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

秦晴又想甩开,我左手赶紧把她后脑给按住,舌尖舔舐着她的唇瓣,与此同时,我又伸出无名指也挤进她的香泉,顿时感到两根手指被温暖的香泉紧紧裹住,还真是紧啊,看来她以前根本没做几次。

不知不觉间,秦晴醉眼朦胧地张开了嘴巴,我却不敢把舌头伸过去,还是怕被她咬。

不过很快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条软绵绵的舌头主动从她嘴里探出来,伸进我的嘴里索求般地舔舐着。

终于还是被欲望支配了理智啊,我心中一喜,把她的舌头吸在嘴里细细品尝。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她放在我凶器上的那只手非但没有离开,反而伸到下面把我的核弹握在手心,轻轻揉捏着,那舒爽的感觉让我的凶器更加壮大几分。

真是个极品的少妇啊,我心中发出由衷的感慨。

随着我右手两指的挖弄,秦晴的香泉里不断地流出滑腻的花汁,把我的整只右手都沾满了,这还不算什么,还有一些顺着她的大腿根一直往下流动,就像一条永不干涸的小溪一样。

说起来权力这个东西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以前的我无权无势,只能老老实实教书,根本就没胆量撩女人。

自从被儿媳激发,又得到老周的信任后,有权力的傍身便有了足够的底气,借着大家对我的敬畏之心四处留情,内心压抑了二十多年的**一旦爆发便无法收拾。

短短两天的时间里不仅破了个实习生,今天又强行上了个美少妇,真是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现在美人在怀,管不了那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秦晴的手非常温柔细腻,我的核弹在她手掌的刺激下微微颤动,凶器也因此涨的生疼,都已经感觉到枪眼溢出了一些黏液。

再这样下去我感觉随时会射出来,于是赶紧把右手从她裙子里拿出来,她微醉的双眼睁开了一些,不知道我为何会突然停止。

我扶住她的腰身将她的身子转过去,然后按了按她的后背,她的上半身便趴在办公桌上,雪白丰盈的臀部便翘起来,我一把将她的裙子掀到她的腰部,优雅紧皱的菊花和肥美的鲍鱼展现在我眼前。

我突然发现一个让我兴奋无比的事情,她的美鲍四周白嫩干净,一根毛都没有,探头往前一看,**和小腹上也同样寸草不生,三角地带光滑如镜,根本就不是剃了毛,而是天生的白虎。

察觉到我半天没有动作,秦晴疑惑地转过头来,发现我正蹲着身子愣愣地盯着她的下面发呆,一下子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眼眶迅速积满泪水,伸手想要把裙子扯下来盖住下面。

我连忙握住她的手腕道:“小晴,怎么了”

“都说我不吉利,难道是我想这样吗呜呜……我也没办法啊,呜呜……”

秦晴放弃挣扎,趴在桌上哭起来,身子一抽一抽的,真是我见犹怜。

“什么不吉利”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道:“迷信思想害死人哪。”

“我老公出事之后,婆婆就说是我害的,说我克夫……呜呜……还四处宣扬,村里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很嫌弃呜呜。”

秦晴越哭越伤心,我赶紧趴在她身后,将她柔软的身子搂在怀里安慰道:“这又不是你的错,长不长毛跟克不克夫有啥关系他们就是一群封建迷信的老农思想,你想长毛,人家好多人都巴不得不长呢,还有人专门刮掉。”

“马哥,你……你不嫌晦气吗”

秦晴梨花带雨地扭头看着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伸头吻住她嫩滑的嘴唇,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去将两个山峰抓在手中。

“唔。”

秦晴被我这深情的一吻憋地喘不过气来,俏脸通红。

我的嘴唇沿着她修长的脖颈和曲线优美的脊背一路吻了下去,她的娇躯一阵阵颤栗不止,显然极为享受。渐渐的,我的嘴唇到达她的尾椎骨,伸出舌头由吻变成舔,继续向下滑动。

轻轻扫过她那紧皱的菊花,她浑身一抖,舒爽地娇吟一声,伸手过来往下按我脑袋,不让我碰那里,从她手中的力道和行为来看,虽然非常享受,但对我舔菊极为抗拒。

我没过多的纠缠,免得让她难为情,把头一压,整个面部贴到她的臀下,一股微酸的女性荷尔蒙的气息传来,我的大脑顿时有些晕眩。

我伸出舌头沿着她那光滑的花瓣舔上去,扫过她那发硬的豆芽,她的身子一颤,鼻间不由得哼哼唧唧起来,一股暖流从香泉中流了出来,煳得我满脸都是。

一番舔弄之后,秦晴已经完全失去力气,两腿都有些站不住,我见时机已经成熟,站起身来扶着我那硬邦邦的凶器抵在她的香泉口,身子稍稍向前用力,枪头便慢慢从她那肥美的鲍鱼口里挤进去。

随着枪头的强行介入,秦晴仰起脖子发出一声悠扬的娇吟之声,似享受似痛苦。

整个枪头已经完全被她的香泉包裹住,暖洋洋的感觉异常舒适,我挺着身子继续向前用力,就觉得有些吃力,她的香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进。

一是因为我的凶器确实比较粗大,二是可能因为她和他老公做的次数少,下面依然紧俏如处。

我双手掐住她的细腰,把枪头向外拔出大半,然后咬紧牙关猛地向前一顶,枪头带着我的决心破关而入,使劲挤开那凹凸不平的褶皱嫩肉,进入桃源深处。

“啊……好痛。”

秦晴被我插地痛叫一声,伸手推我大腿,我赶紧俯下身子趴在她的背上,一边亲吻她修长的脖颈一边探手下去抚摸她的花蒂。

很快,秦晴的花蒂变得硬许多,香泉收缩几下,一股花汁把香泉滋润一遍。

我重新直起身子,捏着她的屁股肉进攻了几下,借着浪水的滋润把整根凶器插了进去,枪头抵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我知道,那可能就是她的花宫。

我一边慢慢进攻一边忍不住问道:“小晴,舒服吗”

“不不……舒服。”

秦晴意乱情迷地摇晃着脑袋。

我恶作剧般地把凶器整根抽出来,只留一个枪头放在香泉口,秦晴的屁股不由自主地向后凑过来,似乎渴求着我的插入。

我并不急于插进去,揉捏着她那肥美的臀瓣,看着那美丽的鲍鱼在我的凶器下向下滴着浪水,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想要吗”

我嘿嘿笑着拍了拍秦晴的臀部。

秦晴羞于启齿,不过屁股却很诚实地向我了过来,凶器被她的香泉吃了一点进去。

“不想要的话,那我可走了哦。”

我身子微微向后退了退,枪头即将从香泉口滑落出来。

“我……我要嘛。”秦晴慌不择言地娇吟道。

我哈哈笑着道:“这才对嘛。”

说着,我向前慢慢用力,枪头把她的花瓣挤得凹陷进去,匀速地向前进军着。

“好舒服。”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