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露馅,我胡乱地扒了几口饭后,就离开食堂。

不多时,刘岚回到了办公室,她走到侧面的办公桌前坐下,犹豫一下来到我面前,从口袋掏出那张房卡递给我道:“马老师,这个怎么处理。”

我放下手机笑道:“给你你就去呗。”

“你……”

刘岚又羞又气地瞪着我,眼眶中蒙一层水汽。

看来玩笑开地有些过了,我连忙走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她用手使劲推我,我依然用力搂着,伏在她耳边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让那老头欺负你呢这样,等下我告诉你怎么办,别哭了。”

说完,我在她白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便主动放开,就见她耳朵根都红了。

“你到里间的床上休息,我睡外面的沙发。”

我指了指一侧的门道。

“这怎么行你是组长,而且还要上课,哪能让你睡沙发”刘岚连连摇头。

我推着她往里间走,斥责道:“既然我是你领导,你还敢拒绝这是工作安排,放心,除了我,没人敢进这个门。”

我把她推进去,然后把门带上。

说起来当领导就是好,办公室还有个专门的休息间,虽然里面只是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柜,但这已经算是特殊对待。

我看了看大楼的布局图,找到了档案室的位置,便带上办公室的门,坐电梯直达二楼。

整个二楼有个档案室,是专门放置学校老师的档案的,我来这里就是找份东西。

我走到档案室门口轻轻敲两下,半天也没动静,我不禁有些奇怪,不应该啊,白天这里应该一直都有人值守的。

于是我拉着门把手推了一下,门没锁,一下子就被我推开。

门一开我就愣住了,只见办公桌前坐着个漂亮的女人,她倚靠着转椅仰着上半身,两条雪白的腿岔开搁在办公桌上的电脑两边。

左手隔着衬衫揉捏着丰满的胸部,右手伸到胯下温柔地抚摸着,迷醉的美目看着电脑屏幕,白色的耳机塞在耳朵里。

居然是在自我安慰,我万万也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种事,还是大中午的办公室里。

这女人的心也太大了,自我安慰也就算了,居然戴着耳机不锁门,不过想想也是,这个时间阅览室的利用率本来就很低,基本上也不会有学生或老师来这层楼,更何况是午休时间。

这女人叫秦晴,我曾在上课的途中和在食堂吃饭时见过几次,因为她很有女人味,所以对她印象很深,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漂亮的熟。女居然会以自我安慰来解决生理问题,就凭她的长相和身材,随便招招手就有一群男人趋之若鹜。

看她那陶醉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打搅,只是这画面冲击力对我这种来说太过强大,只这么一眼我就有些挪不开眼睛,裤裆被硬邦邦的凶器给撑起来

突然间,她从桌上拿纸时眼角余光瞥见我,立即惊得长大嘴巴:“啊。”

地一声浑身猛地颤栗起来,两腿间喷射出一道亮晶晶地浪液,全都喷在办公桌和键盘上,就连电脑显示器上都沾了一些。

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潮喷这下我算是长见识了,这种只在日本电影里见过的奇异景象居然被我给撞见,霎时间,我顿时觉得异常刺激,使劲咽了口唾沫。

她的脸一下子从潮红变得煞白,显然被我的突然造访吓得不轻,刚才的高朝多半也是被我提前吓出来的。

她双目呆滞地望着我,完全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急忙慌地把腿从桌上放下来,扯下裙子盖住下体,扯掉耳机站起来异常拘谨地低着头不敢看我眼睛。

“马老师,我……”

我知道她现在肯定羞愧急了,估计想死的心都有,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并不是一个浪荡的女人,如果我嘲笑她或者斥责她的话,她可能会觉得更加无地自容,轻则留下心理疾病,重则自寻短见,这些都不是我想见到的。

说起来我也真是的,明明撞到这种事就应该掩上门偷偷看,偏偏**被勾起就大脑短路,竟然站在人家旁边光明正大的看,这下好了,不好收场。

我大脑转了转,有了主意,只要我表现出理解并大度的样子,就应该能消除一些尴尬。

于是我笑着走到她身边,她浑身都有些颤抖,双手紧紧掐着裙摆,指节发白,显然她紧张到快要崩溃。

我从桌上抽了几张纸递给她道:“擦擦吧,免得弄裙子上了。”

“嗯……”

秦晴拿捏不准我的脾气,不知道我这是在消遣她还是在嘲笑她。

见她并不接过纸,便一笑置之,走到电脑桌前用纸巾擦拭着键盘桌子和显示器上的黏液。

“不……不可以。”

秦晴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亲自帮她擦这种羞人的东西,连忙抓住我的手臂。

我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不用拘谨,我又不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古董,我可以理解,真的。”

“你这片子不行,还打了码的,下次我传你几个无码的片子,比这个看着有感觉。”

我笑着指了指显示器上还在播放中的小电影。

秦晴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要知道我可是堂堂的组长,在学校里也是说一不二的人,对于她来说级别也是高好几级,她顿时震惊地无以复加。

“我……我。”

她双目微红,咬了咬红润的嘴唇道:“我其实并不是您想象的那种人,只是……只是……”

我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我理解,每个人都有欲望,有需求,这是人性的本能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怕告诉你,我每次想女人的时候也会这样,比如现在,我见到你这么香艳的一幕,也想撸上一发发泄一下,我们是人,又不是无欲无求的机器。”

秦晴听我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地看了看我那被顶起来的裤裆,脸上羞红一片。

“我我也想控制,只是自从我老公出事瘫痪之后,我就老想这样对不起,我不该在单位做这种事的。”

秦晴说着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从白嫩的俏脸上滑落下来,简直我见犹怜。

我叹了口气道:“你是个好女人,要是换做别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早就离婚了,我特能理解你,真的。”

说完,我又递给她几张抽纸。

秦晴结果纸巾,犹豫一下后,侧过身弯了弯腰,从裙子下伸进去,擦拭着胯下的汁液。

其实我见她流泪了是给她擦眼泪用的这可怜又性感的美少妇异常勾人,我看着她那白皙的腿弯蠢蠢欲动。

秦晴把擦完的纸巾丢进废纸篓,然后羞答答地看了我一眼,很是不好意思地从座椅上拿起她脱下的无痕内裤,想要穿上,又在我面前不好意思那样做。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