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宿对我来说真的无比的煎熬,要是再不察觉出儿媳煲的汤有问题,那我的智商该扔进下水道了。

反正第二天起来我都是腰酸背痛的,个中滋味自然不足以外人道。

儿媳则是显得水灵灵的,看上去简直就跟女神下凡来一样。

早上起来后,我神清气爽的直接去上班。

忙活一天后,我正准备下班回去,但却想到我还有东西没拿,于是又返回办公室,才刚上去,路过一个办公室时,却听到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和说话的声音。

我好奇的走到门口,正准备推开门,却又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别……别这样。”

一声带着颤音的腔调透过窗帘和玻璃传到走廊,我不由地顿住脚步,准备推开门看看怎么回事。

“嘿嘿,你的实习期再有一周就结束了,想留下来就乖乖听话,等明儿我给你把章子一盖,以后就不用愁了。”

这是长号老师秦老师的声音,他除了负责长号的教学外,还负责人事的调动。

我不禁有些愕然,平时看起来那么儒雅的男人竟然是这种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我稍稍迟疑了一下,放在门把上的手慢慢缩回来。

窗帘并没有完全合拢,中间的一条缝足以看清办公室里的一切,由于是晚上的原因,走廊外一片漆黑,从灯光明亮的办公室里是根本看不到外面的。

我凑到窗边向里面一瞧,眼前的景色让我愤怒不已,却又让我这个血气方刚的愣头青血脉喷张。

靠窗的长沙发上蜷缩着一位姑娘,瓜子脸,大眼睛,俏皮的马尾有些凌乱,几缕散落的长发贴着白皙的脸蛋,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她是刚来的实习生,叫刘岚,放假回来才看到她的,只是她分在后勤办公室里实习,所以我们接触不多,对她也不甚了解。

今年我们学校编制有两个名额,像她这种高学历的大学生实习结束后留下来也是很合理的,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秦老师竟然靠这种职务之便要挟对方,也不知道以前他究竟这样祸害过多少姑娘。

我很是气愤,想要冲进去呵斥,但想到虽然我级别比他高,可人家毕竟是老油条,在学校根深蒂固,说句不好听的话,人家平时对我客气那是因为没有利益冲突。

要是我故意坏了他的好事,指不定以后怎样阴我,把我这种毫无城府的人排挤出去或者架空成傀儡,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种利害关系,我不敢轻举妄动,但又不舍离去,突然我灵机一动,连忙掏出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打开摄像机对准窗帘缝隙。

见到秦老师慢慢靠近自己,刘岚发颤道:“秦老师求您别这样,我……”

秦老师怪笑两声,然后抓住刘岚的衬衣使劲一扯,露出米白色的胸罩,胸罩上方一抹惊人的白皙使我眼前一亮,顿时觉得口干舌燥,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

刘岚惊叫一声双臂环胸,那又惊又怕的表情使得秦老师更显兴奋,殊不知她的这种表情对于我的冲击力同样巨大,顿时觉得小腹一热,裤裆一下子被撑起来。

秦老师激动地手都有些发抖,一把拉开刘岚的双臂,然后猛地把她胸罩向上一推,两个弹性十足的山峰顿时暴露在眼前,两个酥胸不是很大,大概只比杯大一点点,乳晕很澹很小,几乎不可见,可想而知,她应该还是个没被别人开过的女生。

秦老师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双手一下子盖在刘岚的胸部,用力捏了一把,白嫩的柔软从他指缝中挤出,一片旖旎春。色。

我顿时感到裤裆快要被撑了,忍不住拉开裤子拉链把硕大的凶器露出来,一边紧盯着刘岚的胸部,一边慢慢上下撸动起来。

“啊……好痛。”

刘岚痛苦地叫了一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伸手抓住秦老师手腕,不让他继续。

秦老师嘿嘿笑着提示道:“明早章子一盖,就板上钉钉了,有了这铁饭碗,还愁你妈妈的看病钱和你妹妹的学费么”

听了这话后,刘岚的眼泪顿时顺着眼角滑落下来,认命般松开了手,任这年纪和爸爸一样的老男人为所欲为。

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开始我还以为刘岚仅仅是为了这个铁饭碗而用身体作为交换,原来她是为了有个还算不错的稳定收入来给她妈妈治病,同时还要解决她妹妹的学费,这姑娘相当不容易啊。

秦老师并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有任何怜惜之心,继续揉捏着她的酥胸,不大却挺翘的山峰在他一双老手中肆意变换着形状,被捏过的地方都是红色的指痕,刘岚不再吭声,默默忍受着煎熬。

很快,秦老师拽下刘岚的套裙,看到那充满诱惑力的白色小内内后,眼睛都因为充血而布满血丝,激动地拉下裤子拉链,将他那鼓胀的短小之物露出来,然后把刘岚的两条美腿抬起来扛在肩头。

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瞪大双眼看着这荒唐的一幕,大脑里继续天人交战,一个声音让我冲进去阻止,刘岚这样的美女还没让人开发过呢,怎么能便宜这个短小的老头子

但又有一个声音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要搞秦老师也只能暗地里搞,明目张胆地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这种矛盾的想法让我打了个寒颤,我的心理什么时候扭曲成这样了。

就在我急不可耐地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不仅把我吓一跳,更是把刘岚和秦老师吓得不轻。

“啊……啊。”

秦老师脸色突然一僵,仰着头张开嘴叫起来,屁股快速向前耸动着,短小的凶器在刘岚雪白的大腿上摩擦几下,一股浓白色的液体从枪眼里喷射出来,一部分射在刘岚的小内内上,还有一部分射在沙发上。

秦老师的凶器立即哑火,软趴趴地如同一条鼻涕虫挂在大肚腩下。

他意犹未尽地把凶器在刘岚的大腿上擦干净,然后胡乱地将它塞进裤子里拉上拉链。

被电话一吓就早泄了,就他这样还想玩潜规则,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

我不禁有些哑然失笑,同时心里既为刘岚感到庆幸,庆幸她能从秦老师那里虎口脱险,同时心里有隐隐有些遗憾,遗憾没有看到刘岚小内内里的风景。

手机还在响,秦老师赶紧将它从办公桌上拿在手中按下接听键。

“哦,琳琳啊,我在单位处理一些文件呢,啥事什么,你妈妈又喝多了……好好,我马上开车去接她,你早点睡吧,明天你还得早起上课。”

秦老师收起手机,拍拍刘岚的大腿笑道:“今天事发突然,咱们明天继续,今天就先这样吧,你赶紧回家,别哭了。”

说完,秦老师也不管她,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出来。

我如梦初醒地关闭手机录像,立即把凶器收回裤裆,赶紧闪到隔壁黑漆漆的办公间里,大气也不敢喘。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他那辆大众出从楼下出去后,我才长出了一口气。

稍微平复一下心情,我慢慢走出去,在经过办公室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刘岚踉踉跄跄地走出来。

由于办公室的灯已经关了,整栋大楼黑灯瞎火的,她又刚从灯光明亮的办公室出来,一时间眼睛没有适应黑暗,一下子和我撞了个满怀。

其实我本可以躲开,但看到她那样子觉得有些心疼,于是故意装作没看见,让她直扑入怀。

“哎呀。”

刘岚惊呼一声,连忙向后退两步。

我装作镇定的样子打开手机光,她一见是我,有些敬畏地问候道;“马……马老师。”

她的长发没来得及整理,略显凌乱,眼角犹自挂着泪痕,衬衣的扣子已经被扯掉,要不是外面穿着个外套,恐怕会露出里面的胸罩。

我用疑惑的口气问道:“你是叫刘岚吧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