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我能感觉到儿媳的喉咙在蠕动着,片刻后,她终于吐出我的凶器,但在吐出的过程中,她依然在用舌头和嘴唇吸吮着。

儿媳抬头看着我,突然一笑,然后张开嘴。

在她伸出的舌头上和嘴里,我没有看到一丝牛奶的痕迹。

“宝贝你……”

“全都,喝下去了。”

儿媳看着我,微微一笑,似乎是要我安心一般:“放心吧,爸,我只对你一个人这么做过,别的男人的东西我才不会去喝呢,除了你,别的任何男人都不行,就连强子都不行。”

我的脑海中不知为何浮现起强子的脸。

儿媳真的没有有对强子这么做过吗

我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没有问出这个问题。

喝下去我的全部牛奶之后,儿媳终于满足了,她从地上站起来,拉着我走到床边。

我被她依偎着坐到房间中间那张圆床上,一路上,儿媳都握着我的凶器,拉着我的凶器把我领到床边的。

我此刻依然是立起的状态,因为加倍的药效,我现在发射一次完全不会软下

来,倒不如说射完之后我的欲望完全没得到发泄,憋得更难受了。

“爸,你想洗澡吗要不我们去浴室里做吧浴缸可大了,我专门挑的!”

儿媳跨坐在我身上,她粗重而灼热的吐息不断打在我的脸上。

似乎是见我没有反应,儿媳拉过我的手,直接放在她的胯下。

我摸到一片湿漉漉的软肉,而且,没有任何布料的遮挡!“你还没发现我上面和下面都没穿哦。”

儿媳用酥胸在我胸前摩擦着,透过薄薄的布料,我能明显看到她硬挺立起的两粒小樱桃。

“还是现在做吧,不洗了,现在就做吧做吧,爸”

儿媳虽然嘴上在问我,但她的手上早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她直接把连衣裙的吊带脱下来,布料从她的胸前滑下,露出一对丰硕的酥胸。

儿媳扶住我的凶器,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来。

我知道自己是无法阻止她的,但我必须坚持一个底线。

“玥玥,要不我们……”

儿媳却丝毫不听,强硬的压住我的腿,然后对准她的入口。

我感到自己的枪头顶住一片不停蠕动着的软肉。

“玥玥,你等等!”

我话音未落,儿媳已经狠狠地坐了下来,她的臀部和我的大腿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被那突然袭来的紧缚感冲击的完全说不出话来,而且,比起**的刺激,精神上的冲击更让我震撼。

我,又再次插进我儿媳的身体里了!

而且还是没有套的,直接的插,进去之后她就没有再动,坐在我的身上,胸脯剧烈起伏着。

突然,我感觉到已经与儿媳,正在一抽一抽地颤抖,我想去看她的脸,却被儿媳扭头躲开。

但我发现她哭了。

“玥玥,要不……还是拔出来吧”

我拍着儿媳光滑的嵴背,安抚着她。

儿媳吸了吸鼻子,甩了甩披散开来的长发,看着我说:“拔出来为什么要拔出来”

“你……”我吃了一惊,有些语无伦次。

“我是高兴的,爸,我是高兴才哭的!”儿媳虽然这么说着,但她的眼泪却告诉我,这并不是事实。

我感觉到儿媳开始上下运动,忙扶住她的腰道:“你至少,至少让我把套给戴上!”

儿媳停下动作,看着我说:“为什么要戴爸你怕我有病吗我和强子做全都是戴了套的!”

“不是,我是怕……你会怀孕。”

但儿媳听到我这番话后却愣住了,她直勾勾地看着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惨笑。

“爸,你别人都管我叫什么吗”

虽然儿媳没有明说这个别人是谁,但有可能是我认识的人。

“他们说我……”

儿媳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悲怆,“说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还说我上了那么多年的学,肯定是交男朋友太多搞坏了肚子!”

“强子虽然没对我说过,但我能感觉得到,他也是这么想的!”儿媳一边激动地说着,一边大力上下吞吐着我的凶器,断断续续的道:“要是,要是我,真的,能怀上……”

儿媳看着我,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了。

“那也是天意,是老天,愿意给我的!”

“给我吧,爸!我要你的孩子!”

我的下半身如同置于天堂,上半身却如同进入地狱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动弹不得。

而儿媳也如同发狂了一般骑坐在我的身上,上下起伏着自己的腰身。

她的动作完全不像是在享受快感,实际上,她在动作的时候脸上完全是一副痛苦到极致的表情,咸咸的液体从她癫狂的身体上飞溅出来落入我的嘴中,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玥玥,玥玥……”

我只能呼唤着她的名字,用自己的手臂抱住她,企图让自己的罪孽减轻一些。

尽管此时此刻正把自己的凶器插进她的香泉里进出的我们的关系再次颠倒,但我的心还是痛苦不已。

儿媳癫狂的动作终究没能持续太久,她很快就耗尽了体力,节奏也变得越来越缓慢。

尽管如此,她还是奋力抬升自己的臀部,然后狠狠地下压与我结合。

彷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感觉到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的存在一般。

我知道,儿媳此时需要的是发泄,她要用我用和我的结合来发泄她所积蓄在心中的苦痛和郁闷,所以我选择不再抵抗,任由儿媳在我的身上动作。

看着儿媳癫狂到几近失控的表情,我的心也隐隐作痛。

我一直都以为,儿媳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归宿,虽然刚开始我对强子过于迁就儿媳的性格也产生过担心,但我从来都没有想到,儿媳会因为生儿育女这样一个亘古的问题而遭受如此多的委屈。

但我能去责怪谁呢

结婚生子,这毕竟是每一个家庭所期望的,强子是独生子,儿媳也是独生女,而事实上,在要孩子这件事上我从来没有给儿媳施加过压力。

毕竟,在不知道背后的这些事情之前,在与儿媳发生这些不该有的事情之前,我也曾是这世上最希望看到儿媳的孩子出世的人之一。

但现在,此时此刻,面对儿媳要一个孩子的请求,我却不能有半点回应。

我只能想现在这样,默默地安慰她,安慰我最疼最爱的姑娘。

“宝贝。”

终于,她累了,动作彻底停下来,我轻拍着她的玉背,安抚着她,而儿媳也顺势将脸靠在我的肩膀上。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