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掐灭第二支香烟,在满屋的烟雾中,长长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我准时来到单位,因为我也没地方去,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

走进办公室,我却发现老周的办公桌上空无一物,直到整个上午结束他都没有出现在办公室里。

这家伙,昨天晚上肯定快活过度。

我看着他的空位子如此想着,右手无意中却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我把那个东西从裤兜里掏出来,赫然是昨天晚上老周交给我的那粒蓝色的药。

到头来,我还是没用到这个东西啊。

我把药扔进包里。

这东西不适合留在办公室里,只有等今天晚上回家的路上随手处理掉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才看到老周姗姗来迟。

他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但精神头却很不错。

“怎么样,老马,昨天晚上爽了几次啊”

我不想理会他,但毕竟昨晚是他安排了一切,只得简短的说道:“两次。”

“唉,才两次你不会这么不中用了吧我给你的药可是原装进口的,特别好用,我昨天晚上都搞了整整四次啊。”

我无奈地看着他,道:“你就不能小声点儿这是在单位里,不是夜总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注意。”

老周也意识到了他太大的嗓门,压低声音道:“你怎么才两次啊我的药不好用”

“你说这个我想起来,这个,还给你。”

我从包里拿出刚想处理掉的小药丸,扔给老周。

“唉,你没用啊”老周一脸的诧异:“这可是好东西来的。”

我有些无奈的道:“没用。”

“没用都做了两次啊啧啧,果然你这身体就是不一样,不吃药一样硬啊。”老周一脸的震惊。

我不想和他讨论太多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转移开话题道:“对了,陈总的这回事,这回算是定下来了吧”

老周愣了一下道:“定了定了,这老狐狸拖了那么久了,咱们也算是各方各面都打点到位了,他不可能再拖着了。”

“那就好。”

我应道,不用再和那位陈总打交道,这也意味着我之后不会再有去还带小姐出台这种机会了。

“怎么,你想什么呢”

见到我半天没说话,老周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你问我想什么干嘛”我耸耸肩,有些好奇的问道。

“放心,下回有机会我肯定还会叫上你的,不然改天咱俩自己去怎么样反正咱们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了。”

我不去理会老周满嘴的歪理,道:“你还没离呢,算什么单身汉还有,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做,传出去影响不好。你还有儿子呢,你想让他怎么看你”

“怕什么,男人都这样嘛,有几个不赌不嫖的,我又不赌,偶尔嫖一下放松放松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周的歪理倒是一套一套的。

他说完,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又把那小药丸抛给我。

“给我干什么”我有些不悦的道:“我可用不着这玩意。”

“别这么说嘛,留着备用呗,省的我下次给你了。”老周朝我挤眉弄眼的说道。

“我用不着的。”

我想要还给老周,但却被他拦住:“别这么说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我实在拗不过老周,只得把药丸又装回包里。

老周也没在单位里待多久,中午休息时间之后,他就又溜回去,说是要补觉。

其实我看他过来的目的就是看我有没有来,一旦确认我在,她的工作有人担着,他就放心大胆的回去睡觉。

关于这点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我也不是不愿意,本来我和老周的分工就是他外我内,我所做的工作也都是分内事,说不上辛苦,正好我也没开课,帮他处理一下事情还是可以的。

因为上午来的太早,加上老周今天的事情也不多,我下午3点过后就陷入无所事事的状态。

往常这个时候,我会打开电脑看看新闻,或者用手机和田敏捷她们聊聊天什么的,但今天我却不想选后面的选项,打开电脑之后也都是些娱乐圈各种离婚留宿之类的花边新闻,看着就让人生厌。

我关上电脑,准备打几盘麻将打发一下时间。

之前儿媳曾经给我的手机上下载一个打麻将的游戏,我玩过几次,之后就忘记了。

现在想起来正好可以打发下班前的无聊时间。

但就在我掏出手机准备打开游戏的时候,手机的屏幕上却突然弹出一个让我感到意外的号码。

我看着那个名字,深吸一口气,然后接通电话。

“喂,爸。”

打来电话的正是我的儿子,马强。

我平复一下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显得自然些,然后回道:“强子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啊”

“是这样的,爸。”

电话那边的强子有些吞吞吐吐的,但我已经猜到他要说些什么了。

果然,在支支吾吾一会儿后,他还是说出我预想之中的那句话:“我和玥玥吵架了。”

虽然已经知道吵架的来龙去脉,但我还是耐着性子反问道:“为什么吵架啊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是那个……是我,是我的不好。”

强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维护着他的妻子,我的儿媳。

他没有继续说吵架的原因,而早就知道原因的我自然也没有继续追问。

然后,强子突然说道:“爸,我想请你帮我劝劝玥玥。”

这倒是个让我意外的请求。

前天晚上,我虽然和儿媳提过我要主动去找强子谈话,但因为昨天一整天我都被晚上撞见儿媳在厕所里的事情折磨着,晚上又跟着老周去应酬,倒是把找强子谈话这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没成想,我没去找强子,强子却已是先找上我,而且说的内容居然也别无二样。

电话那边的强子继续道:“是这样的爸,今天是我和玥玥认识两周年的纪念日,可是我突然被安排要出差,挺重要的,我必须跟过去,今天就要走,我已经买好礼物,但是没办法陪着她,本来她就因为之前的事情跟我生气,所以我想把礼物交给你,让你替我把礼物转交给她,顺带再帮我安慰一下她。”

我想了一想,答应下来:“好,我知道了,我可以帮你,不过我也跟你小子说好了啊,这次归这次,下不为例,要让我知道你再惹玥玥不开心我肯定饶不了你。”

强子自然是满口答应,并和我约定去他单位找他拿礼物的时间。

挂断电话以后,我看着通话记录上强子的名字,有些出神。

强子的确是个性格不错的好人,但这里里外外,好像也有些对不起玥玥,之前中药那件事,儿媳应该没有骗我的理由。

虽然那件事的由头是强子对儿媳要孩子的催促,但夫妻吵架的主因的确在儿媳身上。

或许是因为我是他的爸爸,所以强子才不好和我提起这件事吧。

但我又感觉,就算我和强子直接挑明,他也不会对我说儿媳的坏话的。

这说不上是什么推断,只是一种直觉,一种源自我对强子性格了解后的直觉。

下午我提前下班了一会儿,开车到离得不远的强子的单位门口,从他手里接过包装好的礼物盒子。

“强子,这个还是你亲手交给他比较好吧或者晚几天也没什么吧”

章节目录

儿媳苏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夫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夫子并收藏儿媳苏玥最新章节