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还是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以免她起戒心。

她估计是想到秦老师那张油腻的老脸,有些黯然道:“名额那么紧,我能不能留下来得通过秦老师的实习鉴定和考核。”

我笑道:“他还能为难你不成”

实际上我知道秦老师一定会为难她,我也可以想办法帮她解除这个烦恼,但那些事只能暗地里做,谁都不能知道。

“我……”

刘岚似乎有些话想说,想了想又忍住了,漂亮的大眼睛里慢慢噙满了泪水。

突然,路上一条狗窜出来,我连忙一脚刹车,身子猛地往前扯了一下,还好车速不快,不然头肯定磕在方向盘上。

刘岚惊呼一声,我连忙转头道:“你没事吧”

最后一个字我说得很是艰难,使劲咽了口唾沫,因为刚才车辆猛刹之下,安全带把身子扯了一下,刘岚那外套暗扣被勒开,里面的衬衣本身就没扣子,露出那米白色的胸罩。

刘岚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简直美艳不可方物,她连忙扯好衣服,忐忑不安的支吾道:“没……没事。”

我在单位就已经憋了一天,这么近的距离和漂亮的女孩子坐在一起,芬芳的气息扑面而来,大脑一时有些短路,裤裆早已支起巨大的帐篷。

我干咳一声,身子故意往前倾了倾,稍稍掩饰了一下。

刘岚却早已发现了这一幕,眼神有些躲闪地看了我一会,表情有些纠结,半晌才深吸一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吞吞吐吐地开口问道:“马老师,名额的事你你能做主吗。”

我伸手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刘岚,她摇了摇头,我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缓解下内心的燥热,点点头道:“虽然我权利不大,但学校里的大小事务我都有权干预和处理,名额的事情我自然可以敲定下来,你的学习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怎么你担心秦老师偏袒别人吗”

听到了我肯定的话,她早已泪流满面,一扭身子吻住我的嘴,双臂紧紧将我抱住,她身上的安全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解开。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只感到她身子微微颤栗着,滑腻的嘴唇生涩地吻着我。

我的大脑顿时嗡地晕眩了一下,不自觉地伸开双臂环住她柔软的纤腰,却忘了手中拿着一瓶矿泉水,一瞬间全泼在我们两人的身上。

她略微挣扎了一下,可我已经被她激起欲望,张嘴叼住她的唇瓣尝了尝,有股淡淡的苹果味。

然后趁着她张嘴透气时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立即碰到一条软绵绵的丁香小舌。

刘岚的丁香小舌害羞地胡乱躲闪,可里面空间就那么大点,哪里藏得住,很快就被我的舌头给追上,然后慢慢地缠在一起。

她的身子明显地软了下来,意乱情迷地隔着我的裤子把我早已硬的如同铁棍一样的凶器握在手中,我觉得有些难受,便拉开裤拉链,把凶器从裤衩旁边掏出来,然后引导着她握住。

她的手碰到燥热粗大的凶器时像是被烫了一下似得往回缩了缩,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握住,不过我的宝贝有点大,她勉强只能握住大半圈。从刘岚的表现可以看出,她并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那猥琐的秦老师。

而我却不同,我虽说在学校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但我可比其他的老师好得多,就算是一些小年轻都没办法跟我比,所以她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交给我,可能觉得并不吃亏。

此时的我早已被她激起强烈地欲望,本就粗大的凶器又胀大了一些,凶器表面的血管交错虬结,枪头愤怒地向上昂扬,如同一支即将发射的洲际导弹。

我一手解开安全带,然后将她抱起跨坐在我的身上,顿时我就感到凶器陷入一片滑腻的凹陷之地,被压地牢牢贴在我的肚皮上。

由于长时间接吻,我和她都因为缺氧而差点窒息,不约而同地分开嘴唇,一丝亮晶晶的口水拉得老长。

只见她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绯红的脸上犹自挂着泪痕。

我完全陷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双手在她背后拨弄半天,胸罩带子才被弹开,粉色的胸罩随着她滑嫩的肌肤落下去,一对挺翘的山峰出现在我眼前。

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一只,爱惜地轻轻拿捏抚摸,那柔软的感觉异常销魂,随后我一边吻着刘岚欣长的脖颈,慢慢向下,经过锁骨,然后将另一只小樱桃含在嘴里。

刘岚浑身颤栗着,不自觉地搂住我的脖子,呼吸声明显地重了许多。

我时而用舌尖挑逗拨弄,时而轻轻吸吮,另一只手也由揉捏酥胸变成两指轻搓捏碾小樱桃,很快就觉得小樱桃变得大一些,而且也变硬许多。

刘岚在我的口舌的攻势之下轻哼了起来,我保持这个姿势也很久了,觉得有些累,便把副驾驶的座椅调成仰卧,搂着她慢慢挪到那边,把她放在座椅上仰面躺下。

她已经沉醉在快感中无法自拔,已经将心中的屈辱抛在脑后,不过被我这么一弄,她顿时惊醒,睁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目光有些害羞地躲闪着。

我把她的裙子掀到小腹上,准备脱掉她的小内内时却发现她裙子下面空空如也,小内内早已不见,我这才想起当时秦老师射了一些液体粘在她小内内上,肯定她嫌恶心便在办公室脱掉了。

难怪刚才她坐在我身上时我就感觉有种肌肤相亲的感觉,原来我的凶器早已和她的幽谷有了接触。

刘岚见我弯着身子打量着她的下身,很是不自在地曲起腿想要并拢,把头扭到一边,双手护在下身不让我看。

我哪能如她的愿,掌住她的膝盖微微用力便将她的双腿掰开,然后把她的手拿起来放到一边。

神秘的幽谷顿时一览无余,耻骨交接中央的山丘微微隆起,上面稀疏黑亮的毛发呈倒三角分布,毛发下面的玉豆如同黄豆一样挺立,再往下是露出一条小缝的幽谷,花瓣上沾一些黏液,在月光下亮晶晶地很是撩人。

我忍不住低下头把玉豆含在口中,刘岚猛地一颤,双腿条件反射般夹住我的脑袋,同时意识到我在做什么,连忙用手推我的头,嘴里叫道:“不行,不能这样,那里脏。”

我才没工夫搭理她,双手前伸抓住她的两个酥胸,一边把玩着一边吮吸着她的玉豆,嘴里啧啧有声,鼻子抵在她的山丘上,被毛发搔地痒痒的。

很快,在我的吸吮下,刘岚再一次迷失自我,双腿自然而然地张开许多,身子微微扭动着,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嘴里发出诱人的哼哼声。

不多时,她身子扭动地越来越厉害,手也使劲地按着我的头,呼吸愈发急促,花瓣中间的缝隙中流出的液体打湿我的下巴,一股雌性荷尔蒙的味道散发出来,我知道她这是要高朝了,连忙把头移开,她这才渐渐消停下来。

我解开皮带,把西装裤子和小内内褪到脚下,那根极度充血的大棒子斜斜上翘,大枪头红亮鼓胀,枪眼处顶着一滴透明色的黏液。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