,另一只手探到她那紧皱的菊花上,食指毫不留情地抠进去,手指立即被一圈软肉紧紧吸住。

“啊!好痛……好舒服。”

尤物语无伦次地猛地甩头**,香泉里一股暖流浇在我的枪头上,我大脑瞬间空白,大声吼道:“老子干死你。”

我一边无意识地怒骂着,一边猛地挺动着腰部,食指在她的菊花里搅动。

“啊!干死我吧……爸爸的宝贝好大……啊啊。”

我喘着粗气继续怒骂道:“你个**,勾。引老子……老子干死你。”

“爸爸……我要死了啊。”

这女人果真是尤物,香泉像有吸力一般快速蠕动着,又是一股暖流浇在我的枪头上。

我也到了爆发边缘,猛地把整根手指插进她紧致的菊花中,腰部用尽全力猛地向前一顶,大吼一声枪眼一开,抵着她娇嫩的花心射出几股浓浓的牛奶。

说真的,这两天以来,这次是我发泄地最爽快,最彻底的一次,没办法,这女人简直就是个难得的尤物,无论从身材,还是从长相,甚至从**声和打扮来说,也是最有诱惑力的,最致命的的是她居然能在短短的半小时内连续三次高朝

,这可是一般女人都没有的能力。

高朝过后的我无力地趴在她的娇躯上,她也伏在浴缸上稍适休息,两团酥胸被浴缸挤压变形,依然让我觉得诱惑力十足,只是我身子已经非常空虚,有心也无力了。

我的手指慢慢从她菊花里抽了出来,她舒服地娇吟一声,转过身子面向我,在我诧异的眼神中把我软掉的凶器吞在嘴里,一点一点地将上面的浪水和牛奶清理干净。

极致的享受啊,这一刻我甚至感觉自己成了古代的帝王。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