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得跟着她的脚步行动,从昏暗的停车场来到灯火辉煌的大堂。

“您好!”

前台后的数名服务员同时起身打着招呼,虽然这只是很平常的一幕,但我却感到如刺在背,总觉得有视线在偷看自己和儿媳这对不般配的组合,让我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您好,请出示您的身份证件!”

服务员小姐露出职业化的微笑,我刚要伸手掏出钱包,却被搂住我胳膊的玥玥抢先一步,她动作飞快的从我的手边抢走皮夹。

“你……”

我只能看着儿媳掏出我的身份证,递给那名服务员登记。

服务员小姐在接过我的身份证后看了一眼,不知是我的警觉性还是怎么,我总感觉她多看了我几眼,然后才把身份证递过来。

我伸手要接,却又被儿媳抢先拿走。

“玥玥!”

“我拿着吧,爸,不然给您又要被搞丢了,补办可麻烦了。”

儿媳看着我,低声在我耳边说着我不明所以然的谎话。

但我不好当着外人的面反驳,只得看着她把我的身份证和钱包一起塞进手提袋里。

“走吧,我带您去房间坐坐。”

儿媳搂着我的胳膊,实则是拖着我走向了电梯。

我只得跟着她走,但没走出几步,却听身后有个女声在叫道:“客人,您的东西忘了!”

我和儿媳一起回头,只见方才那服务员手里正举着一个眼镜盒。

我认出那是儿媳的东西。

儿媳终于松开了我的手,她走到柜台前,接过了眼镜盒并道谢。

我听到那服务员似乎还和她说了些什么,但声音太小,站的较远的我听不真切。

片刻后儿媳回来了,她还是和刚才一样挽着我的手,然后一路这么紧贴着我直到上电梯。

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房间的号码则指示着六楼。

我终于得到机会,挣脱开儿媳的手,道:“别在外面这么搂着我,让外人看见了怎么想”

儿媳一愣,然后笑道:“不会有人在乎的,而且我专门找了这家离得最远的宾馆,绝对碰不到熟人。”

“那你也不能这么搂着我,太容易被人误会了。”

“误会,误会什么”

儿媳突然上前一步,紧逼在我身前,“我们都要开房做那种事情了,还怕别人误会吗爸。”

我无言以对,只能说道:“至少今天你别喊我爸!”

“不喊爸,那我喊你什么你就是我爸爸啊。”

儿媳说着,突然靠近我道,“要不,我喊你宏哥”

“玥玥,你!”

我刚要说话,这时电梯的门打开。

我只得收住声音,看着儿媳露出胜利者一般的笑容率先走出去。

电梯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我跟着儿媳走过好一串门,才最终停在一个略微有些不同的房间门外。

“就是这里了,爸,你来开门吧。”

儿媳说着,把房卡交给我。

我有些狐疑地看着她,却不能从她甜美的笑容中看出任何底细。

没办法,我只得走一步看一步,把房卡靠近门锁。

一声电子音的提示后,门自动打开。

我推开门,眼前是漆黑的一片。

“啊,把卡给我吧,我来插。”

我手中的房卡又被儿媳拿走,这让我忍不住开始怀疑儿媳这番安排的用意何在。

儿媳在插入房卡之前还转头看着我,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她最后还是抿着嘴笑而不语,把房卡插进取电槽中。

房间里的灯瞬间被点亮,照亮整个房间。

“这个,这是……”

我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片的色!

玫瑰色的摆设,玫瑰花纹的壁纸,玫瑰红的窗帘和纱罩,连地毯上都撒上一层玫瑰的花瓣。

“玥玥,你这是……”

儿媳站在我身后,啪嗒一声锁上门。

“这是我给爸你准备的啊,您不是最喜欢红色吗我又喜欢玫瑰,所以一举两得啊。”

我看着儿媳,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分明是个情侣间啊!

怪不得登记的时候前台的服务员会多看我几眼,她们恐怕是在好奇我这个年纪的中年男人怎么会和儿媳这样的年轻女孩开一个情侣间吧。

我捂住脸,明明这是我最想掩饰住的!

“你怎么了吧,爸快进去啊。”

儿媳一边换上拖鞋一边催促着我。

“玥玥……”

我回头,用严厉的眼光看着她,“我虽然是答应你了,但你这样也做的太……露骨了!你开这种房间,还搂着我的胳膊上楼,你让那些看到的人怎么想你啊!”

“怎么想,我就是搂着自己的男人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儿媳却明显有些不服气,她看着道:“而且爸你放心,你看上去年轻的很,不说出来根本没人知道你四十了。啊,对了,刚才吧台的服务员还跟我说您看上去好年轻呢,咱们俩出去,说是情侣绝对没人怀疑的。”

“那也不行!”

我一生怒喝,瞪着态度极不端正的儿媳,“我们真的不能再错下去了!”

儿媳被我吼得一颤,她本能的退后几步,然后低下头。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算了,如果能在这里让儿媳回心转意,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样我就不用去愧对自己的良心,儿媳也能回到正常的生活。

我上前一步,扶住儿媳的肩膀道:“玥玥,我……”

但儿媳却一把甩开了我的手,冷冷地道:“你说我们不能再错下去”

我被她突然的一问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回道:“是啊,玥玥,我们真的不能这样了……”

儿媳呵呵笑了一下,然后,她突然上前几步,一把抓住我的裆下道:“那你为什么会看着我的胸硬了呢”

我一下子被她被抓住把柄,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玥玥,我这样是因为……”

“吃了药是吧”

儿媳摸出一个药盒,在我的眼前晃了一晃。

“嗯”

我摸了摸兜,才发现装在里面的空药盒的确不知何时不见踪影。

难道是刚刚拿走钱包的时候我刚要解释,却见儿媳随手扔掉药盒,道:“爸,我挺伤心的,我一直都觉得爸你的身体很好,没想到还是要靠吃药啊。”

接着,她松开握住我要害部位的手,变抓为轻轻地抚摸:“不过我也挺高兴的,因为……你愿意吃药来见我。”

她一边拉开我的裤链一边道:“我还在发愁呢,要是你因为太紧张而硬不起来,我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我被她逼迫着后退,直到后背贴上门。

这一切熟悉的让我难堪。

我的确是吃了药,在路上的时候,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着要吃药。

难道是因为和小姐做那次的前车之鉴在,让我不想在自己的儿媳面前丢这样的人。

所以,我把从老周那里要来的新的药丸,和之前拿到的旧的药一起,两片全吞下去。

我唯一的失误,是因为太过紧张而随手把药盒装回衣兜里。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